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机缘来时
    年轻人嘛,总有那么点骚浪贱的美好幻想。

    这些幻想形式多样,不过大体上,都逃不开这种大难不死必有仙子,没有仙子也有神功的套路。

    他们通常有个很统一的称呼,叫男主角。

    闫涵被鬼物追杀,拼着一条老命逃到此处,当看到小斋的一瞬间,还真有四海八荒男主角灵魂附体的爆棚感,

    牛逼!别劝我,我心里有数!麻痹我就是拽!

    不过很可惜,在短短的两秒钟后,他就开始浑身哆嗦,连头都不敢抬。因为他看到了对方的眼睛,赤果果的,毫不掩饰的透着一股冷肃杀意。

    “沙沙!”

    “姐!”

    正此时,小堇忙不迭的随后赶来,一看这场景,也是心惊胆颤。小斋没理闫涵,冲妹妹道:“怎么回事?”

    “有人闯山,没留神就跑过来了。”

    “没留神?”

    小斋清楚她的德行,必是玩耍过头,才疏忽大意,又问:“一共几个?”

    “三个。”

    “那两个呢?”

    “前山晕着呢。”

    “带去庐里。”

    “哦……”

    小堇连屁都不敢放,拎着闫涵往回走,把张千秋和李冬敲醒,自己又卸妆洗脸,换了件衣裳,才灰溜溜的到了静心庐。

    ……

    沉默,很尴尬的沉默。

    三个小伙伴在墙角蹲成一排,安静如鸡。

    小斋坐在对面,一言不发,实际在调理刚才差点暴乱的灵力。那丫头挨在旁边,一会瞄下姐姐,一会冲他们做个鬼脸,简直超凶。

    过了半响,张千秋抿了抿嘴,忍不住道:“仙长,我们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我们闯山有错在先,不过他俩都是受我鼓动,您要惩罚就罚我一人。”

    “哟,你还挺有担当的。”

    小堇眨了眨眼睛,故意吓唬道:“可惜天真了点,你们发现了山中秘密,还想活着回去?”

    “仙,仙长饶命!”

    闫涵一听,顿时撑不住,连连求饶。李冬却似吓傻了一样,动也不动的瘫在原地。

    “你们,你们滥杀无辜,就不怕政府制裁?”

    张千秋也很害怕,但不能表现出来,瞪着眼睛大声喝问。

    嗯?

    小斋略感意外,道:“你大可以试试,我先杀他们,你就在山中看着,谁敢过来?”

    “你!”

    张千秋心里一抽,却不敢辩驳。他虽然对修行界不了解,但听闫涵所述,那一道金紫神雷,就晓得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何其悲催啊!

    刚出新手村,哦不,还没出新手村就碰上地狱难度的副本,直接团灭。

    “好了,给你们两个选择。”

    小斋懒得废话,道:“一是留下做事,侍弄果茶庄稼。二是出去做事,充当外围眼线。当然,为避免你们走漏消息,都会种下禁制。”

    “……”

    三人对视一眼,心思瞬间不同。闫涵真是吓到了,抢着道:“我,我出去!”

    “可以。”她点头。

    张千秋则顿了片刻,咬牙道:“我留下!”

    “也可以。”

    小斋转向李冬,问:“你呢?”

    “我,我也想留下。”李冬结结巴巴道。

    咦?他这一说,简直出乎张千秋的预料,闫涵平日总嚷嚷寻仙问道,一动真章却怕了;李冬多有抗拒,关键时刻却狠的下心……不得不说,人性就是很奇妙。

    当即,小斋弹出三道雷气,埋在他们体内,道:“一个月后就会发作,到时你们来找我,自可缓解。你们到后山先住一晚,下去吧。”

    待三人走后,她又问:“感觉怎么样?”

    “李冬的识觉很敏锐,性子虽闷,但有些决断力。张千秋心志坚韧,也非常有担当。闫涵就一般般啦!”小堇蛮客观的分析道。

    “我们缺少真正的亲信人手,观察一段再说。”

    小斋不置可否,招了招手:“过来!”

    “姐……”

    小堇瞬间苦逼脸,终究没能逃过,只得磨磨蹭蹭的凑了过去。

    …………

    青宁省。

    该省地广人稀,七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还不到六百万人口。一般这种地方,原始景区都会非常的多,而青宁省最著名的,便是圣湖措温布。

    措温布的环湖公路,大概是夏国最适合骑行的地方,一年四季都有人在此释放青春。全程约360公里,4天能骑一圈,高山牧场,千亩油菜花田,数不尽的膘肥牛羊,简直美不胜收。

    冬季会朴素一些,不过也有一番洗尽铅华的静态美。

    “呼……呼……”

    吴杨的屁股微微抬起,随着车子前行,一扭一扭的保持摇摆节奏,显得颇为专业。

    她是江南妹子,刚刚失恋,便请了长假独自出来散心。她从黑马河出发,第一阶段会走70公里,抵达一个著名景点,叫鸟岛。

    这段路被誉为最美的路段,不过她没心情欣赏,只为了发泄一般,拼命蹬着车子。

    不知走了多久,忽听哗啷一声,轮子猛然卡住,急行急停间重心不稳,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

    “啊啊啊!”

    吴杨没马上起来,而是情绪奔涌,使劲的砸着车,嘴里大声叫喊。好一会,她才恢复平静,发现有个零部件坏掉,无法前行。

    所幸,此路段车辆较多。她扶起车子戳在路边,挑起一根大拇指。

    骑行这种运动,在国内已经非常盛行,大家都见怪不怪。等了二十分钟,便有一辆吉普车停下,一个哥们探出头,问:“到哪儿啊?”

    “到前面镇子,我得修车。”

    “上来吧。”

    “谢谢。”

    将自行车绑在棚顶,吴杨坐进副驾驶,发现后座还有一位,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却是一脸的民族特征。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流露出一丝古怪的满意。

    嗯?

    吴杨心觉不妙,刚想找个借口下车,忽见司机欺身过来,拿着个东西狠狠按在自己的捂口鼻上。

    “唔……唔……”

    妹子奋力挣扎,可惜挣脱不得,很快便陷入昏迷。

    而待她醒来,赫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偌大的石室内,光线黯淡,气氛诡异。几名身穿黑袍的蒙面人立于身侧,前方却是一口天然形成的岩池。

    里面似煮着什么东西,映出绿莹莹的幽光。

    她手脚捆绑,嘴巴被堵,根本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光头进来,念着叽里咕噜的咒语,然后手一挥。

    黑袍人抬起吴杨,扑通就扔了进去。

    …………

    “轰!”

    随着强烈的气流声响,一架飞机落在了西平城的机场内。西平是青宁省的省会,火洲全灭之后,之前的交通枢纽作废,只能从邻近的城市进入。

    顾玙带着龙秋,快步走下了飞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