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灾祸过后
    红雾蔓延的速度降低了一倍多,然而还是没办法,众人只能不断的撤退,撤退。

    火洲东西长300公里,南北宽240公里。西面是库木塔格沙漠,沙漠还有四百公里的直线距离,缓冲带极大。南面则是仰吉和伊吾,北面是巴音,东面连着青宁省,与一个叫花沟镇的地方相邻。

    他们主撤的方向是南,走伊吾,然后到陇西省。没办法,陇西是西北到中原的走廊,不容有失。

    雾气是四面推进的,非常不规则,并没有呈现出一个圆形形态。

    它以每小时一公里的速度慢慢走着,第二天又扩散了20多公里,到了第三天,刚好是50公里。再加上第一天的成果,这片区域已经占据了火洲的一大半。

    雾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鸟兽绝迹。连汽车、楼房、街道等等,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有的被侵蚀干净,只剩下一具灰白色的外壳,有的苟延残喘,也只能堆在里面等死。

    如果说之前,异象带来的是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那现在,就变成了钝刀割肉,一点点的蹭,一点点的疼。

    政府这边士气低迷,好像例行公事般,还在继续观测,在守卫着守卫不了的东西。

    第四日,晴。

    一座破落的小镇上,老者坐在指挥中心内,正心思凝重的吃着早饭。饭菜很简单,米粥馒头,一块酱豆腐,外加一碟咸菜。

    他们的吃穿用度,全靠外面输送,每天都有大车往返于火洲与邻市之间。

    这个小镇在边缘地带,再过去还有几个村庄,然后过一条河,就到了伊吾境内。可以说,镇子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了象征,如果失陷,就意味着政府的彻底失败。

    “唉……”

    老者叹了口气,缓回神,才发现手里的馒头拿了好久,已有些凉了。他正准备吃,就听“咣当”一声。

    助手推开门,小跑着冲进来,声音尖锐的有些刺耳:“减速了!又减速了!”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速,速度降低了……”

    助手喘着粗气,道:“从今天早上八点到八点半,观测数据得出,雾气现在是每秒钟0.2米!”

    “哗啷!”

    老者一下子站起身,撞的桌椅乱晃。他先怔了片刻,然后迈开步子,竟然绕着桌子走了两圈,最后一拍椅背:

    “好好!天不绝我,天不绝夏国!”

    “走,马上去看看!”

    于是乎,俩人匆匆出门,直接到了观测点。他拿着望远镜一瞧,果然,远处的红色天空不再像之前的那般凶威,变得有些迟缓,颜色也淡了不少。

    “呼……”

    老者放下心来,这就算成了!

    而与此同时,消息也迅速传了下去,众人自是一片欢呼:

    “有救了!有救了!”

    “老天爷没抛弃咱们!”

    “我们的工作没有白费……呜呜……呜呜……”

    一个教授更是跪地痛哭,失态至极,连眼镜都甩到了土里。

    火焰山肆虐了整整四天,又跟洪水消耗之后,终于到了衰竭期。这一下,每个人都有了信心,再坚持几日,必会见到曙光。

    ……

    “噗!”

    “砰!”

    一簇火焰窜起老高,带着细微的爆炸声,迅速跟周围的火连成一片,肆无忌惮又垂死挣扎的燃烧着。

    这里是一座面积不小的的矿场,已经挖成了谷地,里面全是浅层煤田。大堆大堆的碎矿残石来不及运走,就堆在下面,还有七零八落的一些建筑和车辆——全被吞噬在熊熊烈焰中。

    浅层煤田的危险性极大,温度一旦过高,就容易发生自燃。西陲的历史上有过很多记载,最凶残的一次在巴音,足足烧了几十年。

    此时,它由于高温而自燃,同时又被火灵气侵蚀内部,就形成了一种很古怪的状态。

    虽然火光冲天,气势极盛,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它们又变成了一块块灰白色的,没有半点矿物成分的死石头。

    这个过程短暂到,仿佛烧的不是煤,而是纸。

    “噗!”

    “嗞拉!”

    顾玙和小斋就站在高地上,脸蛋被火光映的通红。他们来的时候就在烧,等了半日,终于快燃烧殆尽。

    眼瞅着火势消退,只剩一小块区域还在挣扎,俩人懒得再等,一纵身就跳了下去。

    “啪!”

