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训妹
    顾玙最近的精力很好,嗯,没理由的好。

    他回来之后,就将主要的工作放在种葫芦上。专门划了一块地,选了东瀛巨葫芦、大亚腰和巨瓢三个品种,普遍能长到80厘米以上,甚至一二米长。

    之前种的是中小型亚腰,容量有限,现在需要装的东西越来越多,已经捉襟见肘。就比如火灵气,他不时得去一趟火洲,炼制自己的火云针。

    还有57根啊,得折腾多少趟?

    可如果有了大葫芦,那就好办多了,一次性收集许多,回来能用上好久,也能节省时间。

    说来也挺low的,大葫芦虽然能收进识海,但容量不会改变。你想用一只小葫芦,就能吸干一池春水,那得是仙家手段。要么刻上法阵,要么学会袖里乾坤那样的神通,小小一方,可装天地。

    山谷,西岸。

    这里是河流上游,离老树约四十分钟的路程,地面开阔,树木稀少,如今已经清理出来,用作专门的练习场。

    面积有半个足球场大小,边缘还戳着一套自制桌椅,就地取材,刀砍斧剁,粗糙的不行不行。顾玙和小堇就坐在椅子上,正看着场中比斗。

    只见龙秋一身利落打扮,右手持着一把青光闪闪的长剑,小脸严肃,目光专注,十分谨慎的寻找破绽。

    小斋随随便便的站在对面,貌似浑身松垮,实则顺畅自然,无论她怎么出招,都能立时反应。

    如此对持了几秒钟,龙秋索性不理,足下一点,右手挥出。

    “嗤!”

    那剑光一闪,泛着一股青森森的寒芒,好似流星划过,带着破开空气的尖锐声,直直刺向对方。

    小斋见长剑袭来,以左脚为轴,右脚斜跨,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转了个身。

    龙秋反应更快,刹时手腕一翻,没等她完全转过去就猛然变招,剑尖连颤,数道气劲将其笼罩其中,似绽开了一团团的青花。

    “咦?”

    小斋低呼一声,这招是师门剑术中的精髓,小妮子居然练得如此纯熟,可见平日苦功。其实她不太喜欢剑术,只是门派传承,才不得不学。如今见龙秋勤奋,倒也有了几分欣慰和轻松。

    当即,她足下一踩,就保持那个半转身的姿态,像一抹惊鸿般斜斜飞掠,翩翾翅开。而那长剑紧追不舍,青花迅速放大,重新将自己笼罩。

    眼瞅着避无可避,小斋神念一动,手中顿时多了一把古怪短兵,顺势往上一撩。

    “当!”

    长剑与兵刃相交,一股强劲的气浪喷薄而出,激荡的尘土飞扬。

    “噔噔噔!”

    龙秋往后退了几步,眼睛又闪又亮,打的也是兴起,拧身又上。

    话说他们回来也有两个多月了,小斋和小秋各自炼制了法器。

    龙秋用的是剑,三尺一寸,剑身稍窄,通体青碧,极适于突刺、斜削。那青玉石的硬度非常可观,在现阶段,堪称炼制攻击法器的最佳材料。

    妹子得了剑,简直爱不释手。主要是近战,也能飞出去远攻,就是速度不那么犀利,并且耗费神识。

    至于小斋,她自己设计了一件东西,似刀非刀,似匕非匕。

    长一尺六寸,双面带刃,中间厚两边薄,曲线流畅如一片柳叶,弧度颇大,刃尖较宽。无论劈、刺、撩、挂、点、截,甚至刀法中的缠头裹脑,用着都十分趁手。

    她不在乎什么美观,就是实用,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怼天怼地的硬肛技巧。

    当然名字也很质朴,叫青叶……

    为了这破名,顾玙半天没跟她说话。小斋无所谓啊,用她的话讲,又不什么神兵利器,起那么溜的名字干嘛?

    败人品!

    “嗤!”

    场中两道人影上下翻飞,又有两道青光幽寒,时分时合,气势惊人。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打了几十回合,竟然不分胜负。

    她们还没怎么着,小堇先不干了,嚷道:“姐,你别放水啊!我是你亲妹子,那个是后的!后的!”

    “堇堇你闭嘴!”

    龙秋脸蛋通红,大声回了一句。

    “姐,你不说试大招么,放出来浪啊!小秋你都要没蓝了,直接躺输吧,不要卖萌挣扎!”

    那丫头蹦蹦哒哒的各种群嘲,好吧好吧,她就是吃醋,谁让老姐放水那么明显。

    “……”

    小斋听她瞎咧咧,不禁皱了皱眉,体内雷气运转,疯狂灌注到短刃之上。就听一声割开空气般的尖锐声响,那刃端激起一道紫芒,骤然延伸数米。

    “轰!”

