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二十章 峨眉
    火洲事件结束之后,那位老者就打了份报告给中央,全面阐述了自己的建议和担忧。上头也早有研究,趁此机会大批量的集中开会,总算拿出了一个初步纲领。

    别觉得滑稽,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规划,自然也包括修仙。

    这个三年规划较为粗糙,用整个下半年来过渡、完善,从明年开始,将会彻底施行。它的总体布局是三位一体,即:社会、文化和修真形态。

    挺有意思的,因为抹去了政治和经济两大基座。它的发展理念,实际就一个词:稳定!稳定!稳定!

    主要目标有三项:

    在1-2年内,让民众平稳、有序、有思考性的认知和接受修行观念。

    在3年内,完全开发天柱山和峨眉山的各种资源,并建立成熟的供给制度。

    在3年内,初步培养出一个对修行热爱,有天赋,并能坚持长久的人才集群。

    以这三点为核心,再加上众多的辅助项目:

    比如交通方面,包括新建改造山区公路、城市轨道互通运营和高铁覆盖大城市率等,以各地的山川为重,建立畅通快速的公路铁路网,以保证第一时间到达。

    再如思想意识方面,如何通过网络、影视剧、课外读物等渠道,让民众逐渐对道教文化产生兴趣,并形成良好的讨论氛围等等。

    这一切,构成了纲领的主体范畴。不仅如此,它还是从上至下的,上头出一个总路线,各地要具体实施,还要出一个地方版的规划。

    现在的情势就是:对内,群众猜疑愈盛,异象还可能发生;对外,各国神神秘秘,压力巨大。

    官方的做法,算是较为稳妥又能保持竞争力的了。

    …………

    “跟上跟上,不要掉队!”

    “快点快点,让人先过,车辆殿后!”

    “前面路面很窄,小心不要摔下去!”

    正午,一条由人群组成的长龙缓慢在山间移动,队伍拉伸了几里地,一眼望不到头。十几辆大车落在最后,司机胆颤心惊,压着简陋狭窄的石板道,一点点的往前故涌。

    峨眉山节点的路况比天柱山要复杂,很多地方不适合修路,但不修也得修,不然机械、材料根本运不进来。

    他们清晨出发,到中午才走了一半,大家都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仿佛这群山无边无尽,自己会永困其中。

    这支队伍,除了部队和科研组,道院就来了两位:卢元清和王若虚。再加上隶属特异局的李肃纯,所谓的修行者,一共就三个。

    “师弟,我,我就搞不明白了……”

    王若虚汗如雨下,道袍的前后襟已经湿了一大块,喘道:“为什么偏叫我,叫我过来,我又不是先天,有,有什么用?”

    “你的风水造诣极深,说不定就很有帮助。能者多劳,师兄就不要再抱怨了。”

    卢元清伸出一只手,贴在他的后背,缓缓度过一道灵力,笑道:“怎么样,好些了么?”

    “哎,倒是有点力气了!”

    王胖子只觉一道热流在体内游走,舒缓着酸痛的肌肉经络,一时又来了精神。

    他们在队伍的前段,约五分之一的地方。李肃纯却顶在最前方,带着自己的铁尸,为队伍开路护卫。

    众人又走了好久,直到太阳偏移,光线转暗,李肃纯忽地一挥手,冷冰冰道:“到了!”

    嗯?

    同行的士兵一怔,急慌慌的向前跑去,跑了数百米,果然,见前方悬崖围绕,峭壁耸立,中间凹陷着一方深谷。

    “抵达目的地!”

    “抵达目的地!”

    一声声高亢传下去,众人都是一振,强撑着疲惫,加快了几分脚步。

    卢元清带着王若虚穿过人群,跑到最前线,更是惊叹万分。那山谷郁郁葱葱,树木参天,光在上面看,就能感受到一种遗世独立的静谧和苍老。

    “果然是福地,在此修行,事半功倍都不足以形容。”他深吸了一口气,难得带了一丝情绪波动。

    “唉,我就是一俗人,体会不到!”

    王若虚极为羡慕,没办法,再爱财也是正儿八经修过道的,谁还没点想法?

    俩人说着话,大部队已经迅速运转起来,崖顶的一片空地上瞬间热火朝天,就像蜂巢里的蜜蜂,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谷深有二十几米,下面满是树木,不可能安营扎寨。他们按照之前的计划,就在顶上扎营。

    科研组的负责人叫刘瑜,也是个白头发老头,凑过来问:“卢道长,感觉怎么样?”

    “灵气充溢,景物奇致,不愧是节点。”

    “好好,那你要不要先下去看看?”老头道。

    “……”

    卢元清想了想,笑道:“也好,我就先探一步。”

    说话间,那边就准备好了下降装置,卢元清系好绳索,一点点的往下降落。同行的还有几名士兵,涂着迷彩,荷枪实弹。

    “我的天,这么深我可不敢,我记得我恐高来着。”

    王若虚腆着肚子往下瞅,颇有点自欺欺人,他说完一转头,发现李肃纯还在,奇道:“咦,你怎么没下去?”