    脚刚落地,就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同时传来一股浓厚的余热。矿场完全变了样子,除了一地白森森的好像骨头似的石头,一切都不复存在。

    这些石头貌似坚硬,其实都是空的,脚踩上去,咯吱咯吱的碾成粉末。

    “我想不出它的任何用途,就是挺好看的。”

    顾玙拈起一点粉末,在指间搓了搓,摇着头道。

    “好看也可以啊!白茫茫一片谷地,以后当景点吧。”

    小斋瞧了瞧四周,笑道:“哎,这儿叫雪谷怎么样?”

    “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顾玙抽了抽嘴角,特鄙视女朋友的起名水准。

    话说在第二天,那洪水蒸发之后,他们就跟官方告辞,又开始四处神逛。如今的火灵气威势大减,造成的压力也越来越小。

    这几日来,他们就靠走路丈量着灾变后的土地,还煞有介事的一一取名。

    比如艾丁湖,本来就比海平面低154米,是夏国陆地的最低点,而湖水本身的最深度,又有161米。如此一来,这湖就变成了一个超大超深的坑洞,根本望不到头,犹如幽冥深渊。

    然后小斋赐名:巨坑。

    再如约克逊县,此处号称风库,6级以上的大风日数,每年能达到100天,3-5月正是最强劲的时候。现在受异象催发,简直丧心病狂,大风炽热滚滚,似刀如火,人不可进,堪称禁地中的禁地。

    再再如沙山公园,这是利用库木塔格沙漠北段的绿洲接触带,建立的一个公园。现在绿洲自然没了,还往里延伸了不少。

    就是很神奇,火灵气平推过沙漠,竟然没有向别处那样变成灰白色,而是成了一种黑砂状的东西。质地坚硬,颗粒硕大,连绵起伏,风一吹,还发出咯吱吱的碰撞声。

    这黑砂就有用多了,各取了一大袋,准备回去炼制。

    诸如此类,俩人一路走一路挖,碰到稍微有点价值的东西,分分钟揣进怀里,就跟收废品的一样。木办法,修仙时代1.0,初级阶段嘛!

    此番动作,除了收集资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正是他们的老本行,绘制地图。

    别人不知道,他俩还不清楚么?火洲肯定会变成修士宝地,浓厚的火灵气是上佳的炼器原料,还有那一整座山的火矿石,还有里面的大怪兽……

    岂不美滋滋!

    …………

    转眼间,到了第十二日。

    雾气几乎停止了扩散,速度每秒钟不足0.1米,仅拼着残余之力,还在一故涌一故涌的蹭地皮。

    外围的浓度已经很淡,身体素质精干的士兵勉强可以进入。他们的安全距离在三十公里,再往深处,就会有生命危险。

    部队沿着雾气边缘,设了一圈防护带,同时大兴建设,以后便是长期镇守。

    这场异象灾祸,财力上的损耗就不说了,那是天文数字。最可惜的就是,火洲终究没有保住,还往隔壁扩了一点。

    当然,这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陇西省,沙州市。

    老者坐在办公室内,面色沉重的起草着一份报告。他很多年没有亲自写报告了,此次非同小可,自己执笔要放心一些。

    首先,火洲的区域肯定要重新划分,以异象的面积为基准,重定边界。以前是72000平方公里,如今是73000平方公里,涉及伊吾、仰吉、巴音和青宁三市一省,地盘都要缩减。

    其次,政府的财政消耗跟疯了一样,该如何填补,这也是关键议题。

    最后,桃花瘴隐瞒了,火洲隐瞒了,那以后还会发生异象,总有瞒不了的一天。所以他考虑再三,极为慎重的加了条建议:

    得想想办法,如何面对自己的国民了……

    良久,老者写罢。确定无误后,他将报告封好,又盖上绝密的印章,妥善收起。

    刚处理完,就听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进!”

    随着门开,助手大步而入,道:“首长,有几个事情得汇报一下。”

    “说吧。”

    他揉了揉太阳穴,往椅子上一靠。

    “卢道长和王道长已经返回天柱山了。”

    “嗯。”

    “顾先生和江小姐也在今天早上离开了,还委托我们把行李送到白城。就是天山的那块石头,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助手的表情特无辜。

    “哦,他们帮了大忙,我们应该做的,还有么?”

    “呃,那两位还留下一句话,说是给您的。”

    “什么话?”老者一怔。

    “我们去了躺山顶,火灵气已趋于稳定,以后也不会轻易爆发,你放心。”助手原封不动的转达。

    “……”

    老者眨了眨眼,感觉有点微妙。

    你放心?

    呵,自己升任这个位置以来,好像很久没有人对他这么说话了。

    “还有就是……”

    助手的声音忽然放低,贴在他耳朵边道:“安全部门传来消息,刚在乌木市抓捕了几名境外情报人员,身份已经确认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