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出酒
    盛天,太清宫。

    在宫门前的小广场上,正举行着一场很新奇的开机仪式。国内的娱乐媒体蜂拥而至,来此采访一个电视剧剧组。

    而在镜头前,一位人气极高的小鲜肉演员,正穿着蓝布道袍给记者做演示:

    “就像这样,站在跪垫前,双脚站八字,一面躬身,一面双手在腹前合抱。要记住,左手要离开右手,捂住心脏的位置。然后俯身,像这样,第一次叩拜……重复两次,就是道教礼仪中的三礼三叩。”

    哇!

    媒体见他的动作行云流水,有模有样,觉着都很惊奇,纷纷提问:“你这套东西有专门学过么?”

    “对,我大概练了两个小时。其实不止这套动作,还有别的一些礼仪,我们全组演员都要学。”

    “能说说有什么感受么?”

    “呃,我们虽然是玄幻剧,但绝对不同以往的玄幻剧。我们很严谨的参照了传统道教文化,到一些名胜实地取景,还特意请了位老道长做指导。所以里面的服饰、道具、典故之类的东西,都是尽量贴近真实。等播出的时候,大家可以看一下。”

    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开机仪式结束,人员慢慢散去。这个剧组在太清宫有几场外景,也是等会儿就要拍的。

    那位小鲜肉摆脱粉丝,直接上了保姆车,还没坐稳,经纪人就甩过来一个剧本:“刚收到的,感觉还不错,你的档期刚好能接上。”

    小鲜肉翻了翻,不耐烦道:“又是仙侠剧?那帮投资方吃错药了吧?”

    “啧,这阵大火嘛!现在仙侠剧比抗X神剧还牛,出一个过一个。倒是有拍家庭伦理剧的,结果全给毙了。你赶紧决定,晚了就让别人抢去了。”

    “行了行了,我接!”

    小鲜肉拿过剧本,一脸的不爽快,同时心里也很奇怪。他以前拍过两部类似的作品,剧情智障,特效五毛,打着各种旗号也掩盖不了的狗血玛丽苏,服化道更是烂到掉渣。

    但现在不一样,一个个憋着劲的把仙侠剧往正剧身上靠,严苛的令人发指。

    纯属有病!

    小鲜肉撇了撇嘴,管他呢,钱给到位了就OK。

    实际上,有此类感受的不仅他一人,夏国的老百姓或多或少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从今年夏天,哦不,应该从初秋的时候……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反正就是古古怪怪的。

    仿佛一夜之间,电视剧全部变了样,全国各地都在搞传统文化教育,道教在新闻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

    爱看网文的发现修真类的小说猛然泛滥,部部引经据典。爱打游戏的也发现修仙游戏疯狂霸屏,不再胡编乱造,设定的一本正经。

    更有甚者,连转职任务都很蛋疼。居然考真实的道经典籍,你得自己搜索,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敲上去。

    此外,游客们去山里玩耍,也发现肥头大耳的和尚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肃严飘渺的道门宫观。而且都很规矩,不拽着你算命抽签看手相,进去转一圈,除非主动攀谈,否则人家都不搭理。

    还有某些地区的小孩子,兴趣课的教学质量比正式课堂还要溜,已经有两座城市宣布,将中小学生的课间操,换成改良版的太极拳……

    这一切的一切,汇集到一起,最终形成了种种不对劲。

    有的照常工作,努力为生活打拼;有点反感讨厌,将信息完全屏蔽;还有的,就像李冬那些人,隐隐约约的摸到了一丝真相。

    ……

    “冬子,昨儿看新闻没有?”

    “看了看了。”

    “哈,现在都有点明目张胆了,以前有哪个剧组在道观里搞开机仪式的?怎么样,现在你信了吧?”

    “行了,别得瑟了!”

    李冬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避开公司同事,躲到楼梯的拐角处。

    话说他进了那个聊天群之后,世界观迅速重塑,结交了不少好友,跟同城的两位道友也面了基。

    千秋的本名就叫张千秋,校长则叫闫涵。俩人的家境都不错,父母经商,自己的事业也很成功。

    他们年龄相仿,不时小聚,话题自然是修道。张千秋和闫涵的决心很足,要遍访名山大川,寻仙拜师。李冬却颇为犹豫,始终过不了那道门槛。

    “冬子,你考虑好了没有?转眼可就入冬了,我跟闫涵不能再等了!”