    “你现在是道院的人,还是特异局的人?”小李子冷声道。

    “都一样嘛!两边都归政府管,我的身份不重要。”王胖子张口就来。

    “哼!”

    李肃纯懒得驳斥,一捏指诀,喝道:“疾!”

    “砰!”

    一具带着血腥味的黑影就飞了过来,正是那具铁尸,比跟顾玙交手的时候,气息又凶戾了几分。

    王若虚一见,就咧着嘴后退。李肃纯却很自若的伏在它背上,喝道:“走!”

    “呼!”

    铁尸带着风声,嗖地就跳了下去,落到五六米的时候,在空中稍稍一转,就狠狠踩在了崖壁上,借着这股劲缓冲,嗖地又往下一坠。

    如此几个起落,眨眼间,就稳稳当当的落到谷底。

    嗬!

    王若虚跟他有日子没见了,竟不知炼到这种程度,顿时咋舌。

    卢元清在下面看的清清楚楚,亦赞道:“道友这尊铁尸,果真世间罕有!”

    “客气。”

    李肃纯回了俩字,一脸的生人勿近。卢元清当然不会在意,带着人自行搜索。

    一年半的时间,此处也变了样子,之前稀稀拉拉的地面,已经开满了野花野草,几乎覆盖了整个森林。

    那成千上万棵树木,更是挺拔伟岸,每一棵都蕴含着无比博大的生命精华。

    几人一边向林中探去,一边感叹着自然造物,人间仙境。卢元清放开感官,时刻留意着林中动静,约走了十几分钟,忽地脚步一顿:

    “有个东西在哪儿!”

    刷!

    士兵们齐齐举枪,对准斜前方的一截树干。只见那树干后面,神奇的拖出一条白色长尾,而紧跟着,又冒出一个圆圆的脑袋。

    半尺来高,通体雪白,脸皮如墨,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带着强烈的好奇和不安。

    好漂亮的小猴!

    卢元清眼睛一亮,抬手压下枪口,道:“不必紧张,它应该没什么攻击力。”

    他似乎很喜欢这小猴子,迈步上前,笑容亲和:“来,到这儿来……”

    “……”

    小猴盯着他,似在犹豫能不能靠近。从对方散发的气息中,它感觉有些亲切,但从自己的本能上,又有一种莫名的抗拒。

    “吱吱!”

    五秒钟后,小猴干脆身子一拧,三跳两跳的蹦到另一棵树上,消失不见。

    卢元清:“……”

    ………………

    “吼!”

    “砰!”

    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吼叫,铁尸双爪挥动,对着树干狠狠一划。

    那爪子与树干相接,哧啦啦的尖锐刺耳,只见木屑飞溅,主干却完好无损,只留下了几道抓痕。

    李肃纯眨了眨眼睛,十分意外,铁尸这一抓,近乎开山裂石,撕个人更是不费吹灰之力。好家伙!这树的硬度得有多高?

    他不信邪,口中轻喝:“去!”

    “砰!”

    又是一阵尖锐过后,这次要明显一些,树干被划烂了一块,露出深红色的树心。

    嗬!

    小李子倔劲上来了,手捏指诀,不把它怼死誓不罢休。他刚要念咒,却被卢元清拦住,“好了,李道友,我们还是用简单的方法。”

    “……”

    李肃纯瞥了他一眼,神情不爽,但也没说什么。

    这几人在谷里转了一圈,除了大片大片的植被、树木,别的啥也没有,活的生物就只有那个小猴。

    于是科研组就给了些工具,让他们放倒一棵树,然后分段运上去,用做研究。

    铁尸效率慢,几名士兵便抬着机器过来,九十度倾斜,让锯片对准树干。这是高硬度的合金锯片,往往用来切割硬金属,耐操性极强。

    “嗡!”

    “轰!”

    开关按下,立时发出一阵非常难受的噪音,锯齿颤动,斜斜的切入树干。初入时,似有阻滞,稍停几秒,便顺畅无阻。

    “吱吱!”

    正此时,那小猴又忽然冒了出来,躲在一棵树上偷偷观望。

    它见那树要被摧毁,急得各种乱叫,又不敢下去阻止。黑色的脸皮上,竟带了一丝人性化的愤怒。

    “快了,快了……闪开!”

    眼瞅着锯片要切割到头,士兵扯着嗓子大喊,其余人等纷纷避让。随后,又在另一头割了个小口,塞进木楔,用锤子一下下的猛砸。

    “倒了!倒了!”

    在紧张而亢奋的叫喊中,就听轰的一声巨响,这棵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大树,就这么粗暴悲伤的死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