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大灾祸(5)
    “火灵气最大的威胁,就是直接侵入内部,破坏生机。但它在扩张的同时,也在消耗自身的能量。刚才说了,这次异象并非无穷无尽,它肯定会衰竭。如果我们能提供大量的物质,让它消耗的速度超过火焰山爆发的速度,就有可能阻止扩散。”

    顾玙讲的相对抽象,但概念很清晰。

    火灵气干掉一棵草,一棵树,和一整片森林,消耗的能量绝对不同。而利用这个特点,可以尝试“人工喂食”,提前填饱它的胃口。

    “……”

    那帮人一听,都沉吟不语。半响,那个教授才问:“这是你的猜测,还是真实推论?”

    “各占一半吧,我们从葡萄沟上到山顶,就有点这个感觉。不过核心区威势太强,些许消耗看不出什么,如果在较远的地方,估计很明显。”

    顾玙顿了顿,又道:“我可以提供一点素材,你们尽快试验,应该很容易的。”

    “什么素材?”教授不解。

    “当然是火灵气了。”

    说着,他摘下葫芦晃了晃,又惊掉了一地眼球。

    不是他之前不给,也不是专家智障,而是爆发前的火灵气没有实质化,他们看不到,也检测不到,自然就研究不了。

    现在已经实质化,就是赤红色的大团雾气,起码肉眼看过去,就能判断它的变化。

    老者非常果断,当即拍板。众人的行动也很迅速,呼啦啦下楼,到了市里的科研所。

    那教授又问:“顾先生,您觉得用什么试验比较好?”

    “土和水吧。”他想了想。

    于是乎,专家准备了两个超大超大的透明容器,一个堆着大量的泥土,一个则是满满的清水。

    顾玙拔下塞子,随手一拍,从葫芦嘴中就飘出两道细弱赤气,在他的引导下,分别进入了容器。

    “……”

    在场人连眼睛都不敢眨,死死盯着里面。只见那两道赤红在空中盘旋了一阵,似感觉到了某种生机,嗖地俯冲而下,附在泥土和水面上凝而不散。

    异象给自然界带来的变化非常迅猛,一棵树眨眼就成了脆皮。所以没等多久,有人就大声喊道:“颜色变了!变了!”

    “水也少了!”

    众人齐刷刷的瞧去,先是那堆泥土,从棕黑色变成了棕色,还带着点灰白杂质。水就更明显,水位的刻度线妥妥下降了一格。

    而最惊喜的是,那两道赤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变细,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在心脏砰砰砰的跳动中,终于消耗殆尽。

    “可行!可行!”

    “对水的反应更强烈。”

    “我们需要大量大量的水,面积越广越好,越深越好!”

    “河流?河流不行,河水宽度太窄,区域太小,起不到什么作用……”

    科研人员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提出一个个构想,又被一个个否定。

    顾玙也跟着开脑洞,道:“虽然五行相克,但这只是普通的水,效果非常小。此处离天山不远,那里应该有被灵气孕化的水源。你们能不能运过来,然后升到空中……”

    “顾先生!”

    一个专家摇头打断,无奈道:“先不说从山里怎么运输,怎么用飞机承载,飞机有没有那么大的承载量,能不能飞到那个高度,再从空中浇灌……单说时间也来不及啊!今天晚上就抵达城区,五天就能铺满整个火洲,我们再高再快的技术,也不能像神那样凭空造物。”

    “哎,老王!”

    他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人插了一嘴:“我记着附近有处水利工程吧?”

    嗯?

    现场忽然安静下来,两秒钟后,又爆发出激烈数倍的讨论声。

    顾玙不明所以,问:“他们在说什么?”

    “就是一项引水供水的工程,在大河镇,源头是博格达峰。”有人解释道。

    博格达?天山?

    顾玙和小斋眼睛一亮。

    …………

    西北缺水,所以在普遍观念中,这里的水资源非常贫乏。但反过来,就因为缺水,才会建设更多的水利工程。

    西陲省的每个城市,只要有河流的地方,基本都有一座大坝。

    火洲的就在大河镇,离主城区不远不近,去年刚刚建好,库容为4024万立方米,可供农业灌溉面积6.02万亩。

    这种等级的工程,属于小规模,跟那些蓄水量过亿的大水库比不了。不过对西北的城市足够,这一带的饮用水和耕地,完全靠它提供。

    众人迅速到了镇子,见主体是座拦河大坝,坝身不算长,高二十米,溢洪道和涵洞也有些小巧。

    顾玙怀着期待而来,一瞧就有点心凉,不过再看看湖水,心凉中又带着一丝希望。这条河从博格达峰流下来,虽然没啥太特殊的属性,但也比普通的水要强。

    “顾先生,怎么样?”老者问道。

    “我先试试。”

    他摸出青皮葫芦,又催发出一道火灵气。那赤红色在湖面上盘旋一圈,没像之前那样凶威赫赫,竟然很快消失了。

    “哇哦!”

    “有用有用!”

