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反应
    中原,南豫省。

    一座三线城市的旅行社内,一对情侣坐在沙发上,正捧着单子看价格表。他们是本市大学的学生,今儿出来逛街,偶然瞥见这旅行社,就进来瞅瞅。

    眼瞅着要放寒假了,就琢磨去哪儿玩一圈,顺便打个节前炮。

    “去南中吧,那边暖和。”男生提议。

    “有点贵啊,四飞5000,没有便宜的么?”女生显得很懂事。

    “那边正严查呢,廉价购物团全取消了,现在全是豪华团。虽然贵点,但食宿条件好,绝对没有购物环节,并且保证安全。”老板笑道。

    “可五千还是,还是算了……”

    女生也想去,但俩人的经济水平一般,舍不得花那份钱。男生又看了一会,忽道:“咦,天山冬天还有团啊?”

    “冬天不少人去呢,风景独特,而且现在是淡季,价格优惠,双飞五日才1800,非常合算。”老板极力推销。

    “乌木,达康,天山……哎,怎么没火洲啊?那边好像挺近的。”女生很仔细的看下来,不由奇道。

    “不太清楚,我也是听总社安排,好像火洲的线路全部取消了。”

    “哦……”

    俩人看了半天,始终没决定报什么团,只好先行出来。

    回去的路上,男生就坐在公交上玩手机,一声不吭。女生略微不快,扯着男朋友的胳膊,问:“你干嘛呢?”

    “没事,刷会微博。”

    男生递过手机,道:“正好看着火洲了。”

    女生接过一瞧,只见一条条新闻排列,热度颇高:

    “继XX大坝工程之后,夏国又一项重大工程启动。”

    “七十万移民工作已经展开,绝保妥善安置。”

    “世界最大光伏电站为何选中火洲?专家为您一一道来……”

    女生划动了几下,颇为古怪:“这新闻有点简陋啊,说的不详细。”

    “嗨,爱建啥建啥,管我们什么事!”

    男生抻了个懒腰,一把搂过女朋友,只合计着待会去哪儿吃饭。

    对他们而言,火洲是座老远老远的城市,七十万人口也只是个数字概念,几分钟就抛在脑后。

    ……

    西南,某市

    某个住宅区的密室内,二人相对而坐。一人年纪略大,头发有些斑白,另一人神情阴鸷,赫然是张维。

    “他们已经有所行动,这也是我们的机会。”老人垂着眼,似乎有意不用正面看人,声音也跟外貌完全不符,竟然有些尖细。

    张维的目光也在闪烁,好像害怕跟他对视,问:“要发动在火洲的教徒么?”

    “不!上次你轻举妄动,险些暴露,还折了三个战力。这次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就由他们去。迁移七十万人口的财力支出,损失整个地区的自然资源,即便是庞然大物,也要缓歇一阵。等明年异象完全爆发,才是我们出来的时候……嘿嘿!”

    老头忽然笑了两声,听的人极为难受,又道:“我最近研究祖先传承,已经有了些眉目,或许可以用秘法强化人体,达到更高的境界,那火焰山的灵气必不可少。嘿嘿,真是老天保佑!”

    “哦?那有没有什么损害?”张维奇道。

    “无非损些寿命,与恢复祖先荣光相比,这算什么?”老头缓缓抬眼,张维赶紧低下头去,强令自己不去看那对红色的鬼瞳。

    ……

    火洲,乡间。

    宽敞的院子,一对中年夫妻正干着闲活。女人拿着两只干干的玉米棒子,交互那么一搓,玉米粒就扑簌簌的掉进簸箕里。

    她搓了几棒,有些心不在焉,忽问道:“我说你到底怎么想的?乡政府可挨家挨户走呢,听说就三个月期限,必须搬走。”

    “我管他什么期限,说的好听,还政府工程征用,不就是拆迁么?”

    男人脖子一梗,咧着黄牙笑道:“钱给足就成,不然谁也不好使。我跟老六、老八他们商量好了,到时共进退,不满意就不搬。”

    “那,那不会出啥事吧?这次力度可大。”女人担心道。

    “他们更不敢闹大,一家叫钉子户,十家就叫谈判,法不责众知道么?”男人满不在乎。

    没办法,像这种超大规模的移民工程,后期的安置工作相对简单,反倒前期的动员工作极为艰难。

    官方采取了跟桃花瘴相似的宣传手段,多管齐下,相互补足。

    在大的方面:火洲要建设科研基地和光伏电站,国家征用土地、房屋,需要集体迁移。而迁移方式,又分集中安置、分散安置、主动落户和政府安置等多种选择。这些人将分散到11座中原城市,落户、上学和就业政策一路绿灯,那边的小区也是刷刷的盖。

    这是利。

    而另一方面,火洲的气候异常有目共睹,专家放出一些怎么说怎么都能圆的观点,合理煽风,科学点火,促使群众主动撤离。

    这是害。

    如果到最后,还有不愿意搬的,那对不起了,没那个工夫再扯,直接强制执行。

    ……

    阿善县,金矿矿场。

    本县是火洲的资源重地,除了两处小型金矿,另有钠硝石、煤矿、膨润土等多种矿物资源。

    这个金矿在10年前开掘,从一个小矿坑慢慢扩展成现在的85米深,92万平方米的大坑。整个采掘的过程,就在这坑中完成。

    一堆一堆的整矿或碎矿石,铺满了坑底,中间隔出距离,便形成了一条条通道。每天有十几辆卡车在通道间穿行,往外运送矿石。按平均来算,每1吨的矿石能提炼出2克黄金。

    老张就是位卡车司机,工作年头与矿区同等。他这会没干活,而是蹲在一个角落,无聊又沉闷的左瞧右看。

    矿区每两周要爆破一次,以便挖掘新的矿石。今天是爆破的日子,那边还在准备,所有人员暂且停工。

    老实说,他在这干了十年,最近却明显的觉出一丝异样。

    按领导的话讲,这叫劳动迎新春,百天大会战。以前也搞过,一般从12月份到春节之前,全员撸开膀子狂干,然后奖金多多。

    但是今年,感觉不太一样。

    有点拼了命似的,不像大会战,反而像抢收。仿佛这金矿明天就没了,能挖多少是多少……

    “咻!咻!”

    他正想着,忽听矿区响起了一阵尖锐急促的哨声,同时还有广播提醒。老张立时起身,会同工友,开着车一起跑到了上面的山丘。

    “咻……咻……”

    哨音又响几次,戛然而止。安全员确认无人后,紧跟着,埋在地下孔洞的炸药引爆,就听轰轰轰,如雷声闷响,天摇地动。

    老张抻着头往下望,只见整个矿坑尘烟滚滚,久久不散,似要掩埋掉这片密布伤痕的土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