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飞贼
    顾玙这边心塞郁闷,却不知女朋友那边,也是搞得鸡飞狗跳。

    少林寺,藏经阁。

    这藏经阁在三十年前重建,是寺内的重要景点,平时也对外开放。总面积600多平方米,共有三楼,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图书馆。分为“少林寺”、“宗教”、“哲学”、“社会科学”等多个种类,还有阅览室、经藏密集室和古籍室多个区域。

    今儿举办佛事活动,正职僧人都去参加,只在楼下留着一个看门和尚。

    小斋直接翻到了二楼,只见空旷无人,厅堂冷落。她蒙着面,鬼鬼祟祟的溜了几圈,简直大失所望。

    “扫地僧呢?大欢喜菩萨呢?难近母呢?怎么连个毛都没有?”

    她嘀嘀咕咕的吐槽,没办法,除了高高的书架和一卷卷的经书典籍,神马都没发现。甚至说,还有一个多媒体的电子显示屏,就挂在正厅墙上,闪动着PPT解说词。

    拜托!

    你可是少林诶,禅宗祖庭诶!搞这种现代化的东西相当违和好伐?

    她摇了摇头,顺着走廊拐了几拐,又到了一个专门的小厅。

    “咦?”

    小斋眼睛一亮,见厅**着一尊两米多长的白玉卧佛,面目精致,线条神逸,侧躺在莲花床上。而卧佛旁边,却是一扇紧闭的木门,上有名牌:古籍室。

    “阿弥陀佛,打扰了!”

    她冲着卧佛拱了拱手,装得跟真事似的。随即,丫身子一拧,就跳起来半米多高,小手往门上的监控摄像头一拍,那摄像头嘎吱吱响动,瞬间报废。

    紧跟着,她又贴到木门边,掌心在锁上一按,啪嗒!

    这古籍室是藏经阁的重地,专门设置了一个内外锁,要两个人同时持两把钥匙,才能打开。不过她暴力拆解,轻松松的推门而入。

    里面的书本也不少,一眼望去,皆是沧桑历史,各代孤本。最牛逼的,便是一个柜子上标注着:宋刻本《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堪为镇阁之宝。

    小斋对这些没兴趣,直接略过经卷,只查找功法秘籍。

    “十二坐像身。”

    “菩提刀。”

    “大普门杖。”

    她一排排扫过去,忽地一顿,伸手抽出一本泛黄破旧的古书,扉页上三个大字,《易筋经》!

    “啧,还真有《易筋经》啊!”

    小斋顿时来了兴致,这本书可谓大名鼎鼎,尤其被无数小说和影视剧演化之后,更是增添了不少传奇色彩。

    随便在网上一搜,全是《易筋经》秘籍,真假难辨。当然,少林寺也从未公开过。

    她怀着强烈的好(ba)奇(gua)心,翻开书本,见开卷写着:

    “佛祖大意,谓登正果者,其初基有二:一曰清虚,一曰脱换……所云清虚者,洗髓是也;脱换者,易筋是也。”

    这没啥好说的,继续往下看,又见:

    “易者,乃阴阳之道也。易即变化之易也。易之变化,虽存乎阴阳,而阴阳之变化,实存乎人。弄壶中之日月,搏掌上之阴阳……”

    嗯?

    小斋摸了摸下巴,这特么是佛教典籍?佛教典籍你跟我说阴阳?

    而随后,她越看越神奇,越看越刷新三观:

    “夫人之一身,内而五脏六腑,外而四肢百骸,内而精气与神,外而筋骨与肉。”

    “易筋以炼膜为先,炼膜以炼气为主。然此膜人多不识,不可为脂膜之膜,乃筋膜之膜也。脂膜,腔中物也。筋膜,骨外物也。”

    “此法必先炼有形者,为无形之佐……有形之身,必得无形之气,相倚而不相违,乃成不坏之体……”

    不多时,小斋看罢这篇总论,简直一脸懵逼。厉害了!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就知道膜????

    她对道门的历史轶事了解颇深,对佛家却不太熟悉。目前最普遍的说法,《易筋经》为达摩祖师所著,但就她看到的内容,去他妈的蛋!

    什么阴阳,精气神,有形之身,无形之气……这明明是道家的概念!

    她又往后翻了翻,这册子非常薄,十几页都是理论叙述,而到具体修炼的部分,书页却很突兀的残缺,就像有人故意扯去。

    “少林,哦不,整个佛门的水都很深啊……”

    她喃喃自语,眼睛又闪又亮。

    先捋一捋时间线,佛教自汉代东来,魏伯阳刚好著《周易参同契》,首次阐述了金丹理论。至南北朝时,达摩东渡。再至唐朝,玄奘西行,佛教完全的本土化,佛门十宗立。

    然后,吕洞宾引入佛家理论,奠定金丹体系。宋代全真教立,金丹为天下道统……还有这本古怪的《易筋经》,假借着佛名,通篇却是道家理论……

    啧啧!