    全场欢动,甚至有人喊出了声。没办法,压抑了这么久,总算有了点释放的东西。

    “水可以,但跟异象相比,量还是太少了。具体怎么操作,你们决定。”

    顾玙道了声,就让出了地方,他算仁至义尽了,再帮不了什么。

    老者也明白,没有强求,立即召集专家开会。会议紧张而快速,没有长篇累赘,每个人都用最简洁的语言表明观点:

    “水库的面积太小,我建议立刻开闸,让水扩散到下游区域,与河流汇成一片,这样能保护更多的地方。”

    “我们不能百分百确定结果,贸然开闸,可能会更糟。”

    “那我们就守着这座水库等死么?”

    “……”

    老者一声不吭的听着,这就是考验决断力和担责任的时候。

    他低下头,又看了看流域地图,从大河镇,到艾丁湖乡,再到尔亚乡、恰格勒乡、坎迪乡等16个乡镇,河流从西到东,刚好在火洲城的外围兜了一圈。

    如果开闸,不能保证16个乡镇全在其中,但一半是没问题的。

    “……”

    不过他还有些犹豫,毕竟是大事件。而此时,不知谁说了句话,突楞楞的传到自己耳朵里。

    “反正也没有更糟的了,为什么不试试?”

    更糟的,更糟的……

    “好了!”

    他紧紧闭了下眼睛,随即又睁开,道:“准备开闸放水!”

    ……

    现在临近黄昏,按时间估算,下游涨到一定的面积,跟红雾抵达的时间相近。

    众人齐聚控制室,老者亲自下令,“开闸!”

    “是!”

    一人凛然应道,随即扳下开关,又按掉一排按钮。

    “轰!”

    “轰!”

    随着闸门打开,巨大的水流以每秒4000立方米的速度从泄洪孔奔腾而下。几条黄龙喷薄而出,那是河水夹杂着淤泥沙土,咆哮翻腾,极其壮观。

    水流飞滚坠落,又撞击在谷底的岩石上,转瞬间,巨浪再度腾起,在空中化为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轰鸣声震耳欲聋,如同万马奔驰,金龙狂舞。

    上游的鱼也被冲了下来,二十米高的落差造成的冲击力,以至于鱼头不见,只剩下一条条青色鱼身漂浮在河面上。

    顾玙和小斋站在安全地带,只听涛声如雷,槽沟里的河水就像煮开了锅,浪沬横溢,一股头的向下游冲去。

    上游与下游融汇到一起,上游的河又连绵不断的提供着能量,转眼就漫延一片。水位猛涨,很快淹没了河道,冲入村庄民宅。

    而不远处,却见天空火红,正是灾祸袭来。

    “首长,快撤离吧!”

    “……”

    “首长!这里都是山路,脱离不便,再不走就危险了”

    “……”

    助手百般劝说,老者才深深看了那天水一眼,抹身离开。

    他六十多岁,还不算太老,这一遭,已然堵上了全部的政治生命。当然他也不后悔,这样的人物,只要决定做出,就是认定了价值。

    众人麻溜上车,绕着山路一点点远离,最后到了开阔平地,才停下来远远观望。

    “哗哗!”

    “轰!”

    水位早超过了警戒线,大量的流入居住区。沿河的房子全被淹到二楼,还有遗弃的农田,破烂的篱笆院,古老的村道和牲畜圈,都泡在了水里,并且越来越深。

    “扑通!”

    一处小院在洪水的冲刷下,不时有房屋倒塌。青灰色的砖墙抹去,露出里面的卧室,卧室中又空无一人,更显悲凉。

    不知不觉,洪水漫盖了众多乡镇,汪洋一片。

    时间上,现在已是夜晚。天光却未显漆暗,因为远处的那只魔鬼,终于到了近前。

    那红雾就像染料一般,慢慢遮掩了天空,吞噬着一切。大坝两侧的山体,本有些嫩嫩的绿色,结果雾气漫过,变得死灰凄厉,全无生机。

    “哗哗!”

    下面的河水还在流淌,那声音似在挑衅着对方。于是下一秒,大量的雾气化作一条条赤蛇,倾天压来。

    葡萄钩的那条小河很浅,水量也不多,眨眼就蒸发干净。这次却不行了,那巨浪奔涌咆哮,竟然抵挡住了攻击。

    刹时间,红天黑水交接一处,互相撕咬、争斗,映的人间不似人间,地狱真如地狱。

    “……”

    顾玙和小斋望着远方,从山到水,从天到地。

    只见红雾在慢慢减少,水在迅速蒸发,大团大团的蒸气挥散到空中,本应凝结成积雨云,但空中全被雾气遮盖,蒸气半上不下,就那么在中间盘旋。

    随着越聚越多,这片区域已经成了大蒸笼,红雾与闷热的湿气混融,仿若下着一场酣畅红雨。

    他们有心情观景,旁人却魂飞魄散。科研组还在观测数据,足足一个小时后,才扯破了嗓子喊道:

    “没有推进!”

    “没有推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