    她挥手一挥,那道紫色的雷刃,就带着碎天裂地的气势劈了过去。

    小堇彻底懵逼,连意识都已凝固,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轰杀成渣,化作灰灰。而就在此时,又见一条细长的赤练飞出,在空中狠狠撞上了紫芒。

    “轰!”

    “砰!”

    浩然的雷霆之气与凶姿横行的火云针硬肛,瞬间掀起一层层的强劲气浪,又迅速肆虐到四周。

    一时间飞沙走石,枝断叶残,那套桌椅也噼里啪啦的翻倒。小堇躲闪不及,直挺挺的被压在下面。

    “得,你还真是亲姐。”

    顾玙早闪到一旁,特蛋疼的收了火云针。

    “哇,姐姐,你这个好厉害,我肯定挡不住的!”

    龙秋也心肝乱颤,颠颠跑过来,各种惊叹。

    “江小斋!你特么疯了,还真打啊!”

    小堇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一顿狂喷:“我到底是不是你妹,啊呸,你到底是不是我姐?你这是谋杀,有点谱没有……”

    小斋懒得接茬,看了看四周,道:“威力还可以,就是消耗太大,我大概能用三次。”

    “足够了,你施展的机会也不会很多。”

    顾玙笑道:“小秋进步也很大,有模有样的,但出招还是偏软,没有那股一往无前的劲头。”

    “嗯,我还要努力!”龙秋点头。

    妈卖批!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江小堇瞬间气炸,哼哼唧唧的跑出林子,却是自己回去了。

    顾玙也没理,只道:“你刚才那一招,我倒有了点想法。那些黑砂你能不能用雷法炼制,让其它们此连通,互生感应?”

    “可以试试。”小斋秒懂。

    ……

    三人简单收拾了一番,才晃晃悠悠的返回谷中。

    顾玙和龙秋自去忙碌,小斋则进到屋子,见那丫头pia在草席上,蜷得跟个寿司卷似的,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堇堇?”

    “……”

    “堇堇?”

    “……”

    小斋走到跟前,坐在妹妹旁边,笑问:“刚才害怕了?”

    “废话!”那丫头蹦出俩字。

    “你害怕,是因为我会杀了你?还是他不会救你?”

    嗯?

    小堇睁开眼,倒没想过这个问题,还没等仔细思考,又听姐姐道:“既然我不会杀了你,他也不会不救你,那你为什么要害怕?”

    “我,我……”

    她嗖地坐起身,瞬间转过逻辑,嚷道:“少跟我诡辩!你看着一个雷朝自己劈过来,你特么不害怕?”

    “我不害怕。”小斋摇摇头。

    “你!”

    那丫头想反驳,可又反驳不了,因为她知道,老姐是真的没怵过。她只得哼唧一声,赌气般的又pia在地上。

    “恐惧是本能,一是来源于未知,一是来源于弱小。所以解决的方法非常直接,明万物,修自身。”

    小斋把她拎起来,抱在怀里道:“你有小聪明,懂得趋利避害,擅于利用现有的条件达到目的。这不能说坏,但你有个弱点,就是碰到强大的东西,第一反应就是退缩。

    这很不益于修行雷法,你记住,你可以暂时退避,但绝不能不敢面对。无论对人,对物,还是对天地大道,一旦有了惧意,你的雷法就会有漏洞,根基不稳。明白么?”

    “明,明白了。”

    小堇有点蒙圈,下意识应着。

    “你修的也是金雷,以你的资质,只要勤奋刻苦,大概一年可神识外放,勉强炼器。而后两年大成,如果顺利的话,十年可到人仙。”

    “老听你说资质,资质就不能改么?”丫头很郁闷。

    “资质由天定,不排除有洗筋伐髓的灵药,但有幸得之的又有几个?不要心存幻想,打好基础才是正途。”

    从妹妹搬进来后,小斋就时不时的讲一些经验和形势,道:“现在局面开启,已经有了些乱象,再过几年,肯定更加不稳。资源有多寡,实力有高下,即便日后人人修仙,也会存在得利和被剥削的群体。

    不要觉得修仙是超脱,超脱的是生命层次,不是社会层次。所以圈子很重要,你如果外出闯荡,碰见同道中人,能结交的尽量结交,能打死的尽量打死。”

    “那现在的山头都是啥情况?我的实力能排第几?”小堇问。

    “现在还算不上山头,实力么……反正你记住,你在凤凰山排第四,全天下你也要排第四。”

    哇!这话超带感!

    小堇的表情十分精彩,顿了顿,又八卦道:“哎,那你跟姐夫到底谁厉害?”

    “技巧相当,我比他爆发力强,他比我持久力好。”

    “咱俩说的是一回事么?”妹子听着有点怪。

    “都一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