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下山
    “这就是火矿石?”

    静室内,小斋把那块石头抛上抛下,啪的又接在手里,笑道:“你说这灵气复苏也有四五年了,今年更是井喷。我还奇怪呢,天下这么大,怎么就草河口一个地方有异常。哈,果然不止!”

    “喂喂,别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顾玙伸出手,就要拿回石头,女朋友却忽然一撤,让其落了个空。他顿时变招,反手去擒对方的腕子,她左手展开,噼里啪啦的雷弧跳动,就往男朋友脸上摸去。

    顾玙不躲不闪,另一只手前伸,直抓向那块石头。

    “滋啦啦!”

    眼瞅着雷弧要贴上他的脸,转瞬又烟消云散。

    “有长进啊!你就笃定我不能摸你?”小斋奇道。

    “这么帅的脸,谁舍得?”

    丫得得瑟瑟的不要个碧莲,见女朋友眉毛一挑,还要继续怼,忙道:“行了行了,说正事……那火焰山离天山不远,要真是异象还好,万一是矿脉就恶心了。这东西想不出用处,哎,道门有跟火相关的功法么?”

    “功法好像没有,正一倒是有很多火咒火符,不太清楚……”小斋摇摇头。

    “不是有什么三昧真火嘛?”

    “屁的三昧!”

    她嗤笑一声,解释道:“三昧是佛教的东西,道家哪有三昧?当年吕洞宾著《指玄篇》,首次提出三昧真火,说心是君火,叫上昧;肾是臣火,叫中昧;气海是民火,叫下昧。升降循环,而有周天之道……咦?”

    她说着说着,也觉着神奇,道:“吕洞宾处于唐代变革期,这《指玄篇》是对内丹法的一次探索,但他为什么要引入佛教理论?”

    她冷不丁碰到一个疑点,蹙眉沉思,喃喃道:“王重阳自己称,全真道祖是汉代的王玄甫,王玄甫传钟离权,钟离权传吕洞宾,吕洞宾传刘海蟾,然后才传到王重阳。可王玄甫的历史资料从未见过,只有些许传说,到底有没有这个人都不清楚……而汉时佛教东来,全真又主张三教合一……”

    “小斋?”

    顾玙见女朋友自言自语,神情古怪,不由推了推她。

    小斋一晃神,猛地一拍他大腿,道:“老顾,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

    “你是说佛教?”他拿开她的手。

    “对啊!早在秦朝的时候,就有零星记载,说有沙门十八贤者赍经来化,老嬴压根不吊,直接关进监狱,然后半夜时分,有丈六金刚来破狱而出。不过以现在的说法,佛教是在汉代传入中土,刚好是古仙发现灵气衰竭的时候。

    那些大能开始寻求解决之法,分衍成尸解、外丹、剑仙、符箓诸派。但是,只有魏伯阳提出了内丹,王玄甫先不说,钟离权是发扬内丹法的,再到吕洞宾继续完善。到了王重阳时期,就是水到渠成的三教合一。”

    她摇了摇头,道:“我就想不通,别的门派都能坚守道门,为毛就全真引入外教理论?”

    “你的意思是,你想出去转转?”

    顾玙听她唠叨了一大堆,直接抓住重点,又道:“可我觉得,政府那么鸡贼,肯定不会忘了佛门。既然他们没举动,就说明没异常。”

    “他们是他们,关键是我很好奇啊!”小斋就像个发现新玩具的小孩子,眼睛里都闪着布灵布灵的光。

    “可我还打算去火焰山瞧瞧呢!那里可能是异象,晚去一天,或许就赶不上变化了。”他愁道。

    “简单啊!你去你的,我去我的,互不干扰。”小斋双手一分。

    若是别的女生说这种话,那保准是“你生气了,我没生气,那你到底怎么了,你特么连我生气都看不出来”的死循环。

    但她说不干扰,那就真的是不干扰。

    而顾玙想了想,没啥可争论的,两口子也没必要成天腻在一块,便道:“那好吧,就让小秋看家。”

    得嘞!

    可怜的小秋没有任何争取的权利,只能缩在山上装狗狗。

    ………………

    第一次交易会结束,下一次定在了三个月之后。在此期间,袁、雷、曾三家和白城政府就得大兴土木,各种修建。

    顾玙在山上丝毫不问,他得了那棵百年老参之后,就很小心的存放起来。像这种干参,用完就没了,以至于每次取用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负罪感。

    为毛不是活的呢?他始终觉得很遗憾。

    话说人参一般分四种,野生参、野山参、移山参和园参。

    野生参最少,是指自然传播,长于深山密林的原生态人参。野山参则是人工播种,再让其长于深山的人参,品质要次于前者。

    移山参是将参苗移植于山野而成长的人参,园参则是纯人工栽培的。

    对于野生参有一种说法,它对土壤养分的吸取极其霸道,凡长过参的地方,20年内寸草不生,50年内不可再次播种。

    人参是炼制聚气香的主药,种植的也最多。顾玙种的人参,属于后三者的结合,以凤凰山土壤的灵气程度,和对植物的挂逼加成,他还真想看看,能不能破掉50年这个定律。

    到目前为止,地主和地主婆的大农场,单论数量讲,主要产出有三:灵米、药材和米糠。

    俩人已经做好了规划,将南岸的密林清理出一大块,来年全部种米。北岸挨着黑棘林,不便扩展,只能少少的清出一溜。

    预计的田地面积,将达到6-7亩。

    谷外暂时不做考虑,适合的平地不多,俩人只是踩了几圈,播撒了很多药材种子。

    像人家谁谁谁的金仙大能,相中一块地盘,挥挥手便是满坑满谷的奇花异草,飞禽走兽。他们比不了,就得老老实实的积精蓄力,种地吃斋。

    还有那一袋袋的米糠,这玩意就是鸡肋,最后想出一个不是用途的用途:酿酒。酿酒的过程中,灵气肯定要流失,关键看损耗多少,以及酒水的质量。

    打算先试验一番,如果可行,也算多了一种产品。

    除此之外,那些桃树的长势也很棒,扦插的枝苗已经生根,到了一米左右。只不知来年开春,它们开花的时候,会不会生出桃花瘴。

    至于外山,现在还是旅游区,连山上的紫阳观都没动。那观主是全真支脉的支脉,草包一个,毫不知情,反而过的特欢实。

    如此过了几日,俩人准备完毕,时隔了多半年,终于再次出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