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二百零二章 冲击先天
    萨满教是巫觋的变种,曾广泛流传于游牧民族之中,囊括了关外至西北的大片区域。

    它的核心就是万物有灵,日月星辰、山川水火、花草树木,甚至某些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存在,尤其是对祖先亡灵和神的崇拜,更是教义基础。

    萨满教是个统称,分支众多,都具有地域特点。比如关外,白山黑水,有些氏族便崇拜熊。比如西北,高原草甸,有些氏族就崇拜雪山。

    他们的传承,都是源于巫觋时代的巫术秘术,非常注重与“灵”的沟通。

    现在,小斋猜测张维那帮人与萨满教有关,或许就是车师国覆灭之后,侥幸传下来的一些后人。

    当然了,他们并不很在意对方的准确身份,你不来惹我,我也懒得理你,你既然招惹了,那我肯定要怼回去。

    而且是,见着一次怼一次,直至灰灰。

    搞定这些,小斋把鬼面的图样收好,顾玙则将桌上的棉布卷起,裹着那只恶臭尸体揉成一团。然后神念一动,手心就生出一股赤红色的光,带着强烈的灼烧感。

    “噗!”

    那棉布一触即然,顿成一团火焰,并且越来越旺。不多时,棉布燃成灰烬,又顺着马桶一冲,毁尸灭迹。

    “我越来越觉得你的针好,升级潜力巨大。”

    小斋看着他的动作,赞道:“你再研究研究,能不能转换形态,可攻可守。”

    “嗯?你是说这样?”

    顾玙一怔,随即把七根火云针都招了出来,七道赤芒首尾链接,又组成一柄短剑的样子。而他伸手一握,竟然握住了火剑,真的如挥剑一般,冲着虚空劈去。

    “呼!”

    那赤红色的锋芒狠狠劈下,空气就像水潭一样,激荡出一波炽热的气浪。那气浪猛烈的射向墙壁,小斋身形一闪,就挡在前面,然后双手挥动。

    “噗!”

    “啪!”

    眨眼间,气浪就被雷光困在掌中,迅速抚平。

    而紧跟着,顾玙一松手,火剑又分散开来,重组成一个空心的圆盾在身前漂浮。

    “之前的青玉针只有物理属性,变化不多。现在的火云针是法术属性,灵活度要高上不少。”

    顾玙收回法器,思索道:“如果把七十二根全部炼成,确实能可攻可守,但这不是转换形态,只是自由组合。如果真想改变形态,还得有什么机缘,才能再次升级。哎对了,你神识修到什么程度了?”

    “可以外放。”小斋道。

    “那正好……”

    说着,他就翻出一个大包裹,里面是剩下的那块青玉石,道:“我拿了足量的,有没有想炼制的法器?”

    小斋瞅了瞅那石头,笃定的吐出两个字:“锤子!”

    “啥?”

    “锤子!”

    “大姐,你认真的?”他蛋疼。

    “我是雷公,当然要用雷公锤了。”小斋一脸严肃。

    屁!我信你才有鬼了!

    “你修的是雷法,自身灵气温养,就用不着火灵气炼制。小秋的进度应该差不多,也是刚刚外放……哎呀!”

    他忽地一顿,道:“今天新年了,是不是给小秋打个电话?”

    “新年?”

    小斋眨眨眼,汗道:“忘一干净。”

    出来三个月,音讯全无,就剩个倒霉孩子看家,也是够够的!于是乎,两个没良心的粑粑麻麻摸出手机,发送了视频通话请求。

    “嘟嘟嘟……”

    “嘟嘟嘟……”

    过了好久,那边才接通,露出一张水沉沉的小脸,声音平静的可怕:“哦,原来是哥哥姐姐。”

    “呵呵……”

    俩人有点心虚,顾玙先问:“呃,你干嘛呢?”

    “刚吃完饭。”

    “吃的什么?”

    “不记得了。”

    “……”

    一句话噎死,小斋推开男朋友,凑到屏幕前道:“这段有没有人来交易?”

    “有三个,我收了一个,是株灵芝。”

    “什么来路?”

    “说是岭南齐家的,他们那里得天独厚,很适合药材生长。我跟他谈了谈,可以长期来往……”

    将正事的时候,小秋还是挺认真的。俩人掰扯了几句,小斋感觉气氛缓解,便道:“我们还得过一段才能回去,你自己在家……”

    “过一段是多久?”龙秋打断。

    “四月份吧,或者三月份。”

    小斋一瞧,就心知不妙。果然,妹子又变成一张清水脸,硬梆梆道:“好,我知道了,没别的事我挂了。”

    啪!

    大大的黑屏中,映着瑟瑟发抖的两个家伙,“完了,孩子生气了!”

