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巫觋
    夕阳沉落,夜色将至。

    这个小区是挺标准的布局规格,前面是多层住宅,后面是别墅。别墅不多,只有七八栋的样子。

    但奇怪的是,除了背后这栋亮着灯,其他的屋子都很暗淡,似乎没有人住。小区的甬路和绿地也非常冷清,好似一片鬼楼。

    “……”

    顾玙略一打量,心中已然有数。

    他又看了看围住自己的三个家伙,两男一女,皮肤的颜色都很古怪,有点灰白发青的感觉。面上更是毫无波动,就像三个没有意识的活死人。

    “顾先生,我们由衷希望你能加入,最好不要伤了和气。”

    他一回头,只见张维站在门口,旁边还跟着那个王茜。

    “你这个逻辑也是很溜啊……”

    顾玙觉得特无聊,好端端的来招惹我,自己还一副委屈的德行。他懒得废话,脚下一踩,就直奔张维,擒贼先擒王。

    张维眼睛一眯,并未惊慌,似乎早有准备。只见王茜伸手一拍,刷!从上面降下来一道透明的,不知什么材质做的大门,刚好挡在了门口。

    “当!”

    顾玙的指尖与其相碰,竟发出金属相接的清脆声响。他微微皱眉,刚想再试一次,忽听身后传来一声:

    “吼!”

    犹如野兽怒吼,一股强烈的劲风随之袭来。

    “砰!”

    他随意往后一抄,拳掌相对,他纹丝未动,对方噔噔噔退出数步。

    咦?

    掌上传来的力气,让他有些惊讶,身形骤然一转,斜斜的飘出数米,拉开距离。再抬眼一瞧,却是其中的一个男子站在面前,个子颇高,体型壮硕,脖子上有道古怪的黑纹。

    这一拳,似乎点燃了信号。

    另一个矮瘦的家伙,摸出一枚阴森森的白色骨牌,往掌中一拍,口中念咒。紧跟着,一股无形的波动喷薄而出,在空中呼啸盘旋。

    与此同时,那名女子也摸出个奇怪的透明小瓶,里面装着两只诡异的婴孩木偶。她拔掉塞子,对着瓶口一吹。

    “呜呜……呜……呜呜……”

    夜空中突然起了一阵怪响,似风声呜咽,似孩童哭泣,令人毛骨悚然。而刹时间,别墅前的空地阴风大作,虚空中似有气流凝聚,最后化成了三道黑气。

    “去!”

    俩人齐齐一指,那黑气带着尖戾的呼啸,直直冲向顾玙。

    这是蛊虫?

    顾玙念头一转,又随即否定,不对!小秋的金蚕蛊虽然诡奇,但也是天地而生,属于自然造化。

    而这些东西,倒像用某种阴毒秘术强行炼制,满是恶气怨念,一看就是邪魔外道!

    “呜……呜呜……”

    那黑气转眼到了跟前,又分从三个方向扑来。

    他脚步先是横移,再斜向一踩,好像从不可能的角度跨了过去,这一下,身子就转了个圈,刚好避过左右两道。

    他有心试试,便迎着当前的一道黑气,张开五指一抓。

    “哧啦!”

    仿佛冷水滴进了滚油,强酸腐蚀着地板,那黑气往掌心一撞,顿时滋啦啦的翻滚沸腾,并带着一股强大的啃食力,似要将他的血肉吞噬干净。

    好厉害!

    顾玙心下一惊,运足灵气五指一握,可那黑气瞬间分散,从指缝间窜出,又在空中合为一处。

    他这边暗叹,孰不知,那边更是惊恐。来此之前,已经想尽了对方的实力,结果呢,还是有些低估!

    那男女对视一眼,同时咬破舌尖,各往骨牌和瓶中喷了口精血,再一指:

    “去!”

    黑气得精血加持,显得愈发疯狂,并在空中逐渐成型,竟显出三只婴孩的鬼脸。一只较大,另两只为一男一女,却似双胞胎儿,皆是血瞳大口,狰狞恐怖。

    “缠住他!”女人喊道。

    “吼!”

    那粗壮男子一听,挥拳攻到身前,打算近身牵制。三只鬼脸也重新扑下,一时间,顾玙被团团围困。

    四打一!

    他神色凝重,丝毫不敢怠慢,这大概是出道以来,最难搞的一场拼斗。

    “呜呜……”

    “吼!”

    顾玙身形一闪,便躲过一只鬼脸,那男子张着双臂扑将过来,似要把他死死勒住。只见他足下一点,凌空跃起,嗖地翻过对方。

    可没等落地,又觉背后阴风阵阵,他不及多想,直接抓住男子后背,用力往后面一扔。

    “啊!”

    那男子被啃个正着,发出一声惨叫,表皮血肉以极快的速度干瘪、枯萎,然后扑通一下,只余一具干尸摔落在地。

    好机会!

    那女人大喜,连忙操纵鬼脸扑了过去。对方刚刚落地,重心还没调整过来,怎么看都是避无可避!

