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狭路相逢
    刀,怒斩雪翼雕!山,豪迈冲云霄!火,翻腾在燃烧……

    啊呸呸呸!

    顾玙不是在喊麦,他只是想抒发一下此刻的心情。不过很可惜,在关外被重工业烧烤和轻工业喊麦霸占的文化土壤下,他也想不出什么很吊的形容词。

    眼前,便是八个月之后的火焰山。

    一个字,美!两个字,妖娆!三个字,溜溜溜!

    没错,就是美。

    它完全不像爆发时的石破天惊,没有一丝躁乱,灵气柔软,云雾缠绵,就像策马扬鞭的野姑娘,终于进了闺房,披上了红妆,然后盖头掀起,便是花心定有何人→捻,晕晕如娇靥。

    “好漂亮啊!它就像,就像一大块红玉一样!”

    龙秋站在峭壁之上,双手张开,望着绵延无尽的红色山体,更有些情难自已。而她回过头,冲着某人笑道:“哥哥,我真想住在这儿。我们叫姐姐和堇堇过来,一起盖个房子吧?”

    “得了,你跟她们俩呆久了,学的是又文艺又腹黑,怪的可以。”

    顾玙神念一动,掌中便托着一只大葫芦,道:“先过来收集灵气。”

    “哦!”

    小秋颠颠跑过去,也变出一只大葫芦。

    俩人将葫芦放在地上,掌心一贴,各自运气。刹时间,就见周遭的温和灵气一下子沸腾起来,在空中纠缠游走,慢慢化成一道红线,被葫芦吸了进去。

    一米多高的大容量,收集一次能使用不少时日。顾玙的火云针已经炼制了32根,顺利的话,到明年年底,72根就能全部搞定。

    之前帮士兵退敌,小小施展了一下,威力相当可观。

    过不多时,葫芦装满,又被收进识海。顾玙对这趟的收获比较满意,笑道:“我们再去挖些黑砂,任务就算完成,然后就能回家了。”

    “啊?这么快就回去了?”

    龙秋听了,还很惋惜的样子,这里天大地大,你我二人,简直开心的不得了。

    “……”

    她不会掩饰,顾玙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不由一怔。

    这几天以来,妹子活泼开朗,就像初夏的和风一样,舒服的要死人。

    他又不是死肥宅,被姑娘摸一下就想着生孩子那种。人家情感经验颇为丰富,自然明白,而细想之下,就有点,有点蛮担心的感觉。

    “……”

    她话落,他不答,便一时无语。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竟古怪的生出了一种尴尬。

    半响,顾玙咳了一声,道:“好了,我们到别处转转,然后就下山,那边路途还远。”

    “嗯。”

    小秋乖乖应着,随即转身,似有意在前独行,不让自己的正面对他。顾玙也没追上去,落后三四步的距离,徐徐跟着。

    如此走了一段,龙秋心性纯粹,很快便忘在脑后,只欣赏那迤逦的连绵山势。

    顾玙瞧她身子轻快,足下似点着什么节奏,不禁问:“对了,小秋,你会跳舞么?”

    “会啊!我们苗人都会跳舞的。我小时候跟婆婆学过,可惜没机会跳。”

    龙秋忽然转过身,笑道:“哥哥,你要看么?我跳给你看。”

    说着,她挺了挺身子,踩住一块硕大的山岩。

    两条细胳膊左右伸开,左脚的足尖翘起,重心往右,拧成了一个古怪又充满协调感的姿势。

    而紧跟着,她的腰肢就开始轻轻扭动。

    这一截蛮腰,柔软的好像抽掉了骨头,就在一个极小的幅度内来回荡漾。叫人看了,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酥酥的痒。

    顾玙仿佛看到了一只精灵的雀鸟,在尽情彰显着自己的美丽与骄傲。

    三个妹子,三种不同的画风。

    小斋就像太阳,时而热烈霸道,时而煦暖柔和。小秋就像月亮,害羞低调,只有云开雾散时,才能显露惊人的纯美。

    小堇么,倒不是星星,那尼玛就是流星雨,咣咣就是干!

    而此刻,龙秋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做了几个动作就跳下山岩,期待道:“怎么样?怎么样?”

    “厉害!”

    顾玙由衷称赞,问:“这个叫什么舞?”

    “呃,我也不知道,婆婆没讲过。”

    龙秋抿着嘴,脸蛋通红,有些奇怪的羞意。

    跳的时候没多想,这会反应过来,哎哟哟!

    苗寨有一个习俗,在每年初春或暮春的月明之夜,尤其是中秋时,未婚的青年男女聚集野外,尽情歌舞。

    苗人称之为,跳月;也叫,找哥哥。

    …………

    火洲现在的环境非常棒,再假以时日,真有成为修士天堂的意思。

    俩人收集到足够的火灵气,便顺着山势来回走走。东边走了十里,没发现异样,于是往回抹,又奔向西边。

    西边就是那处洞穴所在的方位。

    “咦,哥哥你看!”

    略走了一段,龙秋忽停住脚步,指着崖下问:“那块石头好不好?”

    顾玙顺着瞧去,却是一块椭圆形的红石,表皮光滑,内如中空,没有半点粗砺,便笑道:“怎么,想拿回去当纪念?”

    “嗯,好不好嘛?”

    “好好,快去快回。”

    “嘻!”

    小秋笑着纵身一跳,踩住一个凸起,借势又是一跳,便稳稳落在下面。她捡起那块石头,果然红莹莹,通透透,宛如艺术品般。

    “这个可以摆在屋子里,不错不错。”

    她抱着石头,刚要上去,忽而耳朵一动,清喝道:“谁?”

    “吼……吼……”

    随着低沉有力的嘶咽,一只怪物从山岩后绕了出来。

    “这是什么?”

    小秋一脸惊异的看着对方,约有猎豹大小,浑身血红,就像没有皮肤,血肉外翻过来一样。四只长脚着地,尾带倒刺,头部硕大,正脸却是一个狰狞的鬼面。

    十分十分的不协调,就像把原来的头割掉,然后将鬼面硬怼上去似的。

    “吼!”

    这怪物见到生人,鼻尖猛嗅,被鲜活的食物味道刺激的凶性大发。当即后腿一蹬,哧开满口利齿就扑了过来。

    “……”

    小秋皱皱眉,本想放金蚕啃掉,结果自己都觉得恶心。

    她扔了石头,双手合十,然后左右一拉,一把青光长剑就出现在掌中。随即剑锋一颤,短短一瞬连点了七处,刹时绽出七朵青花。

    花瓣层层绽放,带着幽光迅速向前推进,一环扣一环的套住怪物。

    “嗤!”

    长剑再次挥动,气劲所及,只听“砰!”

    一米多长的身子,骤然显出密密麻麻的细纹,好似碎裂了的陶瓷器,那些血肉筋骨就在空中片片掉落。

    “哗啦!”

    肠穿肚烂,骨肉分崩,在地上堆成一滩烂泥,臭味熏天。

    噫!

    龙秋撤开数米,特嫌弃的扇了扇风。

    貌似挺久,其实就在几秒钟之内。而她刚解决这只怪物,又听见一声怒吼,从山岩那边跃出两个家伙。

    “你竟敢动我的尸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