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济群生(3)
    不知不觉,太阳西沉,一道余晖从淡天抹过,染透了一片绚丽忧伤的云彩。天光有些许黯淡,蓝蒙蒙的又泛着一点灰色。

    何老头去邻居家串门了,留下何禾陪着龙秋。小姑娘本是精神恹恹,喝了药汤之后,瞬间满血复活。

    她超喜欢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小姐姐,拽着人家的手不放,劲劲的问:“秋姐姐,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你猜呢?”龙秋笑道。

    “你是大夫对不对?你煮的凉茶那么管用,大家都夸你呢!”

    “呵,我算半个大夫吧。”

    龙秋跳过这个话题,道:“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们,你们再喝两次,就不怕热天生病了。”

    “哇,真的么?”

    小姑娘忽然跳起来,显得很亢奋:“这里每天都有人晕倒,味道也臭臭的,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我也不爱喝那种苦苦的药,我就想早点搬出去,但是又怕生病,让爷爷担心……秋姐姐,你真好!”

    她说的不太有条理,龙秋倒是一乐,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你才见过我几次,就知道我好了?”

    “当然了!”

    何禾年纪小,但不代表不懂得道理,认真道:“我和那些叔叔阿姨认识好久了,但是我们家有困难,他们都不来帮忙。我们以前都不认识,你还能这么帮我们,你当然是好人了!”

    这话说的,直接在龙秋的心里头挠了一爪子,有些酥酥的痒。

    她刚想开口,忽听外面有人嚷嚷:“哎,怎么没电了?”

    “停电啊!不是通知了么?”

    “哦对对,我给忘了,这败家天气,简直不让人活了!”

    “哎呀,我也忘了……”

    何禾一听,吐了吐舌头,翻箱倒柜的找出一根蜡烛,庆幸道:“还好有一根,不然又得去买。”

    “去买怎么了?”龙秋奇怪。

    “你不知道,那家商店的老板可坏了,动不动就骂我们。好像就他是城里人,我们都是乡下人。”

    她把蜡烛点上,又道:“旁边又没有别的商店,反正,反正我是不爱去。”

    “……”

    这话没法接,龙秋也没感受过。俩人又坐了一会,她见天色渐黑,便告辞回山。

    何禾送她出门,还没走出村子,就见几个人疯了似的往外面跑去,目标正是那家便利店。随后,一阵吵嚷叫骂声响起,整条街都听得清清楚楚。

    俩人好奇,便转到那边观瞧。

    红梅街也停着电,黑乎乎的没光亮,只几间铺子点着蜡烛。便利店前围了好多人,一个女人正在哭喊:“你还我小生,你个遭雷劈的东西,你把我孩子弄哪儿去了?”

    “你们家孩子没了,我怎么知道?别特么在这哭丧,要点脸行么?”

    那老板面色涨红,也是很激动,喊道:“我就一卖东西的,我还负责帮你看孩子么?走走走,我要关门了!”

    “他明明来你这买糖,转眼就没了,你敢说你不知道?”

    “买东西的人多了,这黑灯瞎火的,我认识谁是你儿子?赶紧走!赶紧走!”

    老板似乎有点心虚,强装着脾气挥手轰人。女人不如他力气大,被推的连连后退,旁人看着热闹,嗡嗡嗡的议论着,纯当停电消遣。

    而那女人被推开,突然眼角一扫,瞄到地上的一个东西。

    她猛喊了一嗓子,过去捡起来,拼命往里面挣:“你还敢说你不知道?小生要是有个好歹,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哟!

    众人一瞧,那正是一块红色包装的糖果,才咬了一半,就掉在便利店附近。

    原本抱着无所谓的心思,这下就不一样了,纷纷道:“知道就说了吧,看把人家急的。”

    “就是,那孩子是跑出去玩了,还是怎么着了,万一有危险呢?”

    “报警!报警!废什么话,肯定跟这小子有关!”

    群众一围攻,那老板顿时毛了,急道:“我,我真没看清楚!好像有个小孩买完东西,站在旁边就吃,然后有俩人给带走了,我以为一家的呢……”

    得!

    这下说实话了。

    女人瞬间疯了,无缘无故带别人家孩子,妥妥的人贩子啊!

    她扑过去就要撕打,老板就往里躲,旁人有的帮忙,有的阻拦。一时间,整条街像炸开了锅,闹成一团。

    最后,还是有人吼了一嗓子:“行了!都什么时候了?先报警,大伙再帮忙找找!你也别在这闹了,找孩子要紧!”

    “对对,帮忙找找,叫小生是吧?”

    “哎,这不有监控么,去警察哪儿调啊?”

    “停电了,上特么哪儿监控去!”

    众人乱哄哄的各自散开,那女人就跟丢了魂似的,哭喊着往远处去了。

    “……”

    龙秋始终在外围观瞧,这会却上前转了转,捡起那块糖果握在手心,问:“记住了么?”

    嗤!

    金蚕特不爽的传来抗议,大姐,我不是狗好伐?

    她才不管,吩咐道:“顺着味道找,快点!”

