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顾先生
    晴空,无云。

    一辆骚黄骚黄的SUV行驶在笔直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公路上,在两侧荒野的掩映下,似乎成了天地间唯一的亮色。

    “轰!”

    杨迪踩着油门,直接干到了140迈。这车的性能不错,稳稳当当的,没有半点漂移感。他本人却很彪,在这种速度下还能走神,不时瞄下旁边,或者瞅瞅后视镜里的萌妹子。

    顾玙懒得理,龙秋就很讨厌,当他第八次偷瞄时,终于忍不住问:“你老看我做什么?”

    “谁让你长的好看……啊,我嘴贱,我嘴贱,我自己抽!”

    他狗改不了吃屎的想调戏几句,结果妹子一皱眉,瞬间反应过来,啪啪扇了自己两巴掌。这货脸皮忒厚,完全不知羞耻为何物,跟没事人似的又问:“那个,大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们算考察队吧。”顾玙道。

    “您又涮我,考察队能一个打十个么?”

    杨迪顿了顿,忽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其实您不说,我也能猜出来,你们就是异能者对不对?”

    嗯?

    顾玙眨了眨眼,问:“你哪儿来的结论?”

    “啧,暗地里都传遍了!我有个朋友在部队有关系,人家说了,火洲移民根本就不是建基地,好像什么物质放射,产生能量之类的。我也不懂,反正国家派出一批异能者去解决。嘿嘿,瞧你们这身气派,肯定就是!不过你们应该没有编制,估计是民间高手。”

    “……”

    他听得一愣一愣的,奇道:“如果真有异能者,那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我惊讶什么啊?我一直都相信这世上有超能力,只是没公开而已。”

    杨迪放松了不少,笑道:“您想啊,全世界上百亿人口,要是没几个特殊的,那得多没劲!现在么,可能是环境变化,发生了一些新问题。国家暂时隐瞒,但以后一定会公开。所以我得抓住机会,千万别落在后面,就像那个社团,还不是想探探路么?”

    哎哟!

    顾玙还真高看一眼,别瞅傻了吧唧的,这点倒是比很多人强。

    虽然有点痞,有点浪,但不至于是坏蛋,于是他提醒一二:“你加入的那个组织,不是什么好东西,能脱身尽早脱身,不是你能玩得起的。”

    “是是,大哥说的对。”

    杨迪嘴上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

    他继续开着车,无意中一抬眼,不由伸着脖子望向前方,道:“咦,那是什么?”

    顾玙和龙秋也顺着看去,只见有一团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正从天空俯冲下来,目标直指这辆骚车。

    俩人眼力极好,瞬间辨认出,那竟然是一只古怪的大鸟。

    就在几个呼吸间,大鸟已然飞到近前,翅膀猛地一扇,长长的尖喙一挺,就向挡风玻璃狠狠啄来。

    “卧槽!什么东西!”

    杨迪是标准的老司机,慌而不乱,握着方向盘往左一打。轮胎与地面发出剧烈摩擦而产生的刺耳声响,堪堪躲过。

    “嘎!”

    大鸟怪叫一声,身形异常灵活的转弯,贴着车身就想绕过去。

    正此时,副驾驶的车窗降下,从里面伸出一只大手,一下就攥住了它的脖子。

    “嘎……”

    大鸟猛烈挣扎,翅膀狂扇,却始终逃脱不开。而随即,它只觉脖间的力道增大,一股窒息感汹涌袭来,瞬间不敢动弹。

    顾玙歪着头,仔细打量:

    高有一米多,翅膀也很大,伸展开的宽度能达到三米左右。通身火红色的羽毛,甚是鲜亮夺目,唯独胸前的部分呈黑紫色。双爪各有五只尖趾,倒钩形的趾刃如若弯刀,喙长,前端微微有一个弧度。

    这种大鸟,他在陇西和巴音都没见过,这里却有……

    “附近有什么湿地,或者生态区么?”他问。

    “呃,好像有一个鸟类自然保护区。”杨迪想了想。

    “那就没错了。”

    顾玙回过头,又问:“你感觉怎么样?”

    “金蚕闻出它有血腥味,它吃肉。”龙秋一脸不喜。

    金蚕指的肉还能是什么,当然是人肉!

    “……”

    顾玙也有些恶心,手上一用力,就听嘎巴一声,那细细长长的脖子被直接捏断。

    而紧跟着,他左手一伸,掌中出现一只中型葫芦,再运气一吸。大鸟的血液就像红色的喷泉一样,从断口处喷出,哧溜溜的灌进葫芦嘴。

    几秒钟后,鸟身已经明显干瘪。他随手往后一扔,鸟尸竟然静止在空中,随即凭空消失,却是被金蚕给啃了。

    “大,大哥……”

    杨迪早就在牙齿打颤,恐惧夹杂着兴奋,嗓子都尖破了音:“你们,你们果然是异能者!”

    异能个粑粑!

    顾玙扇了下他的后脑勺,训道:“好好开车!”

    …………

    西海最边缘的一个城镇叫花沟镇,紧邻火洲。

    火洲的灾害扩张吞掉了不少土地,搞得相邻的几个城市都得重新划分区域。最倒霉的巴音,足足缩小了两千平方公里。

    花沟镇算幸运的,只是割掉了一些荒野草原,未涉及居住区。

    小镇有人口三万,一部分人害怕,早早搬了家,一部分人无所谓,仍在安逸生活。而由于附近的部队驻扎,政府索性大手一挥,将小镇变成了半军半民的性质。

    杨迪开了好几个小时,终于进了花沟镇的范围。路口处立着大警示牌,上写:前方有哨岗,缓速慢行,配合检查。

    又行十来分钟,便见了哨岗轮廓,但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啪!”

