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自觉不足
    两天后,火洲。

    在一处背阴的地方,顾玙拿着电话,正在听女朋友疯狂吐槽:“无聊啊!无聊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堂堂禅宗祖庭,竟然菜鸡如斯!你知道藏经阁什么安保等级么?一个油腻和尚,几个摄像头,没了!我去,扫地僧呢?”

    有扫地僧也被你怼死了……

    顾玙翻了个白眼,道:“行了行了,你搞出那么大阵仗,现在怎么样,没人找上门吧?”

    “有啊,不过我闭门思过,找不到我。哎对了,我这两天查了好多资料,还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那天柱山不是有个三祖寺么?有人说里面的和尚被赶出来了。”

    WHAT?

    三祖寺可是禅宗三祖的祖庭,在佛门地位崇高,这都能被强拆?顾玙有点惊奇,道:“看来政府很果断啊,他们认准佛家没有神通?”

    “别的我不知道,禅宗妥妥没戏。”

    那边哗啦呼啦的翻着书页,又道:“我最近在研究佛学典籍,禅宗讲究的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如果真是这个标准,哈,我还真不觉得有人能修成佛。”

    小斋的语调中,充满了一种强大的戏谑和鄙视。

    话说北魏时期,达摩祖师东渡,在少林寺传下禅宗一脉。此后,又有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相传。

    弘忍有两个弟子,一是慧能,一是神秀。二人理念不同,时有争辩,那两首非常著名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论,便出自他们之手。

    而弘忍圆寂之后,俩人分道扬镳,各立分宗。

    神秀立北宗,是渐悟法,以“坐禅观定法”为依归,渐进禅法,渐修菩提。惠能立南宗,是顿悟法,以“即心即佛”为依归,不拘泥坐禅和观定。

    从功法上看,北宗才是正道,讲究慢慢来,一步一步来。南宗的门槛极高,要求上上根器,就是最上等智慧的人,然后言下顿悟。

    意思是:你一说,我一听,咔咔就见到了自己的本性、本心,顿悟成佛。

    但是从宗派发展来看,南宗却灭掉了北宗,北宗在唐末就已失传,如今传世的都是南宗一脉。

    这也是小斋鄙视的理由,在她眼中,禅宗就是自绝根本,不作不死!

    “佛门十宗,资料要收集好久,我算有得忙了……”

    小斋哀叹一声,又问:“哎,你那边怎么样?”

    “我还以为你不问呢。”

    “哟,我不问,你有小情绪了怎么办?”

    嘁!

    顾玙撇了撇嘴,把遭遇张维、鬼面,以及去火焰山一探,狼狈折回的事情讲了一遍,道:“我也是一头雾水,摸不清是什么来路。不过我打算在火洲住些日子,收集点火灵气,看能不能把青玉针炼化一下。如果可行,我再去趟天山,挖块青玉石出来。”

    “怎么突然就积极向上了?”小斋奇道。

    “没办法啊,对战经验越多,越知道自己的不足,我总得提升提升。”他也心塞。

    自顾玙出道以来,会的就是食气法和幻术,以及跟女朋友学的拳脚外功。要知道,食气法和雷法是不兼容的,二者要求的心性不同,理论不同,修炼方式也不同。

    它们不是单纯的法术,或者神通,都是堪称立派之本的主功法,这叫道统。道统这东西,可以兼修的非常非常少。

    想当初,顾玙就提过,想让小斋也学食气法。还好小斋拒绝了,不然只能走他的路子。

    至于幻术,可单挑,可群战,但受于灵力和神识限制,他一波发出去,最多能影响七八个人。这个道法的威力,完全取决于自身的实力,实力越强,幻术也越强。

    能跟食气法在一起的法术,怎么可能菜?所以他从未轻视过,只是幻术的潜力在将来,并非现在。

    除此之外,便是那两枚青玉针,除了快准狠,貌似也没别的优势。

    喏,这就是问题了!他发现自己的攻击手段不多,在应付无意识群体,比如那帮虫子的时候,有点无计可施。

    更悲催的是,如今是末法时代,没那么多选择。只能在现有的资源体系内,尽可能的利用、开发。

    …………

    烈日当空,白剌剌的刺眼。

    谷中的溪流慵懒的流向远方,水面沉沉的静,掀不起一丝欢快。偶尔有风吹过,也是裹着一股闷热和干燥,让人情绪焦躁。

    “啪!”

