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一十章 大灾祸(2)
    “我们只能送到这了。”

    那士兵停车,一脸严肃道:“它每秒钟会前进0.7米,我们会跟着后退。你放心,我们虽然后撤,但绝不会离开,直到你出来!”

    “……”

    卢元清看着那张黝黑刚毅的面孔,忽然涌出一股很特别的感觉。修道之人,很难有军人那种舍身为国与子同袍的热血豪情,但不妨碍自己能理解,对方的坚定与决心。

    “谢谢!”

    他也很郑重的道了声,推门下车。刚迈了两步,就听身后声响,却是红云逼近,车辆后退。

    卢元清顿了顿,没有回头,大步跨过了警戒线。这一下,就觉得一股烤灼炽热的火灵气,丧心病狂的袭来。

    他顿时运气调息,压迫感才为之一松。再放眼瞧去,只见赤蒙蒙一片天地,混乱疯狂,辨不清过去未来,仿若亘古之荒野。

    看着这片景象,心中莫名跳动。

    以前在观中隐修,为的是得道成仙。而如今,又发现这世界是如此的精彩变幻,自有一股踏遍河山,领略天地的向往。

    修自身,识万物,本就是修士的观念,到了先天,才终于有了机会。

    “呼……”

    卢元清控制着呼吸,均匀且有节奏的吞吐,最低消耗的节省着能量。

    甭看他踏入先天不久,由于后天返先天的缘故,自幼就在修习内气,一点点的积累上来,基础打的极牢。尤其运气调转之灵活纯熟,更是远超旁人。

    他不敢耽搁,快步往前奔走,一头扎进了红雾中。

    火焰山临近的四面地区,早就成了死地。一路走来,满是干瘪的动物尸体,如同一具具完整又残忍的标本。

    花草树木更是直挺挺的立着,表皮黑灰,不见生机。他好奇心起,走到一棵杨树旁,伸手一碰。

    “哗啦!”

    没有树心,没有任何物质,只有一层薄薄的脆皮裹在外面。就像残留在香烟上的那截烟灰,轻轻一弹,便化作了无数碎片,尘埃落地。

    “……”

    卢元清呆立片刻,终是叹了口气,将一些碎片和小动物的尸体收起,装进一个布囊中,又抹身向前。

    赤云升腾,红雾弥漫。

    在这方世界,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不知走了多久,步子渐渐缓慢,终于有些不适,他也有准备,立即摸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含在嘴里。

    这是秘制丹丸,一颗就能补充大量的身体能量,来路也有点神奇——张守阳主动给的。

    天师道首重符箓,其实外丹术也很强大。《龙虎山志》就有记载,张道陵居鹿堂山,炼九转神丹。

    一转之丹,服之三年得仙;二转之丹,服之二年得仙;三转之丹,服之一年得仙;四转之丹,服之半年得仙;五转之丹,服之百日得仙……而九转之丹,服之三日得仙!

    当然,现在别说九转,连一转都没了,只剩下一种类似保命的药丸。张守阳一共才八颗,直接给了一半,看来那日对谈之后,这位天师道的嫡传也有了些想法。

    卢元清得借丹药之力,支撑着继续行进。

    “呼哧……呼哧……”

    又艰难的行了一段,他停下步子,已感不支。没办法,还要保存回去的体力,不能再走了。

    他抬起头,透过层层红雾,一座庞大暴躁的山体侧面出现在视野里。

    山顶浓重的火灵气,竟形成了一个漩涡状的气团,在空中翻滚沸腾。而那些红云和浓雾,就像火山喷发一样,连绵不断的从山顶升起。

    他目测了一下距离,还有好长一段。虽然不甘心,但也无能为力。

    “……”

    卢元清抿了抿嘴,刚要回身,忽地脚步一顿,似瞥到一个黑点在远处移动。

    咝!

    他睁大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赫然是一个,哦不,是两个人影!

    有人!在这里?

    他瞳孔骤然收缩,牢牢的钉住那个方向。

    只见突峭凌绝的岩石上面,有两道细小的人影,仿佛两只戏闹的飞鸟一般,在漫天火云之下你追我赶。

    山顶那磅礴的压力,对他们而言,似乎都不存在。

    “……”

    卢元清呆立原地,就见二人飞纵了一段,又起身几个跳跃,瞬间消失在山背面,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顾玙!”

    “江小斋!”

    他脑中第一时间就浮现出两个名字,在这一刻,如同两尊神祗般从天而降,砰的一声,将所有的念想都压在了下面!

    什么道门,什么隐忍,什么谋划,通通烟消云散。

    卢元清站了好久,直到周遭的火灵气灼烤着皮肤,面上的迷茫和惶恐才一扫而空,反倒愈发坚定。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

    他一挥长袖,快步回程。

    …………

    “我刚才好像看着个人。”

    顾玙脚下不停,忽然嘀咕了一句。

    “哪里有人?”

    “离挺远的,就一个黑点戳在那边,一动不动……”

    他这么一说,自己也不太确定,道:“算了,爱谁谁吧。你还撑得住么?”

    “还能挺一会。”

    小斋擦了擦汗,状态比他差了不少。

    食气法的优势,就是修习速度快,并且积累深厚。雷法属于精英型,重质不重量,她在山顶一顿狂奔,难免有些吃不消。

    顾玙一见,便拉过女朋友的小手,以便随时度气。

    话说爆发伊始,他们就感觉到了。葡萄沟已经彻底完蛋,那条河就在眼皮底下慢慢干涸,还有数百亩的葡萄架和杨树林,全成了灰秃秃的脆皮卷,一碰就碎。

    那些房屋相对完好,但也是时间问题。

    他们先在山脚查看一番,然后上了山,打算往里面走走。没啥目的,就是亲眼见证了一次大灾祸,莫名的有种历史参与感。

    “这里应该最浓厚了。”

    俩人在山里跑了一阵,便停了下来,各自取出青皮葫芦,收了几道火灵气。

    顾玙又蹲下身,敲了块山岩在手里掂了掂,皱眉道:“跟之前的感觉很不一样,可能会变成真正的火矿石,就是不知道要多久。”

    “果然啊,对普通人是现世浩劫,对修士却是日后乐土。”

    小斋也看着四周,叹道:“先出去吧,然后去那个山洞瞧瞧,我总觉得他们把地点设在火焰山里有古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