    “你也知道,我家里条件不好,爹妈也没啥收入。我辞了职,万一有点什么事,我,我……”李冬支支吾吾的找借口,不过也是实情。

    “你放心,我跟闫涵商量过。我们俩每月各出一万,就给你爹妈养老,再派个人负责照看,有病有灾的绝对不耽误。”

    “不行不行,那太不好意思了!”他连忙拒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有点能力,自然得帮忙。我们这个群的宗旨,就是不让一个人掉队。等以后世道变了,彼此也有个照应。”

    张千秋那边开着车,继续道:“冬子,我们又不是抛家弃子,斩断尘缘,就是拜个师傅而已。你就这么想,你就当给自己放个长假,出去旅旅游还不行么?”

    得!

    话说到这份上,李冬不能再拒绝,便道:“那,那好吧,我跟你们一起去。”

    “哈哈,就等着你这句!你准备准备,后天我们就出发,第一站凤凰山!”

    “凤凰山?靠谱么?”李冬一愣。

    “啧!我跟你讲,凤凰山从去年就封了一半,里面根本进不去,大铁丝网拦着。说没事你信么?我敢打包票,百分百有问题!”

    ………………

    经过三个来月的忙碌,凤凰山的产业布局基本完成。

    首先,距酒坊不远处,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又多了一座院落,是给果农住的地方。两个院子地势较低,非常开阔,日照充足。这一片属于前山,以各种果树为主。

    然后是后山,修了三座院落。一座是茶坊,茶种刚刚播下,还没有收成,不过茶农已经就位。

    另两座,一座是种地农户的住处,一座是晒谷、去壳的作坊。

    此外,山间的溪水里都放了些小鱼,前山后山也种了很多竹子,算是额外点缀。

    山上现有酿酒师傅、果农、茶农、种地的农户,一共14人。都是生活压力繁重,但技术高超的中老年人,郭飞三十多岁,竟然是最小的。

    苦逼啊!

    他们被高薪诱惑,一来就发现上了贼船,想跑还跑不了。那血蚊的子蛊哧溜溜的往体内一钻,好家伙,那种心神感应简直不可描述。

    反正见了秋小姐,就跟见了造物主一样,发自内心的跪地叫爸爸。

    不过还好,水仙般的秋小姐心地善良,对谁都和和气气的。相比之下,另一位堇小姐就很头疼了。

    这日,酒坊内。

    在酿酒的大屋外,围了好些吃瓜群众,一个个踮脚抻脖的往里瞧。而在屋内,高明德和郭飞正进行着最后一道工序,蒸馏。

    “1,2……走!”

    俩人弯着腰,甩开膀子一较劲,就抬起一只大桶,里面满满登登,都是发酵好的米糠原料。

    先把原料放入蒸甑,加盖密封,不能漏气,然后添柴点火,旺火猛攻。

    柴是山上的木材,品质十足。火苗舔着蒸甑,不一会,屋里温度极速上升,热气滚滚,俩人也是一身大汗。

    现在的酿酒技术,通常分为固态法和液态法:

    固态法,就是酿酒的原料呈固态。通过发酵,粮食中的淀粉转化为酒精,脂肪转化为脂肪酸酯和有机酸,蛋白质转化为醇类、醛类、酮类和含氮化合物。这些成分,共同组成了酒。

    液态法,指酿酒的原料呈液态,说白了,就是食用酒精+香精。基本没有上述的那些成分,时间短,产量高,成本低,所以被普遍采用。

    固态法酿出的酒非常宝贵,稍有些名气的酒厂,都会生产一批用于评比和装点门面。高明德以前在大酒厂干过,换成一般人,还不一定懂。

    “呼……”

    甑上噗噗冒着蒸汽,蒸汽上升到料面,很快就起了变化。

    “出酒了!”

    高明德经验丰富,一直盯着甑桶,猛然间吼了一嗓子。郭飞吓了一跳,赶紧减小火势,慢火续蒸,直到酒水出完。

    “嗬,这香味!”