    顾玙挂断了电话,又瞅瞅四周的葡萄架子,蔫巴巴的无精打采,枝叶萎靡,勉强能带来一点阴凉。

    他从火焰山出来后,没回城里,直接在葡萄沟住下。而在回来的途中,他顺便收集了一葫芦火灵气,为的就是做实验。

    他穿过葡萄架,又略过一片休闲区,进了一家小旅馆。住客不多,二十几间屋子,只住了四五间,甚是可怜。

    顾玙回到屋里,将门锁好,在床上端坐,然后从腰间解下一只青皮葫芦。这葫芦有十二公分长,上下匀称,通体碧玉,倒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嗤!”

    他神念一动,一道青光在面前凭空出现,慢悠悠的在屋内盘旋。他右手托着葫芦,左手拔掉塞子,右掌运气鼓动,里面的火灵气受此一激,嗖地就窜了出来。

    轰!

    屋内的空气震荡,瞬间被热浪填满,仿若蒸笼。

    火灵气的特性,就是非常敏锐,有强烈的攻击性。顾玙操控青玉针,故意挑逗一二,果然,那道火红色的云气就像逮住了目标,突然蜿蜒而上,直奔青光杀去。

    眨眼间,红云便与青光纠缠在一处,难解难分。

    顾玙不敢怠慢,当即神识一扫,将二者裹入其中,然后祭出神炼法,小心翼翼的试着炼制。

    所谓神炼法,就是用灵气温养,用神识淬炼。这个灵气,一般指自己体内的灵气。而现在,他要借用外物来炼制法器,理论上可行,实际操作就难了点。

    “嗤!”

    顾玙的精神高度集中,一眨不眨的盯着虚空。那红云极为暴躁,对青光又非常敌视,无论怎么引导,都不肯平缓下来。

    砰!

    约莫十分钟后,终于爆出一声细响,红云消耗殆尽,青玉针也有些黯淡。

    “……”

    顾玙顿了片刻,没有灰心,而是闭目调息。待精气神恢复,他又拔掉塞子,重新引出一道火灵气,再次试验。

    如此这般,连续三次,葫芦中的存量全部用完,皆以失败告终。

    顾玙却不忧反喜,就在最后一次时,隐约抓住了一丝感觉。

    当即,他又放出青光,看着那红云爬升,将其笼罩在内。他不动声色,反而控制青玉针不要抵挡。

    那团红云包裹着青光,上下游动,而慢慢的,它却主动分出一缕云气,似要侵入其中。顾玙操控着青玉针,就像迎接女朋友一样,让云气毫无阻拦的深入,然后……

    就是此刻!

    他眸子一闪,带着些喜意,神念一动,毫无保留的卷了过去。紧跟着,神识如触手般刺进青光,裹着里面的一丢丢红云,开始强行淬炼。

    这次就清清楚楚,火灵气完全没法抵抗,只能被其揉圆搓扁,一点点滋养着青玉针。

    “呼……”

    过了好半响,他神念一收,青光稳稳的落在掌心。五公分长短,比绣花针略粗,两端尖锐,貌似毫无变化。

    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不同,带着一丝极其微弱的灼烧感。

    可行可行!

    顾玙总算松了口气,难啊!这就是末法时代的悲哀,如果有名师指点,起码少奋斗二百年。可现在,一切都得自己摸索。

    神炼法也不愧是古时通用的炼器法诀,应用性果然强大。

    按照他的构想,火灵气对一切生命,一切生物,都有一种天生的吞噬和破败力,甚至包括灵气。

    等青玉针炼制完成,对敌就不再是单纯的快准狠,而是附着火属性。

    甚至说,他以后多多炼制,那一大波蓬勃射出,噗噗噗,简直满天骚浪。

    (晚上还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