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零八章 火洲爆发
    三月末,火洲。

    七十多万人已经全部撤离,大批的科研人员和军方人员进驻。他们主要是观测数据和护卫工作,对异象变化起不到什么实质作用。

    其实挺奇妙的,一座城市即将消亡,原本的人们天南海北,一去不回。反倒一帮外乡人,见证和陪伴了最后一程。

    此时正午,在火焰山景区内,原本就不大的广场显得更加凄凉,那根金箍棒状的大温度计孤零零的戳在八卦炉里,笔直冲天。

    而后面的赤褐色山体,小道荒废,再无游客踪迹……哦不,还有一位。

    小斋就大大方方的坐在山岩上,周遭火云升腾,如一条条赤蛇在山顶游窜。此处的火灵气威势最盛,常人一分钟都呆不得,对她来说,却是修习雷法的好地方。

    有个词叫,天雷地火。

    通常指自然界的恐怖力量,也指男女间的情欲萌动。这两种元素习惯性的被联系在一起,天雷为乾,地火为坤,一拍即合,然后快乐的搞事情……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总之呢,小斋忽然发现,在山上修炼,只要金雷之气一动,周遭数十米的火灵气就跟抽风了一样,拼了命的想与其交合。

    她不得不运起十二分的力气抵御,金雷很快就消耗一空。然后她打坐调息,再去撩,再掏空,再撩,再掏空,如此反复,耐操度竟然强了不少。

    于是乎,她便天天来此,一坐就是大半天。

    木办法,雷法修习缓慢,如果顾玙五年到人仙,她起码得八年。就像金雷之气,已经修了一年时间,才堪堪接近无漏境。

    “呼……”

    待日头偏斜,小斋吐出一口长气,终于收功。

    她没走台阶,几个大步飞纵下山,经过温度计时照例瞥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气温为:27.3℃。

    妈卖批!昨天还是23℃,今天又特么涨。自春季以来,火洲的异象变化一天一个样,远超预估。

    小斋摇了摇头,上了一辆破车,往葡萄沟的方向开去。这破车不晓得谁扔的,俩人偶然发现,就很不客气的占用。

    一路荒凉,她开回了农家院,院中无人,楼上传来一股熟悉的气息波动——那是男朋友在炼制法器。

    她没有打扰,自去厨房准备饭菜。

    食物是官方提供的,不精致,营养倒足够。土豆芹菜,黄瓜西红柿,外加鸡蛋花,几道素菜搞定之后,她才喊了一声:“老顾,吃饭了!”

    “知道了!”

    上面回了话,不一会,顾玙颠颠下楼。

    其实小斋的厨艺很棒,只是俩人在一块,她掌勺的机会很少。而在葡萄沟的这几个月,她算下厨次数最多的了。

    “我回来的时候在周边转了转,情况不太妙啊。”

    小斋喝了口汤,道:“看来等不到立夏了,估计就在这几天。”

    “嗯,我的火云针也差不多了,刚好十五根。”

    顾玙想了想,道:“我们还是呆一段吧,看看什么进展,等平缓一些再走。”

    “那当然!千载难逢的事情,怎么能错过?”

    …………

    深夜,万籁俱寂。

    一只三角头的四脚小蛇忽然钻出了洞穴,约15公分长,表皮上带着黑色纹路。这是火洲特有的一种蜥蜴,名沙虎,极为耐旱,以小虫和植物块茎为食。

    它是夜间性动物,这正是捕食的好时候。

    “咝咝!”

    它慢吞吞的爬着,脑袋左右摆动,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蚁穴。

    蚂蚁可是好东西,沙虎明显有些兴奋,连忙俯身过去,先堵住洞口,再用两只爪子扒沙刨土。

    它的肚皮都贴在了地面上,眼瞅着就要饱餐一顿,却猛然一顿。

    古怪的三角头嗖地挺起,直愣愣的往不远处观瞧,暗黄色的瞳孔中,居然多了一丝不该有的莫大恐惧。

    “咝咝!”

    沙虎突然掉转方向,没了命的往前狂奔,四脚快速的交替行进,似有比天敌恐怖十万倍的东西在后面追赶。

    而那蚁穴一阵乱响,数不清的蚂蚁一并涌出,亦是疯狂逃窜。紧跟着,越来越多的小动物加入其中,有沙鼠,沙蛇,以及各种不知名的虫子。

    它们很快形成了一股洪流,而在它们背后,在无尽的黑夜中,仿佛有一条赤红色的吞天巨蛇,巨大的身躯盖住了整个夜空,似要将一切毁灭。

    “吱吱!”

    有一只沙鼠倒霉的落在了最后,浑身的毛刺竖起,面部完全扭曲,诡异又狰狞可怖。它拼了命的想逃脱,结果跑着跑着,身体骤然一僵。

    就像被巨蛇一口吞进了肚子,这小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抽干精华,生命枯萎,几乎转眼间,就成了一具硬梆梆的干尸。

    轰!