    以她如今的实力,金蚕实在不敢硬肛,只得消停了片刻,然后乖乖指了个方向。龙秋一瞧,奔着那条胡同就追了下去。

    这周围都是平房,乌漆嘛黑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她瞅瞅四周,越走越快,最后嗖的跳了起来,一步就跃出老远,眨眼就消失在夜巷中。

    …………

    城东。

    这里属于白城边缘,见不到像样的建筑,多是未开发或者准备开发的杂乱土地。而在一座低矮的平房里,小男孩双手被绑,嘴里塞着抹布,昏迷在破床上。

    床边有套老旧桌椅,坐着一男一女,正呼啦啦的扇着风。

    “这天太难受了,干完赶紧回南方。”男人热的不行不行。

    “南方是回不去了,涛哥说还要往北走。”

    “还往北?你榨干我得了,我也得有休息日啊!”

    男人回头瞅了一眼孩子,见他还没醒,又笑道:“哎,你说那个缺心眼的妈现在干嘛呢?”

    “爱干嘛干嘛,就一个小孩,再生呗!”女人毫不在意。

    话说人贩子一般分两伙,负责拐和负责卖。拐的是下层,卖的才是上游。上面的人从不让下面的人知道孩子去向,以便保证自身安全。

    俩人都是老手,每月能交货好几个。哄得听的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通常挑健康的,长相讨喜的,价钱能高一点。

    这帮人都是流窜作案,今儿刚到白城,一上手就有收获。

    “啧,涛哥怎么还不回来?肚子都饿扁了!”男人等了一会,显得很烦躁。

    “停电吧,找不着地方。”

    “穷乡僻壤的,下半辈子都……”

    男人嘟囔着,随意往窗外一瞧,顿时脸色一变。他恍惚见一个人影闪过,但绝不是老大,因为没听见车响。

    女人见他神色,反应更快,抬手就抄起一根带铁钉的木头棒子。男人也拎着一根钢管,严阵以待。

    约莫两秒钟后,就听外面砰的一声,就像门板被人强行打穿。

    咝!

    俩人瞪大眼睛,那门虽然是木头的,可也非常厚,这特么是哪路神仙?

    而紧跟着,又听一声细响,似乎有只手伸进来拽开门锁,然后吱吱呀呀的,门被轻轻拉开。

    “沙沙!”

    “沙沙!”

    柔韧的鞋底踩着地面,发出悉悉碎碎的声音,随着一步步接近,俩人攥紧家伙,如临大敌。

    “刷!”

    那门帘子一挑,屋内的昏灯立时打在对方身上,俩人定睛一瞧,竟然是个眉目柔美,黑发长腿的小姑娘。

    “……”

    俩人一愣,这画风转的太快,脑筋有点拧。

    而龙秋进来后,先看了看小男孩,才转向前方,问:“你们,为什么要带走他?”

    嗯?

    这一问,给他们弄得有点蒙,但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俩人搭档多年,早已默契,女人眼珠子一转,就咧开嘴道:“小姑娘,咱们是不是有误会,你看看这个……”

    她边说边上前,干扰对方的注意力。男人则瞅准机会,手一挥,呼!

    钢管带着风声,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啪!

    龙秋小手一伸,就接住了钢管,跟着一拧,男人手腕剧痛,哎呦呦的立时撒开。

    她攥着钢管,又往前一点,正中对方胸口。那货似被大锤猛击,一下就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

    女人更急了,拿着棒子就要砸,结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腕咔嚓一转,竟然强掰了一个大圈。跟着膝盖骨一软,扑通跪倒在地。

    “啊!”

    “啊!”

    分分钟,这俩货倒在地上不断哀嚎。

    龙秋则过去解开绳索,见孩子还在昏迷,干脆抱在怀里,准备偷偷摸摸的送回去。而她瞅了瞅俩人,犹疑了片刻,终究没动手,迈步就出了门。

    外面已是黑洞洞一片,她刚走了几步,就见一辆车开过来,擦身而过。她回头瞧,见那车又开过房子,继续往前,便没有在意。

    而她不晓得,就在自己离开的几分钟后,那车竟然抹了回来。

    “嘎吱!”

    一个光头男子面色沉郁的下了车,谨慎的凑到屋前。他本想拉门进去,可门上的大洞和里面的惨叫声声,让他一下就钉住步子。

    这人神情变幻,顿了几秒钟,特干脆的转身上车。

    “嗤!”

    正此时,一道破空声传来,正中男子的小腿。丫腿骨一断,踉跄踩了几步,又觉脑袋一痛,顿时失去了意识。

    ……

    “砰!”

    顾玙提着光头肥胖的身子,直接往屋里一扔,还嫌弃的拍了拍手,道:“唉,还是心软了点,经验也不太够。”

    “就是心软我才喜欢,哪像我心狠手辣。”

    小斋一边自我吐槽,一边从车内摸出一把雪亮的短刀,貌似很满意的样子,然后两手一掰,嘎嘣,瞬间成了废品。

    没办法,别怪他们多事。

    小妹子单独做事,当家长的肯定不放心,一路鬼鬼祟祟的尾行过来,全程都特么看在眼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