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零四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卢师兄!”

    “卢师兄!”

    二人瞬间起身,齐刷刷的转头看去,期待中又夹杂着一丝不确定。

    卢元清一身蓝布道袍,梳着道髻,面容清和,似乎没什么变化。他见了二人,微一拱手,笑道:“有劳两位师弟了。”

    “不妨事,不妨事,我们应该做的。”

    南宫派弟子顿了顿,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问:“师兄,您,您可是……”

    “侥幸而已。”他委婉应道。

    轰!

    短短四个字,听在二人耳中却似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长春派弟子更是身子一歪,激动的难以自制,连连道:“我早就知道,早就知道!恭贺师兄晋升先天……哦,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说着,他脚步连踏,转眼离开。

    卢元清笑了笑,并未阻止,剩下的南宫派弟子有些慌乱,问:“师兄,您可有什么需要?”

    “我无事,你自己随意吧。”

    “哦,好好!”

    那弟子本想走的,可念头一动,又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小心在旁候着。

    卢元清不去管他,只坐在院中的石凳上,一会看看云,一会看看树,一会又闭目沉思。到了先天境之后,最大的感觉就是细致入微,入目所及,就像从低像素变成了高清屏,而且与自身的关联更加紧密。

    这种美妙感,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当!”

    “当!”

    “当!”

    崂山派的那位去了没多久,大殿的方向就骤然响起一阵钟声,一下,两下,三下……足足敲了十二声,余音仍在空山回荡。

    钟响过后,先赶过来的是一众道友。

    “师兄,恭喜恭喜!”

    “卢师弟,你这是先行一步,我等还需努力啊!”

    全真各派自是欢喜,卢元清的成功,为他们开创了一个新局面,以及鼓舞了强大的自信心。众人在恭贺的同时,亦不免暗自遐想,日后的自己是何等风光。

    张守阳等人站在圈外,神情压抑。两派斗了千年,没想到在现代,在大机缘来临之际,还是让全真走在了前头。

    晁空图眯着眼睛看了半响,忽地身形一动,高声道:“是真是假尚未知晓,诸位高兴的有点太早了!”

    “……”

    场面立时一顿,石云来微微皱眉,他虽然看姓卢的不爽,这会却得护着。刚要反唇相讥,却见卢元清上前几步,笑道:“晁师弟,莫非你还想比试一番?”

    “当然,不比怎么知道?”

    “好!”

    卢元清右脚一跨,牢牢的站在原地,不言不语,只是看着对方。意思很明显,你尽管来!

    众人见状,便不再劝说,呼啦啦的让开空间。一个是公认的第一,一个是手段无穷的茅山嫡传,俩人平时多有摩擦,但没真正比过。还有先天到底什么威力,自己的差距又有多少……其实都很好奇。

    而晁空图貌似嚣张,实则胆大又细密,此番主动试探,丢了脸不怕,不知对方深浅才可怕。

    “小心了!”

    他轻喝一声,右手一晃,指间就多了张黄色符箓,再一抖。

    “噗!”

    那符箓无火自燃,泛着黑黝黝的古怪光芒。

    “北方黑帝,太微六甲,血食之兵,敢有红鳞,去!”

    晁空图口念法咒,就见那符箓黑光大作,迅速凝聚,最后竟化成一道如长刀般的奇形兵刃,通体乌光,带着尖啸和血腥杀气,破空而去。

    “黑杀咒!”

    卢元清也是一惊,两派相争,忽有熟知。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此等杀招,更没想到一下就直戳戳的扔过来。

    符分五品,黑杀符在第五品中,杀伤第一!

    他刚刚晋级先天,面对这种压箱底的功夫,丝毫不敢怠慢。当即双手挥动,宽大的袍袖在手的带动下,竟划成了两个圆圈。

    小周天功急速运转,刚生出的一点先天之气,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砰!”

    那奇兵与气劲相撞,抵挡了片刻便消散在空中。晁空图法咒被破,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往后急退。

    卢元清也不好过,身形晃了几晃,强行稳住。

    “果然是先天境,佩服!”

    晁空图拱了拱手,退到张守阳身侧。在此之前,对方的实力虽比自己高出一筹,但也不是太离谱。

    结果一入先天,完全是质的飞跃,就像孩童面对着一个强壮成人,只有打闹的份儿。

    “师弟承让了!”

    卢元清也拱了拱手,同样心思复杂。晁空图堪为正一前三,果然非同小可,若非自己升级,还真的不敢硬接。

    “哎呀,卢道长,恭喜恭喜!”

    “来晚了!来晚了!”