    …………

    过了新年,火洲愈发的像一座死城。

    往年的平均气温,大概在-12℃—-2℃之间,今年却整整提高了10℃,完全没有寒冬的样子。

    老板和老板娘走了,钥匙给顾玙留着。偌大的葡萄沟,竟然只剩下他们俩人。

    政府睁一眼闭一眼,默许他们居住。其实也没心思管,整个国家的能量运转起来,一切都在为移民服务。

    七十多万的人口,已经送走了大半,仅有少数的人还在挣扎。当然,有的真是故土难离,有的只想多讹些钱罢了。

    阿克逊县,伊拉湖乡。

    这里有八个村落,总人口才一万多,如今六个村子搬空,还剩两个村子成了大难题。

    而在一处简陋的院子中,妻子正抱怨着:“家里没有菜了,市场也关了。我们还是搬吧,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怕什么?村里还有十户没走呢,要出事也是一起出。”

    那个满嘴黄牙的男人躺在椅子上,毫不在意。

    妻子却惴惴不安,道:“那他们断水断电怎么办?”

    “哈,那我就躺到乡政府门口去!你放心,上次跟他们谈,都快要松口了。这次再……”

    男人成竹在胸的教育妻子,忽地话音一顿,兴奋道:“你听,是不是汽车声?”

    女人侧耳一听,果然有隐隐的汽车轰鸣从远处传来,只见丈夫站起身,道:“来了,我出去看看。”

    话落,他就出了院子,站在乡间的土路上举目一望。

    只见尘土飞扬,遮挡了大半视线,而待尘土散去,先露出一辆黑色的大车前脸。紧跟着,后面一辆、两辆、三辆……居然是一溜车队。

    男人顿觉不妙,双腿有些打颤。

    “嘎吱!”

    “嘎吱!”

    眨眼间,车队在村口一堵,呼啦啦下来一帮特警,全副武装。为首一人喊道:“全部带走!”

    “是!”

    齐刷刷的一声回应,震得男人彻底慌逼,就见两个人冲到跟前,钳子般的大手拧住胳膊,再用力一按。

    “你们干什么?”

    他半跪半站,姿势极为难受,脑地被压到最低,声嘶力竭的吼道:“为什么抓我?凭什么抓我?”

    “别吵吵!”

    腰部传来一阵剧痛,还没出口的言语,瞬间卡在了喉咙里。

    而与此同时,从周围的邻居家中,也接二连三的赶出村民,都是哭天喊地。特警分的很清,对男的毫无情面,对女人和孩子倒很有分寸。

    “我们不要钱了!我们这就走……呜呜……”

    “不要钱了,不要钱了,呜呜……”

    那男人被压着,往卡车那边移动,耳边似传来妻子和孩子的喊叫声。他浑身扭成了一团,跌跌撞撞也是哭喊:“对对,我们不要了,我们这就搬!”

    然而没人搭理。

    队长捧着本子站在路中,有一个人上车,就划掉一个名字。到最后,有属下过来:“报告!共三十七人,实际押送三十五人!”

    “少了谁?”他脸色一沉。

    “xxx,xxx。”

    属下报了两个名字,道:“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喝了农药,安排送医了。”

    “……”

    队长沉默,他对这里的情况清清楚楚,虽然大部分是讹钱的,但有两个老人例外。

    都是孤寡,一辈子生活在村子里,无亲无后。他们不想要钱,就是不想离开,那些药怕是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一天。

    队长心下凄然,可是没办法,只能叹了口气,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村庄,转身上车。

    …………

    天柱山,齐云道院。

    正是早饭时间,正一和全真两派传人,仍然泾渭分明的坐成两拨。他们吃的还是灵米粥,就是稍稍浓稠了一些。

    经过多半年的服食,大部分人已经适应了灵米的效用,修为也明显提升。现在不定标准了,你觉得能承受住,那就多吃;承受不住,就还吃你的清汤寡水。

    饭堂内非常安静,连匙碗碰触的声音都听不见。道士吃饭不妄言,但每人的表情都很微妙。

    由于性质特殊,他们能得到关于修行界的一切消息,自然包括火洲。异象刚发现不久,整个道院就知道了。

    好家伙!天地异象,一来就是一座城!这场面搞得人心痒痒,特想去瞧瞧,可他们也知道,本事不到家,去了也白费。

    张守阳端起碗,一口干了粥底,冲左右两边略微示意。

    他慢悠悠的走向门口,忽见一人急匆匆的跑进来,差点撞到自己,定晴一看,却是全真青松派的一个年轻弟子。

    “何事这么慌张?”他问。

    “诸位,诸位师兄……”

    那人没理他,反而站在原地,眼中带着兴奋的光:“卢,卢师兄宣布闭关,准备冲击先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