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冰火两重天
    “啊!”

    闫涵发出了一声惊叫,心脏在强烈的刺激下,开始扑通扑通的疯狂跳动。肾上腺素在恐惧中极速分泌,以至于身体外冷内热,反应神经也迟钝了几分。

    那女人离他有一尺近,披头散发,中间露出一张白面,偏偏嘴唇又是血红,完全不似活人。

    “啊!”

    他脑袋里一片混乱,只是不断喊叫,下意识的挥动双手,似要将面前的东西赶走。结果手挥出去,却是空空荡荡,那女人竟然消失了。

    “咝咝!”

    而与此同时,李冬手臂上的那条青蛇,也嗖一下,钻入草丛不见踪影。

    “……”

    寒风吹过,四顾茫然,三人站在山林之中,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过了半响,张千秋先反应过来,颤声道:“撤,别愣着!赶紧撤!”

    “对,快走快走!”

    闫涵挺着凉飕飕的脊梁骨,拽着李冬抹身就退。

    “呼哧……呼哧……咱们,咱们可能进了鬼门关了!”

    李冬本来就累,这下喘的更厉害,由于过度紧张而僵硬无比的四肢,牵扯着血脉肌肉,跌跌撞撞的往回跑去。

    进来时踌躇满志,出去时丢盔卸甲,连背包都松散开,里面的各种物件掉落一地。

    “呼哧……呼哧……”

    跑了半天,好容易看见那道铁丝网横在前路,翻过去便是朗朗乾坤。三人没有半点欣喜,反而齐齐刹车。

    只见那两米多高的铁丝网上,正直挺挺的吊着一个人,刚好挡住了豁口。

    她穿着一件睡袍状的长衣服,下摆一直垂到脚踝,没有任何重量,就像一块白色的破布挂在上面,随着风飘来飘去。

    赫然就是刚才的那个女人!

    “咯,咯咯……”

    女人发出一种极为难受,似用指甲猛刮黑板般的诡异笑声,同时咧开大嘴,一股鲜红的黏稠液体从口腔内流出,又丝丝点点的滴到衣服上。

    “啊!”

    闫涵彻底疯了,完全失去冷静,掉头再跑,已是慌不择路。

    李冬胆子小,只知道随节奏。张千秋虽有疑惑,但来不及细想,也跟着掉转方向。

    “咯咯……咯……”

    “吼……”

    三人夺命狂奔,背后阴风阵阵,那东西急追不舍,不时传来一声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吼叫。

    李冬最胖,很快就落在了后面。他只觉脖子一凉,有只冰冷冷的手抓住了后勃颈,吓得大叫:“千秋,救我!救……”

    刚吐出几个字,喉咙顿时一紧,却是喊不出话来。

    紧跟着,就觉自己的身体转了个圈,那鬼物嘴巴一张,喷出一口白气,随即又一吸,哧溜溜的吸了回去。

    而他眼前一黑,扑通昏死在地。

    “冬子!”

    张千秋的视线被挡,第一反应就是李冬被吸干了阳气。李冬是自己带来的,结果没有看顾好,害的同伴身死。

    刹时间,他又悔恨又愤怒,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居然压过了内心恐惧。

    他猛地站住脚,从腰间摸出一把野外匕首,喊道:“老闫,你先走!”

    “你特么别送死啊!”

    闫涵肝胆俱裂,亦是疯狂喊道。

    “快走!”

    张千秋心意已决,手握匕首,颤抖着面向鬼物,“来吧,来吧!”

    “千秋……”

    闫涵见状,生生咬破了嘴唇,不知如何想法,只垂着头继续狂奔。

    “来吧,来吧!”

    张千秋不断给自己壮胆,趁着胆气未衰,忽地大叫一声,使出平生力气狠狠的刺向对方。

    “……”

    那鬼物就像在草尖上飞纵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对面。那双黑瞳毫无感情的盯着这个年轻人,宛如无底深渊。

    待他冲到近前,鬼物只轻轻的一挥手。

    扑通!

    张千秋也昏了过去。

    “呼哧……呼……”

    闫涵独自奔跑在山林中,寒冷的空气大量侵入肺部,与火辣辣的心肺对冲,像拿着砂纸在里面狠狠摩擦,疼痛难忍。

    他的腿脚愈发酸胀,体力快到极限,却丝毫不敢减速。

    而跑着跑着,眼前忽然出现一条小河,河面略宽,不知深浅,冷澈澈的荡着清寒水纹。

    老天爷啊!

    闫涵心气一泄,哀嚎一声,自己不通水性啊!

    有那么两秒钟,他真有闭目等死的念头,可转念一动,强大的求生意志又逼使他坚挺的立在原地,想拼上最后一票。

    他转过身,就像之前的张千秋那样,正面迎着鬼物。

    “啊啊啊!”

    他嘴里乱喊乱叫,双手挥舞,近乎疯癫的冲过去。

    砰!

    下场更惨,丫直接飞上了天,在河面上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pia的落在了对岸。

    完了!

    闫涵一闭眼,似等着自己四分五裂的样子。结果掉在地上,才发现没事,力气没有想象中的大,而且有厚厚的草甸缓冲,只是浑身疼痛。

    顾不得多想,他顺势滚起身,慌忙又往东边冲去。

    他这一动,那鬼物倒是一惊,竟扯着脖子开始骂街:“卧槽,你别往那边跑!”

    …………

    练功场。

    雪落青松,银白一片。

    小斋坐于浮雪之上,发梢和肩头已结了一层薄霜,鼻间没有淡淡的呵气,仿佛停止了呼吸。

    从去年春天起,她便修习雷法,到了今年冬,整整十七个月,才感觉有突破的迹象。这还只是金雷,还有木、水、火、土四雷需要修习。

    “呼……”

    “扑簌簌!”

    山风吹过,枝头抖落白雪,又细细碎碎的飘散空中。

    小斋不闻不动,心神独我,运起神霄大雷琅玉书,内视一道白色的金雷之气自肺宫生出,顺着经络游走,最后积聚黄庭,隐隐突之欲出。

    黄庭,即是泥丸宫,在双眉之间。

    她天资奇佳,基础又稳,到这里只是水到渠成。

    她已经坐了两天,当白气再次积聚时,终于,黄庭中雷气蠢动,似要挣脱束缚,与天地相融。

    刹时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冲刷着浑身上下。

    不知过了多久,小斋只觉心神一颤,体内有道枷锁挣开,一道白气自黄庭飞出,直冲西天方位。

    与此同时,又有一股莫大的浩然之气自西天传来,与白气混合,最后相融一体,反哺于身。

    肺为西魄之金,肺藏魄,无漏至,则魄定。

    自此金雷一气神和,归根复命,行住坐卧,绵绵若存,施之于法,以我之真气,合天地之造化!

    “呼……”

    小斋缓缓睁眼,眼眸淡静,内中却藏着一丝杀伐之气。

    “雷来!”

    她一招手,一道金紫色雷光自掌中生出,带着威势无双的浩然之力,直接轰了出去。

    轰!

    那盅口粗细的雷光,直接轰在二十米开外的雪地上,只见风云变色,山林簌簌,仿佛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

    “啊!”

    而这剧烈的震动中,又夹杂着一声古怪的痛呼。

    几秒钟后,雪花溅落,露出一个又大又深的坑洞,坑中却滚落一人。这人命大的很,灰头土脸的爬出来,倒头就拜:

    “仙子!”

    (晚上还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