    “嘎嘎!”

    几发子弹从一只大鸟的身侧擦过,只蹭掉了数根羽毛。大鸟怪叫几声,似在嘲讽对手,振翅升高,远远的离开射程。

    “班长,子弹不多了!”

    机枪手见攻击无效,又急又气,扯着嗓子大喊。

    “我知道!我知道!不要受挑衅!”班长也吼道。

    “这群畜生到底是哪来的?”

    另一名战士直接摔了钢盔,可没到半秒钟,又忙不迭的捡起来。他的左臂扎着绑带,却是刚交火的时候,不小心被抓到,活生生撕掉了一块肉。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在一座哨岗里。这岗哨两层高,有一定的防御功能,刚好供一个班的战士躲藏。

    他们对手是五六十只怪鸟,速度极快,还有相当的智商,懂得配合作战。

    最开始,还凭着火力凶猛打死了几只,不过很快,那帮家伙就制定了战术。不断的俯冲、升起,利用自己的灵活优势,来消耗士兵的弹药。

    支援的部队还没到,一旦弹尽粮绝,整个班都要扑街——他们可是见识过,那鸟爪子的硬度和威力。

    “啪!”

    “啪!”

    如此僵持了一会,鸟群发现对方的火力减弱,不由兴奋的大叫。由七八只怪鸟组成的小分队迫不及待,立时俯冲而下。

    “啪啪啪啪啪!”

    枪声骤然激烈起来,火光自射击口喷射而出,弹密如雨。那几只怪鸟躲闪不及,在空中血花四溅,又齐刷刷的掉落在地。

    “打的漂亮!”

    “哈哈哈,到底是扁毛畜生,敢跟老子斗!”

    “稳住,稳住,再引诱几拨!”

    战士们本想故技重施,谁想这拨惨重的伤亡,直接刺激到了鸟群。

    “嘎!”

    在一只体形最大的怪鸟指挥下,剩下的四十多只怪鸟扇动翅膀,发动了集体冲锋。刹时间,那火红的羽毛连成一片,似形成了一团火云,要将敌人焚烧殆尽。

    “嘎嘎!”

    “扑簌簌!”

    鸟群玩命的在岗顶和射击口乱抓乱挠,尖锐的爪刃抠进石砖,带得土石崩溅,竟似摇摇欲坠。

    战士们被困在里面,只觉遮天蔽日,充斥着各种怪叫啼鸣,仿佛末世来临。

    “班长,怎么办?”

    “拼吧!”

    “啊!”

    班长忽然大吼一声,拼着受伤冲到窗口,抬手就是三枪。他的枪法在连中第一,瞬间干掉了三只,鸟群的气势为之一泄。

    只可惜,还没等这短暂的鼓舞生效,他顿时又心生绝望,因为那边的天空中,赫然又飞来了一道火红。

    “它们有支援!”

    “什么?”

    “卧槽,今天真要交待在这了!”

    “别说这种丧气话,再坚持一会,我们的部队也要……不对,你们看!”

    班长瞪大眼睛,手指颤抖着指向天空,一班战士齐刷刷的望去,只觉眼前红彤彤一片,宛如云幕揭开,旭日初升,光芒万丈。

    “嗤!”

    哪里是什么援兵,那飞来的竟是一条火龙,带着无可匹敌的绝世凶威,直接撞上了领头的大鸟。

    “嘎嘎!”

    那大鸟完全没有刚才的嚣张气焰,魂飞欲逃,结果转瞬被钉在半空。全身就像被浇满了高浓度汽油,然后轻悠悠的弹进一支火柴,噗的一下,就烧成了一团火焰,跟着又狠狠砸在地上。

    紧跟着,火龙在空中盘旋兜转,大杀四方。

    鸟群中传来声声惨叫,红羽缤纷,溃散奔逃,可又哪里逃的过,就跟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纷纷摔落……

    好像做梦一样。

    一分钟之前,战士们还以为自己要死了;一分钟之后,神奇的绝处逢生。

    当周遭归于平静,班长大着胆子探出窗口,饶是见惯了腥风血雨,也不禁心下一颤。哨岗方圆数百米,铺满了烧死的鸟尸。

    一只只状如黑炭,有的甚至化成了灰,只剩一堆粉末留在那里。

    “哎,有人来了!”

    机枪手眼尖,远远看见一个人从车上下来,慢悠悠的往这边走,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

    嗯?

    他竟然觉得有些眼熟,仔细再看,立时大喊:“顾先生,是顾先生!”

    “真的是顾先生!他怎么在这儿?”

    “猪啊,肯定去火洲啊!”

    “没错,就是去火洲!我以前的一个战友还跟我得瑟,说顾先生前段去陇西了,刚好从他们的岗经过。妈的,哈哈哈!”

    气氛瞬间沸腾,欢欣鼓舞。

    他们这群战士,基本都上过课,知晓大概情况,尤其几个重要人物,熟的不能再熟。

    其实挺奇妙的,政府对凤凰山的态度,是既合作又防备。而政府高层又分成两派,一派以那位老者为主,认为凤凰山属性良善,可以深入往来,保持稳定。另一派以某些人为主,觉得对方狼子野心,迟早要搞事情。

    但是呢,在中下层,尤其跟他有过接触的军方群体中,哇,印象好的不得了!

    强大,神秘,还有几次关键出手。

    在天柱山,在火洲……如果没有他的勘查和推论,然后影响政府决定,那得直接或间接的,损失多少兄弟的性命?

    当兵的很重视这些,他们不是政客,虽然以服从命令为天性,但心里有自己的判断。

    顾先生,是这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