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革新之前
    “此次行动共抓捕五人,同时为七个国家做事,其中俩人为双面间谍。

    休格洛利亚,山姆国人,在乌木市从事贸易工作,潜伏多年。如果不是这次露出马脚,我们也不会顺藤摸瓜,找到他的身份证据。

    玛格丽特,一家国际环境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随队来到乌木市进行环保课题的研究。她表面为高卢国的情报机构工作,但实际身份,却是不列敦尼亚联合帝国的秘密特工。

    尼古拉斯,意大洛斯人,在乌木大学担任外教工作,已居住五年……”

    乌木市,宽敞的会议室里,国安部的一名人员正在介绍情况。

    这里是西北重镇,历来就是间谍扎堆的地方,若非火洲的事情搞得太大,他们也不会冒险出击。

    这人刚坐下,另一人就站起身,道:“到目前为止,已有三个国家提出抗议,要求我们提供案件的详细情况,并允许他们的使馆人员全面的,不受干扰的与其联系。”

    “哼!”

    老者冷哼一声,颇为不屑,道:“我只想知道,他们窃取了什么情报?”

    “据我们审问,他们尚不清楚火洲的真相。只是我们前期的消息发布和大规模移民,才造成对方怀疑。而在异象爆发期间,我们的封锁极其严密,也排除外人偷偷混入的可能。”

    “这怎么排除?”

    一个人脱口而出,随即就晓得自己犯二,尴尬的闭嘴不言。火洲里面生灵无存,进去就出不来,你说怎么排除?

    “……”

    老者也瞄了他一眼,就觉着心累。

    他是异象事件的总指挥,对间谍没有决断权,只不过在西北区自己的权职最大,才来开这个会。

    话说,国家在获取灵气复苏的第一时间内,就知会了潜伏在各国的特工人员,要主攻这一方向。

    按全世界来看,东方以夏国为重,近20亿的人口,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无论任何领域,都要碾压各国。

    尤其是文化方面,与其接壤的十来个国家,或多或少都继承了中原文化,然后分衍变种,最终形成了本国特色。

    而一年多以来,己方间谍虽时有失手,但从他们传回的情报来看:

    各国貌似风平浪静,没什么太大的事端,像桃花瘴,火焰山之类的大灾祸,更是没有出现。

    当然也有异样,西方那几个历史最悠久的国家,忽然就很诡异的宣布要建设工程,圈地封锁,与本国很为相似。

    还有东瀛、暹罗、寮国等周边小国,也都神神秘秘的样子。

    无论怎样,政府都不敢大意。

    在常理上,灵气复苏应该是全球性的。那西方什么法师,巫师,炼金术士,甚至传说中的狼人、吸血鬼等等,谁特么知道有没有?

    彼此都在探究,却都渗透不进去。为了不心存侥幸,为了将来不被按在地上摩擦,必须先发展自己的东西。

    涉及国与国之间,就不是在座能解决的了,如实上报,等候上头决定。

    会后。

    西陲省的一把手又留了下来,陪着老者闲谈。

    “这次多亏你了,否则火洲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哎,咱们俩老交情,你就不要恭维了。”

    老者摇摇头,叹道:“这十几天我就像过了十几年,头发都白了一片。不过还好,我尽力而为,可以坦荡荡的回京复命……哦,对了。”

    他忽地想起来,便事先透露一点:“我写了一份报告,已经送上去了。过段时间,很可能有所变动。西陲有天山和火洲两大区域,是重中之重,这是个长期工程,在你退休之前,可一定要打好基础。”

    “呃,大概是什么方面?”人家有些没底。

    “教育,意识,文艺,生活习惯等等,全方位的改……”

    老者忽然顿住,目光似变得很空、很远,身子往后靠了靠,声音低哑:“好了,你去吧,我想自己呆一会。”

    ……………………

    顾玙和小斋有点慌。

    世上能让他们发慌的事情不多,这一件绝对算。

    他们回到了白城,先在庄园里坐了一会,然后顺着修好的石阶路上山。在半山腰的时候,还看见了一溜亭子。

    哦,准确的说,是一溜像亭子似的屋子。

    这东西建在一条小溪上面,石头底座,架木为板桥,桥呈扇形,刚好横跨溪水。首尾两端各有一座亭屋,四角檐,里面空间颇大,可住人会客。

    两座亭屋之间,则有一道竹顶回廊相连。临着山路这一侧的屋子,上面还挂着一块匾,上写:半山亭。

    “……”