    小斋摸不着头绪,索性掏出大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无视男朋友的未接来电,啪的又重新关机。

    她将书本放好,正想再转转,忽听外面噔噔噔的脚步声响。

    “呼哧……呼哧……”

    一个穿黄色僧袍的胖大和尚,急慌慌的上了二楼。他独自看门,抽卡抽的正嗨,结果冷不丁一抬眼,哎呀我艹,一个监视屏黑了,还是最核心的古籍室。

    他爬上来后,没看摄像头,直接往屋里奔。

    “咣!”

    那严实的木门被他一碰,忽悠悠的竟然开了。和尚一激灵,又见右侧的窗户大开,这是进贼了!

    他连忙跑到窗前,刚好看见一个蒙面人像只扑拉燕一样,轻飘飘的翻下楼去。

    和尚先是一蒙,有种时空错乱的敢脚,什么年代了还有飞贼?而一秒钟后,他反应过来,智障般的大喊:“抓小偷!抓小偷!”

    …………

    “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是故须常念……具一切功德。慈眼视众生。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

    前面的大雄宝殿内,释明宗带着两序大众和十方善信还在诵佛念经。《普门品》已经念到末尾,再有两段就要结束,正此时,忽听身后嗡嗡嗡的一片吵杂。

    这声音盖过了佛音梵乐,直戳戳的传到释明宗耳朵里。他偏头瞄了一眼,监寺也皱着眉,不得不起身查看。

    “谁丢东西了,怎么还有贼啊?”

    “好像是后面喊的,怎么回事?”

    胖和尚那一嗓子,在外面的游客听得清清楚楚。本来就无聊的某些人,立时精神起来,齐齐扭头围观。

    隔着偌大的庭院,在高树掩映之中,只见一道身影从楼上跃下,落地毫发无伤。那人身子一转,像只轻巧的狸猫,滴溜溜的绕过藏经阁,转眼消失不见。

    而左右两侧,呼啦啦的跑出护院僧众,一起向后面追去。

    “那位女菩萨是谁啊?竟然夜闯少林!”

    “你怎么知道是女的?”

    “看头发啊!卧槽,这趟没白来,这年头还能看着武侠人物!”

    众人议论纷纷,情绪高涨,这个逼,我能装一年……

    此时天色已黑,寺内灯光亮起,小斋踩着青砖地迤逦而行,不时回头瞧上一眼。

    一帮大和尚追的要死要活,始终保持着十米距离,想靠近一点,却是彷如天堑。如此跑了一段,一人忽道:“师兄,她好像奔后山了。”

    “后山?”

    为首之人一喜,道:“打电话,让武僧院帮忙!”

    少林寺有个武僧院,就在后山之中,前身是专门训练武僧的机构,不过现代社会,就变成武术学校之类的地方。

    这帮护院和尚,多是从那里毕的业,当即联系对方,请求支援。

    好家伙!

    一时间,寂静的后山喧嚣四起,人声鼎沸。足有二十多人顶着光溜溜的脑袋,还拿着木棍木棒之类的武器,乌央央的开始搜山。

    这帮人成天习武,精力爆表又无从发泄,正憋的蛋疼。结果一听,嗬,居然胆大包天的来少林寺行窃,分分钟组团打野。

    “那边,那边!你们过去瞅瞅!”

    “到底几个人?我听说七八个呢,这是团伙啊!”

    “现在这贼可以啊,敢来这偷东西,让我逮着,看我不把他……哎,哪儿呢!”

    一人拎着棍棒划拉着草丛,猛然大叫一声,指着一个方向。众人一瞅,果然,有一道纤细的人影飞速而过。

    一个十几岁的小和尚离的最近,热血迸发,颠颠就冲了过去。

    “别跑!别跑!”

    他边追边喊,刚跑了几步路,那贼似乎听他的声音稚嫩,居然驻足回头。

    “哟,小和尚挺帅的。”

    嗯?

    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人像个鬼一样,飘飘忽忽的飞了过来。一双璨如星河的眸子,对自己打量一番,摇头道:“就是糙了点,还是我家老顾白嫩……我不跟你打架,自己玩去吧。”

    话落,那人又像个鬼一样,飘飘忽忽的没入林中,不见踪影。

    “……”

    那孩子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

    他在这练武三年了,总觉着都是糊弄人的把式,想退出又下了不决心。但是这一刻,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沙沙!”

    “沙沙!”

    小斋提气纵身,足下连续轻点,转眼就甩开了众人。她本想往山下走,可似乎迷了方向,出了常住院的范围,闯入一片静林之中。

    她略一辨认,找准南面,抹身又开始飞奔。

    咱们说,她千里迢迢跑过来,就是看看佛门动态,碰上几个高手再好不过。结果特失望,特挫败,佛门比道门还要奢侈浮夸,欲念横生,猛敛钱财,指望他们能修成佛?

    不过还好,也算有点收获,那本《易筋经》着实古怪,得好好查一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