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人
    “第五个了!”

    西海州的警局内,一名警察用拳头狠狠砸在了桌上,又悲又怒:“两个月,失踪了五个人,都是不明不白,没有半点线索!我们的警力本就不足,上头迟迟不派增援,到底想干什么?”

    “别着急,局长不是打报告了么?你也知道,走程序太麻烦,需要时间。”对面的同事安慰道。

    “时间!时间!我们等得起,那些受害者等得起么?”

    那警察听了更气,拍着桌子大喊。正此时,忽见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名手下进来道:“赵队,发现了一点线索。”

    “拿进来!”他蹭地站起身。

    “是这样,我们先询问了吴杨的亲友,获知了她那辆自行车的型号和颜色。然后调取环湖路段的所有监控摄像,又发现了这个。”

    手下递过几张彩色图片,赵队一瞧,却是一辆吉普车的车尾部。

    后备箱似装着大件东西,没有关严,露出一条缝隙。而从缝隙中,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黄色车轮样的东西。

    “……”

    赵队皱眉思索,问:“你确定是这辆车?”

    “这款自行车是限量版,数量稀少,而标志就是黄色的车轮。我还查了吉普车的车牌号,隶属市内的一家贸易公司,我觉得应该去查一查。”手下道。

    “好,我们马上行动!”

    他也非常果断,招呼一声:“老佟,我们先走了。”

    “诶,你们小心点。”

    那位同事摆摆手,待他们出去,忽然面色一变,操起电话就拨了个号码:“喂,局长,有人过去了。”

    ……

    “滴滴!”

    电子门哗啷哗啷的拉开,一辆警车开进了厂区大院。这里属于开发区,位置偏僻,少有人烟。车开了两分钟,才停在一栋建筑前面。

    随后,下来了三个人,正是赵队和两名手下。

    一位女工作人员跑出来,带着点慌乱道:“警察同志,你们这是……”

    “我们过来询问一些情况,不用害怕。”

    赵队左右瞅了瞅,问:“你们这里谁管事?”

    “我们,我们经理在里面,您这边请。”

    说着,她带着三人进去,没有往上走,反而拐了个弯,竟然往下走。

    “你们办公室在地下?”一名警察很奇怪。

    “哦,我们这段楼上装修,都挪到负一层办公了。”女人解释道。

    赵队侧耳一听,果然上面传来嗡嗡嗡的声响,也没多想,跟着到了负一层。

    下面是一座宽阔的厅堂,风格复古,四面有石柱,中间穹顶,雕刻着古怪的花纹。几人穿过一道走廊,棚顶愈发低矮,女人的高跟鞋哒哒哒的点着地面,似乎光线都暗了几分。

    很快,到了一扇大门前,女人道:“里面就是办公区,经理室在左首第二间。”

    “好的,谢谢。”

    “不客气……嘻嘻!”

    女人拉开门,看着他们进去,之前的慌张忽然消失,莫名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砰!”

    大门关上的一瞬间,赵队便觉不妙,刷的拔出手枪,同时伸手推门。

    “艹!”

    他使劲推了两下,外面竟然锁死了。

    三人又惊又怒,奋力砸着门,可惜没有丝毫松动。没办法,只好持枪在手,一点点的往前摸去。

    里面还是一道走廊,两侧都是石壁,穿过走廊之后,画风突地一变,竟然显出一个偌大的洞穴。

    半天然半人工,一孔孔石洞相连,又形成一条条通道。壁上嵌着雪白的灯盏,映的一片阴冷。

    “小心点!”

    赵队抿着嘴唇,当头开路,两名手下护卫左右,神经绷到了极致。

    山洞里似乎无人,走了一段啥也没发现。终于,快到尽头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幽深黑暗的孔洞,里面悉悉索索的传出声响。

    “呼哧……呼哧……”

    这声音很奇怪,就像什么动物在喘着气,还是那种非常粗重的喘息。

    “谁在里面?出来!”

    赵队刷的举枪一指,喊道:“我们是警察,给你三秒钟时间,不然就开枪了!1,2……”

    “吼!”

    数还没数完,就听一声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吼叫。

    紧跟着,他就觉黑影一闪,甚至来不及感到疼痛,就发现自己忽然飞的很高,但往下瞧去,却是一具无头尸体戳在那里。

    “咚!”

    他的脑袋摔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老远,双眼圆睁,还带着莫大的惊恐和不可思议。

    “啪!”

    “啪啪!”

    两名手下反应也快,顾不得为队长身死而悲痛,举枪便射。

    一时间子弹乱飞,碎石纷溅,有几颗子弹刚好命中,那东西的身上竟流出一股股青色的血液。

    它痛苦嘶嚎,疯了似的扑过来,几下就把他们撕的粉碎。

    短短五秒钟,三人全灭!