    两口子抽动着嘴角,瞬间有种土鳖皇帝盖金銮的敢脚。什么鬼这是?袁家那小子趁着主人不在,自己瞎特么鼓捣,越来越往形象工程上靠了。

    他们摇摇头,继续上山,只见一路青青翠翠,甚是喜人,几个月前播种的药材,已经生的茁壮茂盛。还有几株桃树夹杂其中,花开正艳,并散发着一种特别甜腻的香气。

    许是数量太少,并没有催生桃花瘴,但是生机勃发,灵气波动很明显,一看就不是凡品。

    不仅如此,他们还找到很多扦插的新枝,非常小心的培护着,足有上百株。很明显,都是龙秋那孩子做的。

    “……”

    越是这样,俩人越是心慌,急匆匆的到了黑棘林外面。小斋脚步一顿,忽道:“一会你哄!”

    “为什么要我哄?你干嘛的?”顾玙坚决反对。

    “我敲边鼓啊!”

    “边鼓我也会敲,用不着你。”

    “你好歹是爸爸,有点担当好不好?”

    “爸个锤子,要死一起死。”

    俩人急头白脸的嚷嚷了一会,慢步穿过黑棘林,同时在心里盘算着,一会该如何哄(hu)劝(you)小秋。

    没办法,忒过分了!

    就像粑粑麻麻颠颠出去浪了几个月,每天都嗨到爆,然后把你塞家里自生自灭,孤苦伶仃,搁你你也疯。

    不多时,俩人出了林子,眼前豁然开阔。

    顾不上看别的,先往老树哪儿瞅,因为树底下,正有两个妹子在打闹玩耍,嘻嘻哈哈的很是嗨皮。

    哇!

    小斋都感动了,从未像此刻这般庆幸自己还有一个妹妹。那不是别人,正是今年毕业,就迫不及待回来搞事情的江小堇。

    顾玙也挺乐,有她在场,那孩子总不至于黑化了。

    “姐姐,姐夫!”

    小堇一下就瞄到他们,立马放开龙秋,从草皮上爬起来,蹦蹦哒哒的挥手大喊。

    龙秋笑容一敛,本不想搭理,可顿了顿,还是撅着嘴跑了过去。

    “哎哟,小秋辛苦了,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

    “就是,看那边的地都种上了,好厉害。”

    “那个地种的好啊,稻子是稻子,草是草……”

    两个坑货堆着一脸欠抽的关怀与热情,各种夸赞跟不要钱似的张嘴就来。

    “……”

    龙秋翻了个白眼,懒得接茬,直接道:“东西昨天送到了,好多好多,你们说今天回来,我就没打开。”

    “小堇是早上来的,她不回学校了,先在这儿住下。”

    “饭在锅里,我去给你们热热。”

    说着,妹子拧身闪了。到这会,小堇才笨手笨脚的冲到跟前,嚷道:“姐,听说你们又去搞大场面了,快讲讲,快讲讲,到底什么事儿……呀,你又打我干嘛?”

    “我问你,你清心诀练的怎么样了?”小斋收回手。

    “啧,没有两把刷子我敢回来么,走走,给你们看看!”

    ……

    “呼……”

    随着小堇不亚于姐姐的胸口微微起伏,一种带着特殊节奏的呼吸声,亦是从她的鼻间轻轻发出。

    深、长、匀、缓、柔,这是静坐呼吸的要点。不要短促,要绵绵不断,慢慢将一呼一吸的时间拉长,便会感到气息深入体内,从而杂念清静。

    此间静室,小斋用的是单盘坐。左腿盘于右腿之上,背面开阔,面朝光亮,这叫虎踞龙盘,朱飞玄垂。

    同时头正颈直,下颌微收,腰脊也挺起了一条直线。腰脊的部分非常重要,稍弯一点,气便不通,初修之人往往觉得酸痛难忍,不能长久,小堇却做的不错。

    她保持着标准姿态,约莫五分钟后,整个人的气质忽地一变,似多出了一种很安静,很清远的感觉。

    别人倒罢了,这些词汇出现在她身上,就变成了一起灵异事件。

    “……”

    那三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真的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可以啊!