    巨蛇吞得血食,变得愈加亢奋。原本普通人不可见,如今已实质化的红色雾气铺天盖地,肆无忌惮的向四周杀去。

    ……

    “滴滴!”

    “滴滴!”

    火焰山2号观测站内,张浩猛地睁开眼睛。

    他是被警报惊醒的,站里有自动观测系统,一旦气温大幅度升高,超过了安全值,这个装置就会剧烈响动。

    “唔……”

    张浩从睡梦中醒来,脑袋还有点昏沉,可几秒钟后,就连滚带爬的扑到仪器前。偌大的显示屏上,一串串鲜红的数据,只让他头皮发炸!

    “报告报告!这里是2号站,2号站!”

    他抄起电话就打了过去,喊道:“观测数据超过警戒值……不是哪一项,是全部!全部!”

    啪!

    张浩扔了电话,随便披了件衣服,跌跌撞撞的跑出卧室。

    “快点快点!”

    “我艹他妈的,什么情况?”

    几名同事也听到了警报,在大厅集合完毕。站长的面色无比凝重,只冲他们挥了下手,一声不吭。

    众人出了门,站在外面的空地上,齐刷刷的向北方望去。每个人的表情瞬间凝固,在红与黑的交杂辉映下,如同浇铸成了一具具雕像。

    北方,就是火焰山!

    那边的天空已经变成了赤红色,热浪滚滚,红云升腾。而在这天空之下,是一座苍凉野蛮,散发着狂躁与炽热的巨大山体。

    这山体再没有以往的平静,如同一只苏醒的魔鬼,在远方震地咆哮,口吐火焰,要将世界烧成灰烬。

    更可怕的是,那片由于纯粹的高温使得空气扭曲变形,而形成的翻滚热浪,以及那片恐怖的红云,竟在往这边缓缓移动。

    “站,站长!”

    呆立了半响,张浩才咽了口吐沫,试图听听对方的意见。

    站长是个经验丰富的科研人员,带过不少考察队,经过最初的慌乱,已然镇定道:“我们离那边还有段距离,不要担心,先过去瞧瞧!”

    “哦,好好!”

    张浩颤颤巍巍的去准备车,一共四个人,带着监测仪器直奔北面。小车在夜色中行驶,就像待宰的羔羊,主动送入那魔鬼的口中。

    约莫二十公里的路程,开了一小段,就是一个字,热!三伏天,在大太阳底下暴晒,还喝不到一口水的那种热!

    几人汗流浃背,呼吸有些短促,强忍着又走一段,一哥们突然大叫:“你们看地面!”

    众人纷纷扭头,只见地上黑压压密麻麻一片,全是标本样的小动物尸体。被抽干了生命精华,悄无声息的堆集在四周,形成了一座露天坟场。

    “呕!”

    那哥们忽然捂住嘴,不知是恶心,还是身体难受,作势欲吐。张浩连忙把他放躺,拧开水灌了几口,又用湿毛巾狠敷。

    站长开着车,看对方略微好转,才问道:“多少度了?”

    “38℃!”另一人答道。

    “不是很高啊,怎么这么大反应?”

    他皱着眉头,鼓励道:“坚持一下,我们再往前一点。”

    说着,他踩动油门,又窜了几百米。那哥们的脸色愈发苍白,嘴唇轻颤,意识也渐渐不清。张浩忙着照顾对方,也给自己不断补水。

    终于,离火焰山十公里左右,四人都感受到了强烈不适。

    “撤!”

    勉强将数据记录完毕,站长特果断的掉头,逃命似的返程。

    结果走了三分之二,又听汽车的发动机开始剧颤,各种不正常的噪音,然后砰的一声。车前盖喷出一股白烟,四轮停住,却是发动机彻底报废。

    “艹!”

    站长锤了下方向盘,道:“我搀着他,咱们走回去!快快!”

    当即,四人下车,踉踉跄跄的走完最后一段,衣服全部湿透,连呼吸中都带着烤灼的热气。

    “扑通!”

    “扑通!”

    当观测站出现在视野中,浑身的压力也随之一轻,仿佛逃出了魔鬼领地,热度顿减。四人再支撑不住,接连倒地。

    “咕嘟咕嘟!”

    张浩又狠灌了一瓶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他再回头一望,更是触目惊心。

    原本还有些生命气息的荒原,一夜间变成了死地。那些野草、灌木、高树,就在自己眼前,从活生生的绿色,成了冰冷冷的灰暗。

    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震撼,以及带来的剧烈恐惧,让张浩瞬间崩溃。

    他神情恍惚,目光迷离,只喃喃重复着:“怎么办?怎么办?”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