    “呜……”

    鬼脸也兴奋的发出尖啸,眼瞅着就要将他吞掉,却见顾玙一挥手,突然从体内飞出一道青光,划破长空。

    “嗤!”

    那青光一闪,一下怼了个通透。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又是一道青光飞出,“嗤!”

    两只双胞小鬼被其穿过,猛然一顿,竟似感到了莫大的疼痛,形态也削弱不少,变得若隐若现。

    “法器!”

    那二人大惊,只觉从尾巴骨钻出一股凉意,噼里啪啦的爆裂开来。原本的信心满满,瞬间挂掉了一半。

    “呜呜……呜……”

    “砰!”

    一时间,青黑二色在场中碰撞纠缠,上下翻飞,端的是眼花缭乱。

    顾玙操纵着两枚青玉针,灵气极速消耗。那鬼脸虽然单薄许多,可毕竟多出一只,尚有余力。

    他脑中急转,忽而念头一动。

    只见那空中,两道青芒再次迎上鬼面,就在将接未接之时,青芒突然偏了一点,直奔后边的饲主。

    “什么!”

    二人吓得魂飞魄散,麻痹的还有这种操作?

    顾玙拼的就是青玉针无以伦比的速度,果然,在鬼面攻击到自己之前,在对方惊惧的目光中,只听:

    “噗噗!”

    一男一女的太阳穴皆被洞穿,叫都没叫出一声,齐齐倒地。

    “呜呜……”

    而鬼脸失去主人,先是没头没脑的飞了几圈,随即更加狰狞,竟然掉转方向,扑到饲主身上,疯狂的吞食起来。

    这鬼面乃是一种非常歹毒的秘法,多是取三岁内夭折的孩童加以炼制。甚至从难产死去的孕妇腹中,挖出童尸修炼,极伤天和。

    所以这鬼面本身,就对饲主带着一种莫大的恶怨。一旦饲主有恙,稍微操控不住,必遭反噬!

    顾玙瞧它们吃的正欢,不敢松懈,又弹出两道气劲,咔嚓咔嚓,将那骨牌和瓶子击碎。

    两样东西刚一碎裂,就流出一地恶臭的黑血。那三只鬼面一顿,又变成了三团黑气在剧烈翻滚,似乎在奋力挣扎。

    “呜……呜呜……”

    不多时,它们终带着不甘和怨恨的嘶叫,在夜色中灰飞烟灭。

    “呼……”

    此刻,顾玙总算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有个学霸女朋友是挺好的。”

    刚才那黑气一化作婴孩脸,他就有些眉目了。因为小斋曾经提过一嘴,误打误撞的试试,结果还真成了。

    他正想过去查看,忽地神色微变,糟了!

    顾玙连忙抹身,从窗户跳进室内,果然,别墅里空空荡荡,后门大敞,张维、王茜二人早已溜走。

    妈卖批!

    他张口就骂了一句,什么破事这叫?我特么纯属躺枪啊,留下一地烂摊子,让我怎么搞?

    “呼……”

    以他的脾气性情都缓了好一阵,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上前查看。

    先是那粗壮男子,只剩了一具干尸,他捂着鼻子翻了翻,没发现什么线索。

    然后是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大,肤色诡异,就像长年见不着阳光,在山洞里生活一样。他又摸了摸身上,俩人胸前都有一道黑色印记,不是纹身,倒像天生的胎记。

    女人的地位似乎高一些,双乳间还嵌着一颗小珠子,没错,就是活生生的嵌在肉里。

    他犹豫片刻,还是抠出那颗珠子,贴身藏好。

    小斋说过,下茅山有养鬼术,但那种养鬼术应该没这么邪门。这对男女的传承,貌似更加古老,如果往上捋,能一直捋到上古时期,好像叫,巫觋。

    …………

    “扫把星!他就是个扫把星!”

    乌木市,特异分局的办公室内,那位童局长拍着桌子大喊:“他不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只要他一来,搞的是乌烟瘴气!三个人,死了三个人啊,你让我报告怎么写?”

    “……”

    一票手下闷声不响,谁也不敢触霉头。

    说起来也很可怜,那两位上次过来,就死了六个;这次独自过来,死了三个……诶,还挺讲究的。

    全国三十六家分局,乌木算最显眼的一批。因为紧挨着天山节点,有监控任务,而且那两位跟政府谈判,滚动历史车轮的一幕,就是在本市。

    童局长还挺乐的,存在感刷刷爆棚,结果真碰到事情,瞬间扑街。

    丫吵吵了好一会,才镇定一点,问:“调查有结果了么?”

    “没什么线索,三名死者的身份很奇怪,警方没有任何信息记载。那小区也是火洲的一个商人开发的,平时非常低调。”

    “那人呢?”

    “自杀了。”

    嘎!

    童局长顿时噎住,过了片刻,才忿忿道:“你们再跟他谈谈……不,我亲自去,问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呃,局长……”

    手下人瞄了他一眼,往上指了指,道:“人家不跟我们谈,直接找总局了。”

    (晚上还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