    龙秋在苗寨那么惨,几个月就调整过来,可以正式食气。小堇活的无拘无束,张扬跳脱,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能入静。

    前者不算短,后者不算长,这就是各自心性。

    “呼……”

    她坐了好一会,才从心息相依的状态中退出,缓缓睁眼,然后一秒换画风,得得瑟瑟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牛逼?”

    “呃,还行吧……”

    顾玙非常好奇,问:“你到底怎么练的?完全出乎我们预料。”

    “我最开始也没办法,根本静不下来。后来就强行定了个目标,每天对自己催眠,一定要做到,做不到就去死,第一步就是静坐,一定要做到!然后慢慢就好了,我也说不太清楚。”

    “你定的什么目标啊?”龙秋也问。

    “嘿嘿,秘密!”

    小堇捏了捏她的脸,又转头看向姐姐,特像一只期待主人摸头的狗狗。

    “合格了,以后就跟着我,正式修炼!”

    小斋却十分吝啬,没有半点夸奖。

    其实呢,小堇学食气法是最佳选择,但不知怎地,许是想追赶姐姐,偏偏选了雷法。雷法进度慢,她的资质跟龙秋相当,自是前路艰难。

    所以不严厉不行啊,得时刻掰正,成天督促。

    那丫头今年毕业,不回家,不在校,只说跟着姐姐混。家里那边由江爸沟通,反正一推六二五,自己逍遥。

    检验之后,俩人闲来无事,才把在火洲的经历讲了一遍,又把那几个大箱子搬了过来。

    小堇和龙秋麻溜溜的凑到跟前,准备坐地分赃。先打开第一个,只见里面躺着一大块石头,通体青碧,晶莹剔透,正是天山的青玉石。

    “这是两个人的量,你想好炼什么了么?”顾玙问。

    “我想炼制一把剑,可以近身对敌的那种。”

    龙秋早有打算,又道:“姐姐,你呢?”

    “那些兵刃形状都不喜欢,我再考虑考虑。”小斋道。

    “哎哎哎……”

    小堇在一旁急了,扯着她胳膊乱晃:“我的份儿呢?我的份儿呢?”

    “等你能炼器,起码得到明后年了,到那时,肯定有更好的材料,我一定给你找来。”

    “哦,那好吧……”

    小堇没胡搅蛮缠,姐姐既然说了,就肯定会做到。

    紧跟着,是第二个箱子。

    里面是两袋子黑砂,比普通的沙砾要大一些,圆滚滚跟小弹珠似的。龙秋好奇,伸手攥了一把,用力一握,竟然没握动。

    索性运起八分力气,又一握,这才听到嘎吱吱的碎裂声。

    “好硬啊,这个要做什么?”她问。

    “还没有思路,先研究研究再说。”

    接着,是第三个箱子。

    这个就很杂了,乱七八糟好多东西,有石头,有灰尘,有某些植物的残余,还有类似水中生物的尸体……

    “噫,怎么跟收破烂的一样?”小堇特嫌弃。

    “知足吧,这还是我们从地里刨出来的。”顾玙道。

    话说火洲灾劫过后,基本没剩啥东西,想要重新孕育,甚至重组生态圈,还要等上几年。

    总之,他们挑来挑去,又分门别类的收入仓库。忙完这些,天色已经很晚了,四人洗洗涮涮,就准备睡觉。

    顾玙习惯性的往女朋友那屋走,进了门却发现,小斋正伏案写着什么东西。

    她一抬头,就特无情的道:“以后你自己睡,我要教她练功。”

    “那也不用半夜练吧?”他咧着嘴。

    “勤能补拙么。”

    小斋没有多解释,只笑道:“怎么,你忍不住?”

    “我是怕你忍不住!”

    顾玙回了一句,做出个万分硬气的表情,转身就走。刚进了自己屋子,那表情一垮,瞬间变成了一种愉悦。

    “妈蛋的,总算能歇歇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