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闲棋
    “原型应该是红子龙,松柏纲,这种树在巴蜀一带较为常见,近十年数量稀少,已列为濒危树种。

    谷中的红子龙可能受节点熏染,各方面参数变化巨大。经我们初步分析,此树种平均高度26米,直径约2.5米,树皮灰褐色,树心红色,为雌雄同株。花期在春季,或许有少量结实,这个还需观察。

    它对陆生环境的需求性极高,只能在谷中生长,十分耐旱、耐阴。

    此树种的硬度,为国际标准数值5200,超过已知最硬的树木牛橡树。单从经济价值上,可供航空、船舶、建筑、电杆、枕木、矿柱、桥梁、农具、器具、造纸等多种用途。

    除此之外,药用价值也非常强大,尤其是树皮和种子,在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抗肿瘤、保护心血管及改善微循环等方面具有广泛的应用性……”

    会议室内,刘瑜大概讲了下对树木的研究结果。他的神情很轻松,还带着一丝得意,从灵气复苏以来,整个科研体系就处于一种苦逼状态。

    这还是第一次,能用仪器分析出某种物质的利用价值。

    当然,老头也没太得瑟,又道:“我说的都是现代科学的范畴,其他方面,还要请卢道长讲一讲。”

    话落,十几道目光就瞬间转到卢元清身上。

    卢元清不慌不忙,笑道:“刘老讲的很详细,我就简单的补充一些。红子龙蕴含的灵气活性颇高,单用叶子制茶,常人喝了就能强身健骨,延年益寿。

    我还在谷底和崖顶取了一些土壤,土壤的活性也很高,并且差别不大,可以试试在谷外培育灵米。不过很可惜,我没发现矿石异变,存在矿脉的可能性不大。”

    “……”

    这话说完,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刘瑜也非常激动,忙问:“你的意思是,灵米在峨眉山可以扩大规模?”

    “刚才王若虚师兄探查山势,此处木行、土行之位隆盛,正是适合种植的地方。”卢元清笑道。

    嗡!

    刹时间,众人都兴奋起来,几乎高喊万岁!

    没办法,科研组的压力巨大。天柱山那边已经全灭,想尽了办法都没能提高灵米产量。现在供给的人口越来越多,光靠每年两季的稻米,马上就要供不应求。

    在这么一个关键时刻,峨眉山简直太及时了!

    总之,开发团队在进驻节点的前几天,都是在亢奋和沸腾中度过。热火朝天,机器轰鸣,彻底破坏了此地幽静。

    而上头收到消息后,也是极为重视,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指令只有两句:保证灵米的日常供给,开发较多的日用品。

    听听,日常供给和供给不一样的,日用品和用品也是不一样的。

    夜,营地。

    卢元清坐在灯下,把玩着一柄短剑。这短剑二尺来长,剑身宽厚,样式中正,通体深红,正是用红子龙所制。

    全真除了内丹法,也有一些基础外功,比如拳脚和剑术。不过这柄短剑,不是给自己的,而是给晁空图的礼物——茅山术多用木剑。

    他作为道院主持,考虑的事情要更复杂。

    红子龙全身都是宝,对修士的用途极大。就像张守阳,天师府还保有一些残缺的外丹术,甚至还藏着一尊丹炉。

    那可是天底下仅存的一尊,用六一泥铸成的丹炉。

    虽然天师府传下的丹方很少,但有炉,有材料,就可以慢慢摸索。他相信张守阳的实力,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卢元清正想着,忽而神色一动,把短剑收进袖中,轻悄悄的推门而出。

    “呜……呜……”

    “呜呜……”

    夜风中,似有一丝悲凉的呜咽声传来,隐隐约约的不太清晰。他辨认了一下方向,就顺着那边寻去,没几分钟,就出了营地。

    此时夜色已深,飞镜高悬。

    月光笼罩着深谷,在苍幽的林间镀上了一层层的银白,树木在夜风中摇曳,又晃散了那片白霜,好似冷雾氤氲,尘世密境。

    而正对着营地的悬崖边,却有一只小猴蹲在那里,双爪捂脸,如孩童般悲泣。

    “呜……呜呜……”

    小猴蜷着身子,戚戚哀哀的耸动,忽而毛发一炸,猛然顿住。它转身就想逃,可惜速度不及,被一只大手揪住脖颈,轻轻松就提了起来。

    “吱吱!”

    它在空中拼命挣扎,手脚乱蹬,带着强烈的怒意。

    “居然灵性如斯,你在为自己的家园哀悼么?”