    郭飞揭开盖子,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鼻,完全没有新酒的刺激性味道。他拿瓢舀了一点,习惯性的想尝尝,刚送到嘴边,猛地反应过来,道:“师傅,我,我能喝吧?”

    “没事,咱们不尝,咋知道怎么改进呢?不过秋小姐有交代,一点点就够,你送了命可没人管。”高明德。

    “我懂我懂!”

    郭飞溜着边儿,小小抿了一口。

    刚酿出来的酒口感不稳定,发热,还带着些许毒性。要放置一晚,等酒冷了之后才能饮用。

    但他这一口下肚,只觉质朴雄劲,绵长而尾净,丰满而协调。

    俗话说,好酒一条线。这醇香的酒气从嘴里就开始漫延,绵柔的感觉顺着喉咙一直滑到胃中,舒坦,说不出的舒坦!

    更神奇的是,在这份舒坦中,又觉着全身的经络热流涌动,似平添了几分精力。

    “哎,我这脑袋都有点晕乎乎的。”

    郭飞晃了晃头,把瓢递过去:“师傅,您尝尝。”

    “咝!”

    高明德也来了一点,感受更为强烈。那股热流滑到胃里,五十多岁的老棒子,竟然激灵灵的生性了两秒钟。

    “好,好,好酒啊!”

    老头的表情似哭似笑,不停称赞。

    外面围观的群众也很兴奋,纷纷嚷道:“老高头,你倒是说说,到底什么味儿啊?”

    “就是,拿出来让我们闻闻啊!”

    他们一水的羡慕,却是不敢讨酒喝。正热闹着,忽听最外围的几个人一阵骚动,又迅速传到了前头。

    “堇小姐来了!”

    嗡!

    所有人都是一抖,秋小姐都喜欢,这位就算了吧,简直一窜天猴儿。

    “哟!大白天在这儿开趴呢?”

    小堇以她特有的招呼方式隆重登场,直接闯进屋:“酒不错啊,给我来点。”

    “给,给您。”

    郭飞都不敢抬头,递过去一只新瓢。

    “劲头还差点,你再试试,能不能出一锅烈酒。”

    小堇咕咚咚干了半瓢,砸吧砸吧嘴:略不满意。开玩笑!她是谁啊,吹瓶八级东北老妹儿,自带白貂儿,一上桌就是666。

    “行了,装坛吧。”她摆摆手。

    “呃,您没给我们酒坛啊,只有几个桶。”郭飞瞬间为难。

    “没给?没给你就不能装了?”

    “不是,我,我这……”这哥们快哭了。

    “堇堇,你又欺负人!”

    正此时,外面又传来一声,及时帮他解了围。

    众人瞬间阳光明媚,只见龙秋大步进屋,瞪了那丫头一眼,笑道:“你就装这里吧,看看够不够?”

    说着,她手一晃,凭空出现一只大葫芦,通体碧玉,足有一米多高。

    “够,够够!”

    郭飞傻着眼点头,忙不迭的开始装酒,容量刚刚好。

    龙秋又摸出一盒线香,笑道,“伯伯,哥哥知道您身体不好,这是给您做的药香。每天点一支,一个月就能痊愈。”

    “诶,谢谢!谢谢!”

    高明德极其意外,压住心中情绪,连连致谢。

    “不客气,那我们先走了。”

    她把大葫芦一收,在众人敬畏的眼神中,揪着小堇闪人。

    俩姑娘刚出去,就听屋里像开了锅一样,乱哄哄一片。这帮家伙带着满满的亢奋,各种议论,还不时瞥向高明德,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恨。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那葫芦怎么变的,果然是神仙手段。”

    “老高头,你上辈子修了什么福,被人家这么看重!”

    “哎哟,我都想得病了!”

    他们初来的时候,心里非常不忿,没过几天就消停了。完完全全的被震慑住,这可是仙缘啊!

    虽然暂时失去自由,可我近水楼台,保不齐就有机会。即便我修不成,可我还有子孙后代呢?

    老员工不管在哪儿,都有几分薄面吧。万一哪个孙子被挑中了,以后岂不是美滋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