    “当!”

    两具新鲜的尸体刚刚倒地,从洞穴深处又传来一声钟磬般的敲击响。那怪物身形一滞,凶容收敛,不再动弹。

    直到此刻,才能看清它的样子:身形修长,肌肉饱满,皮肤呈青灰色,五官完好,还保持一副年轻女子的美丽相貌,只是脸上布满黑色的纹咒。

    最神奇的是眼睛,似乎还存有一丝神智,正在跟某种邪魔的力量拼命抗争,以至于显得痛苦可怖。

    “不枉我用了那么多神液,资质果然不错。”

    这时,从洞中又走出几人,为首的赫然是那个光头。他托着由一整块骨板做成的小磬,又敲了一下。

    “当!”

    那怪物哧着牙,却抗拒不了的走到他身边,乖乖站好。那光头愈发满意,抬起它的下巴看了又看,就像欣赏着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加上这只鬼人,还有各地分教的培养,刚好十二只整。现在只等我们进山,找到祭坛,便可控制那个东西,复我祖先荣光!”

    光头摩挲着鬼人的面皮,瞳孔血红,毫不掩饰的透着一股疯狂。

    “法师,火洲异象仍在,我们未到先天,不该贸然进山啊!”另一人劝诫道。

    “嗯?”

    光头瞥了他一眼,语带不快:“大法师已经补全了祖先秘术,作用于身,便可抵挡那异象侵蚀。还是说,你胆气怯弱,想临阵退缩?”

    那人一惊,忙道:“不敢不敢,我只是担心找不到祭坛,徒耗精力。”

    “哼!现在政府动作频频,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就算将火焰山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个地方!”

    …………

    “蒸酿皮咧,蒸酿皮!”

    “焜锅馍馍,刚出炉的馍馍!”

    “甜醅,五块钱一份!”

    西平的小吃街,店铺毗邻,人来人往。人多是外地人,本地人从不来这吃东西,这便是传说中的“每个城市都有一条忽悠外地人的街道。”

    龙秋一手拿着馍馍,一手托着甜醅,东瞅瞅西看看,逛的有滋有味。

    这孩子可怜见的,可怜到连坐火车都会很开心。没办法,一个在出山之前竟然一直穿兜肚的妹子,能指望有什么业余生活?

    顾玙就在后面跟着,手里也拿着份酿皮,眼里眉间满是笑意。

    按照原计划,他们抵达西平后,应直接转车去西海。西海是青宁省的一个自治州,与火洲接壤。

    但是呢,他一看龙秋那副新奇兴奋的样子,又于心不忍,便临时改了主意,在西平呆上两日。

    “哥哥,我们去哪儿吃晚饭吧?”

    正逛着,小秋忽然指着一家店提议。他当然没意见,晃晃悠悠的跟了进去。

    压根不管,就让妹子自己点菜。凤凰山每年分成两千万,她的零花钱不少,但也没大手大脚,就抱着菜单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好啦。”

    “不来点羊肉牛肉么?还有我们这儿的土火锅,是本地特色,价格也不贵。”

    “不用了,我们不太吃肉。”

    “那请稍等,一会就好。”

    服务员见她萌萌哒,态度也是极佳。不多时,饭菜上桌,一份梗皮,一份糌粑,一份凉粉,以及一盘薄饼。

    顾玙各尝了两口,只夹了张薄饼开始啃,赞道:“这个面和的好,油也不错,用的应该是清油。而且是烙一层饼,抹一层油,不然不能出来这味儿。哎,这个叫什么?”

    “狗浇尿。”

    “啥?”

    “狗浇尿啊,菜单上写的。”龙秋咬着梗皮道。

    “……”

    顾玙默默的放下筷子,又随意挑了根凉粉,也是没情没趣,忽叹道:“小秋啊,以后离小堇远点,都学坏了。”

    “我怎么学坏了?”她眨巴眨巴眼睛。

    “没学坏你点这个?”

    “这个怎么了,就是名字不好听,口感不错啊。”

    “那你怎么不吃?”

    “我不爱吃饼。”

    “……”

    顾玙懒得掰扯,自顾自的心痛,多好一孩子,跟小肥皂混了半年,就变成这样了?要是再混下去,得!扒开皮儿,里面全是黑的!

    而龙秋看着他,忽然放下筷子,用纸巾捂着嘴,肩膀轻轻颤动。

    “你笑什么呢?”

    “行了,别笑了。”

    “嘿,我说你干嘛这么开心啊?”

    顾玙特蛋疼,妹子说啥都不理,一个劲的在哪儿傻乐。

    好半天,她才抬起头,白嫩嫩的小脸上像抹了一层胭脂红,道:“我就是很开心啊,嗯,就是很开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