    卢元清揪着它,毫不掩饰的透着一股欣赏和占有欲,道:“我们侵占峨眉,实属迫不得已。你在此固然不错,但外面的世界更加广阔,从今以后,你便随我一起罢。”

    他平日隐忍温善,可对着这只小猴,却露出很不一样的性格,直接收在袖中,施施然的回到营地。

    ……

    “滴滴!”

    “停车,检查!”

    山门处,一辆政府牌照的车辆被士兵拦下,唐宇从车窗探出头,笑道:“哟,老李,今天你站岗啊?”

    “刚好轮到我们队,你这够忙的啊,回去没两天又得进山。”

    队长一见唐宇,脸上也堆满了笑容。他随手看了下通行证,又往车里瞄了眼,发现副驾驶还坐着个女人,问:“那是谁?”

    “哦,这是我助手,帮忙记录一些资料。”

    “哎哟,不是我不帮忙,你也知道,现在可严……”

    “行了行了,这是她的通行证!”

    唐宇递过证件,对方一瞧,上面盖着官方的大印,里面笑道:“有证件就好办,慢点开啊!放行!”

    路障挪开,车辆驶进山门,开向大山深处的营地。

    唐宇是乐州政府的代表,一直陪在最前线。前两天他回了趟市区,没回自己家,却跟杜红缠绵了两日——反正老婆孩子也不知道。

    杜红听他说起种种经过,立时就动了心思。

    唐宇架不住女人的口舌之力,便给弄了张通行证,带进来见识见识。当然俩人约定,只能待一晚。

    那车磕磕绊绊,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总算到了营地。

    唐宇还有工作,叮嘱过后就自去忙碌。杜红哪能闲的住,在屋里闷了一会,就偷偷摸摸的出去转悠。

    还算聪明,偌大的通行证往脖子上一挂,即便有人见她面生,也不好询问。

    “这里真是太舒服了!”

    她转来转去,最后跑到营地东侧的悬崖边,站在顶上望着深谷。

    就一个词,巴适惨咯!

    她感受不到灵气,但本能的觉着非常安逸,气息是那么顺畅,身体内外都在升华,并且蠢蠢欲动。

    “你是谁?”

    杜红正体会着那种美妙,忽听后面传来一声。

    她吓了一跳,回身一瞧,却是一个年轻的道士站在那里。发梳道髻,宽袍大袖,生的玉质金相,神采勃发。

    唔……

    女人脑中闪过一个奔放的念头,那股欲动也莫名其妙的强烈起来。她悄悄咽了下口水,道:“我是唐部长的助手,刚刚进山,您是哪位?”

    “唐部长?”

    卢元清点头,晓得是唐宇。

    其实他很惊奇,这女人全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媚态,三分天生七分修成,内气轻浮不稳,一瞧就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这就有意思了!

    “你修的是什么功法?”他直接问。

    “什么?”

    杜红心里一颤,下意识后退两步。

    “呵,你这功法剑走偏锋,甚为取巧。虽然速度较快,但根基不稳,日后必然经脉错乱,危及性命。”

    “……”

    杜红脸都白了,她不认识此人,但听唐宇介绍过,应该是那位白云观嫡传,真正有道行的高士。

    她哪懂什么修行,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自己最大的秘密被人家说破,先是惊骇万分,跟着又莫名惶恐。

    “你不必慌张,我没有别的意思。”

    卢元清面容清淡,笑道:“我有一篇理气调息的法门,可助你修行。如果你想学,午后三时,再到此处来取。”

    “你,我……”

    杜红思维混乱,勉强保持着理智,问:“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要帮我?”

    “修行不易,看你不识真法,有些惋惜罢了。”

    卢元清说完,甩袖离去。

    杜红恍恍惚惚的回到唐宇住处,脑筋一片空白,好半响,才慢慢恢复了思考。

    首先,是那本破书,对方说是一种功法。

    她起初没啥心思,可随着效果愈发显著,那股欲望就再也控制不住。修行啊,谁能抵挡的了?

    随后,她又念起了唐宇。男人待自己不错,但自己就是个外室,注定不能长久。

    她已经尝过那种吸阳补阴的美妙,简直食髓知味,只是碍于唐宇,才不敢太放肆。若还想吃更多的肉,就不能吊死在一个人身上。

    这女人厉害,短短时间就想通了未来的道路。

    女人想通的事,比男人更加坚定。

    午后三时,她便到了崖边,卢元清没废话,抬手就扔过一个纸卷,道:“去吧。”

    “……”

    杜红怔了怔,连忙藏在怀里,道了声:“谢谢。”

    卢元清看着她的背影,不由笑了笑。这女人非常不错,不是指相貌,而是她的心思和人际关系。

    一个卧在高官身边的,会某种邪法的女人,日后会掀起什么风浪,会给政府带来什么麻烦?

    想想就很有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