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零七章 留守儿童
    “唔……”

    留守儿童龙秋站起身,抖了抖小铲子上的泥土,很不开心的支吾一声。

    她刚种下一株首乌,块根呈红褐色,皮质坚实,份量足,堪为上品。现在首乌普遍造假,动不动就人形首乌,千年首乌,都是扯淡。

    这株才几十年,已属难得。

    她出了药园,跑到河边把铲子洗净,又用棉布细细擦干,然后抬眼四望。

    冬去春来,经过几个月的生长,之前播撒的药材种子已经生根发芽,遍布满山。那些桃树也窜的老高,枝叶繁茂,还长了很多花苞,摇摇点点的缀在枝头。

    南岸的树丛清了一大片,又空出几亩平地,其中一块播了稻种,正等待出苗。有的已经冒头,青青嫩嫩,彰显着无限生机。

    一切一切都很好,就是有点冷清……

    “春播都要开始了,哥哥姐姐还不回来。”

    龙秋咕哝着,把铲子收进库房,又坐在草庐的石阶上发呆。

    她在苗寨就是独自生活,所以也没觉得不适。当然有点小埋怨,头一次迫切的希望山里收人,这样就能把自己解放。

    没办法,单说春播,就得经过出芽、育苗、插秧等一系列工作。即便有金蝉帮忙,她也非常难做。

    “哥哥说留给我一块玉石,炼制什么法器好呢?”

    她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一伸,就凭空出现一只小蛇,在掌心摇头摆尾。过了几秒钟,又变成了一只青蛙,鼓着腮帮子却叫不出声。

    最后,金蝉才变成了胖娃娃,纵身一跳,跟主人排排坐吃果果,小短腿晃来晃去,像极了两根白萝卜。

    “你可以飞着攻击,针蛊也是,血蚊蛊也是……”

    小秋摸了摸它的头,自言自语道,“那,那我就炼制近战的法器好了。咦,我炼一把剑怎么样?刚好姐姐教了我剑法……”

    金蝉或许能懂,可它说不了话,只是蹭了蹭主人的手背,一副乖狗狗的样子。

    话说去年年底的时候,金蝉没再犯病,小秋凭借自身实力,已能彻底压制。草鬼婆的寿命都很短暂,很大原因,就是被蛊虫吸**血,甚至反噬而亡。

    小秋算幸运的,碰上了哥哥姐姐,平日以灵气喂食、驯养,反倒把金蝉蛊养成了灵蛊。更通人性,杀伤力更强,潜力也大幅提升。

    “唉,算了,还是出去转转。”

    龙秋又坐了半响,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向谷外走去。

    她顺着刚铺好的石阶路下山,一直到了山脚下的那座建筑群。袁培基的行动很快,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建增大,现有屋舍数十间,占地近千平,妥妥的一座庄园。

    不仅如此,连路也修的平平整整,很有点开发区的意思。

    她此番过来,是盛天特异局约请,说有事相商。其实特没节操,两位家长都不在,找个留守儿童商量,明摆着欺负人。

    妹子首次主导,倒是不慌不乱,大大方方的进了庄园。

    江超凡等候多时,笑着招呼道:“龙小姐,我是分局调查处处长,姓江,初次见面。”

    “你好,我听说过你。”

    龙秋点点头,就那么戳着,直接问:“找我什么事?”

    “那个,你先坐,喝茶……”

    江超凡汗了汗,亲手给泡了杯好茶,方道:“我们最近配合道门,在开展一项整顿行动,紫阳观是其中之一。”

    “然后呢?”小秋眨了眨眼。

    “呃,程序是这样的,观主陈秋林要经过两轮考试,合格了,可以继续担任。不合格,则要留在盛天学习。”

    “哦……”

    小秋想了想,问:“还有什么?”

    得!

    凤凰山上多奇葩!跟他们对话,就不能用正常人的习惯。

    江超凡心里吐槽,又道:“如果不合格,紫阳观会暂时封查,等陈道长学成归来,才能重新开放。我这次来就是跟你商量,紫阳观……”

    “不行。”

    “什么?”