    仿佛故意掐着时间,这边刚比试完,政府那帮人就冒了头。一窝蜂的涌到跟前,众星拱月般将其围在中间。

    卢元清刚刚出关,跟着就是一场打斗,还得应付这帮家伙。一大堆无营养的废话说罢,一人才讲明来意,首长有请。

    他自然不能拒绝,跟众位道友暂别,跟赶场一样的又匆忙下山。

    ……

    没办法,政府急啊,急不可耐的急。

    卢元清被请到山中的科研基地,马上就迎来了一次测试。跟上次相近,只是多摆了两张长桌,一共三张桌子,共三十块灵石。

    仇纶等专家,官方代表,军方代表全部在场,死死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说实在的,卢元清很需要休息,但他更清楚此刻的重要性,妥妥的强撑。只见他不紧不慢的从桌前略过,直到第三张时,才伸手拈起一块石头。

    接着,他大步走到仇纶面前,笑道:“只有这一块。”

    刷!

    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向仇纶,老头则抿着嘴,缓慢又笃定的点了下头。

    “哇哦!”

    “我就知道行!一定行的!”

    “哈哈,这下太好了,干什么都方便了!”

    刹时间,大家进入了一种极其兴奋的状态,这一年积累的沉重压力终于有了宣泄口。仇纶也笑得满脸褶皱,连声道:“总算有自己的人才了,总算有了!”

    之前受人限制,心里老是不安稳。他们不在乎啥叫先天,只要证明对方有感知灵气的能力,那就万事OK。

    而卢元清通过了测试,终于得到了休息时间。

    这一路过来,那些人毫无来由的,毫无商量的,毫无客气的,就把他视为政府门下,视为听命的一员。

    他感受着这种官威与自信,面容淡定,屹然不动。

    转眼到了晚上,他又被带到一间屋子,那位军装老者已等候多时。

    “我是军旅出身,你乃修道之人,一切过程我们省略。”

    老者非常直接,道:“国家正是用人之际,很需要你的帮助,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定将竭尽所能。”

    卢元清微微行礼,垂下眸光,看不清其中意味。

    “好!你师父果然没有看错!”

    老者一拍桌子,似褒奖似警告的来了一句,又道:“你放心,国家绝不会亏待你们。你有什么需求,现在就可以提出来,我们尽力满足。”

    “……”

    卢元清沉默片刻,开口道:“立齐云道院一事,不知还算不算?”

    “当然算!你第一个成功,自然就是主持,道院的建设由你做主,我们绝不干涉。”

    “包括招收弟子?”

    “这个例外,我们已有规划。”

    老者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我们的意思是,先在各地宫观开放权限,招收适龄孩童。有了一定基础后,再选拔进入道院。”

    “就是说,道院以后便是上上院,任何门派宫观都是下院?”

    “可以这么理解。”

    “也好。”

    卢元清思索许久,方点了点头,继续道:“第二,我想去火洲。”

    “哦?给我个理由。”老者颇为意外。

    “我学成一身本领,总不是窝在山里自赏的。”

    “哈哈,有志气!你去可以,但现在还不行,等春季过后,异象爆发,才是你施展的机会。”

    “……”

    卢元清又是沉默,道:“那便无事了。”

    “真的没了?”

    “没有。”

    “好,你先回去吧。”

    老者看着他离开,不由敲了敲桌子,此人不简单啊!

    原本以为,他会借机提出扶持全真,打压正一之类的条件,政府也做好了相应准备。结果咧,人家只字未提。

    要么是真忠厚,要么是真深沉。

    …………

    盛天,特异局。

    局长谢跃年得到消息后,简直弹冠相庆,拍着桌子大乐:“好好!有一个就有两个,有两个就有一打。过不了多久,上头就应该分配了,我们位置重要,一定要抢个厉害的。”

    “就是就是,挨着凤凰山,成天担惊受怕啊!”江超凡立马应和。

    “那个,局长,我不是泼您冷水。我就怕到时候来了人,结果干不过人家啊?”另一位处长道。

    “啧!不懂了是吧?”

    谢跃年点了点他,道:“那位顾先生的境界是先天,那位卢道长的境界也是先天。同一境界,就算差能差到哪去?”

    “呃,或许吧。”

    那人挠了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对。

    ……

    京城,白云观。

    静室内,李清之放下手中信笺,缓缓走到窗前。北方正是寒冬,帝都刚下了一场大雪,街道建筑全覆上了一层白色。

    中轴线的紫禁城,四下的胡同,还有那过往的园林、王府、梨行等等,现代化的气息似在雪中消褪,这座古老又发达的城市,难得显出一点历史的沧桑。

    白云观更是老建筑,青砖飞檐,朱门黑瓦。

    李清之看着皑皑庭院,一时间有种穿梭长河的恍惚感。那张信笺就在案几上,是卢元清的亲笔手书,介绍了一下最近情况,颇为简略。

    别的话也不敢写,这都是被官方监控的。

    但是,知徒莫若师,全真出了道门的第一个先天,李清之不仅不欢喜,反而忧心忡忡。

    “唉……”

    他叹了口气,喃喃道:“希望你没走错路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