    “不行。”

    小秋摇摇头,道:“这山是我们的,你不能封。”

    “龙小姐,我们按章办事,也是没办法。”

    “不,这山就是我们的,你们不能封。”

    她不说什么“我考虑考虑,等哥哥回来,再跟你谈”,也不讲什么诡辩道理,就强调这一句:山是咱们家的,你特么没权利!

    小秋没有谈判技巧,但她不傻。

    第一,紫阳观香火不错,是景区收入的重要组成。别忘了,这收入是他们跟政府分成。凤凰山每年游客几十万,门票六十,年收入千万以上。

    如果把道观查封,利益必然受损。

    第二,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至于江超凡,表面上重视,心态上轻视。卢元清成了先天之后,就搞得很多人心思活络,对两位主儿的敬畏感也大大降低。

    分局研究了好久,还是决定试探一番。

    江超凡故意磨叽,掰扯来掰扯去就是不松口。小秋只觉得对方讨厌,干脆道:“人,你们随便带走,观得留下。我不想跟你说了,我走了。”

    一句话话撂在这,妹子抹身就闪。

    “哎,龙小姐!”

    江超凡还想追上去,刚跑了两步,就觉一阵腥风刮起。

    “咝咝!”

    从妹子的脑后猛然现出一只硕大的蛇头,血红的长信子吐出,竖瞳阴冷而凶残。那蛇头像飞的一般,呼的就扑了过来。

    “啊!”

    江超凡噔噔噔急退,扑通坐倒在地,不由眼睛一闭,状若等死。

    “……”

    但隔了两秒钟,毫无动静。他壮着胆子睁眼,只见大门敞开,外面淡天一片,人去无踪。

    “呼哧……呼哧……”

    丫吓得半天没缓过神,妈的,以后这活可不能接,太危险了!

    想当初在天山脚下,那软妹子差点灭了一个小队!凤凰山三位爷,谁特么是善茬?

    他勉强爬起身,灰溜溜的上车走人,回去还得向局长报告。

    态度很明显了,观主陈秋林已然成了一颗弃子。道门完全放弃,政府也放弃,之所以留着,只是三方要维持现有的局面。

    其实也挺好的。陈观主稀里糊涂,啥都不知道,正乐颠颠的筹备新春祈福法会。

    真是蠢人命大。

    ……

    白城,一处新建小区。

    何禾放了学,正陪着爷爷看电视。他们已经从红梅街搬出来,住进了安置楼,虽然很简陋,看着也不太结实,但总比几百人挤在简易房强的多。

    老头住了新房,脾气也好了些,他没有收入,全靠政府救济。对这些移民,官方还是挺包容的,只要别闹得太过,一般的条件都能满足。

    他们看的是盛天台,正在播送本市新闻。先是市领导开会,政策一片利好,再是乡镇民情,又是普遍看涨,然后是家长里短,老汉有一儿一女,都已结婚,结果女婿跟儿媳妇私奔巴拉巴拉……

    这些内容播完,通常就该结束了,今天却不太一样。

    “为打造关外重点宗教文化示范基地,发扬和继承传统道教精髓,盛天市政府、市道协共同决定,以太清宫为核心,开展一系列的推广宣传活动。从明日起,先行举办为期两周的道教文化展览,全程免费,欢迎大家参与。地点:三经街8号太清宫西殿,咨询电话,135xxxxxx。”

    嗯?

    老头一看,就觉得特二百五,新闻联播咋还整这出?

    小姑娘也在旁边瞧着,好奇道:“爷爷,什么叫示范基地啊?”

    “屁的基地!就是缺钱花了,忽悠人过去烧香拜佛,收点有钱人家的徒弟就更好了。”

    “那,那他们收男徒弟还是女徒弟啊?”小姑娘不理解。

    “管他是什么,你问这个干嘛?”

    老头敲了下孙女的脑袋,笑道:“除非我死了,你无依无靠的,找个收留的地方也好。”

    “呸呸!不许胡说,爷爷长命百岁!”何禾立马就不开心。

    “哈哈,好好,不说不说!”

    老头抱过孙女,脸上笑呵呵的,表情却是莫名心酸。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