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八十章 济群生(1)
    静室,午后。

    屋内摆着木案,案上点着一支聚气香,烟气袅袅,在空中凝结不散,好似云山叠嶂。而从这云山中,又分出一道细流,缓缓飘向小斋。

    小斋闭目凝神,运转雷法,只觉一道精纯的白气自肺宫生出,过五脏循环,走周身百脉,最后引至右手掌端。

    “啪!”

    她平伸手掌,见掌上雷弧闪烁,变幻莫测,似有方小宇宙在其间诞生、泯灭,却始终逃不开这数寸天地。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像一切尽在手中,随心所欲。

    现在的金雷之气,整整强大了一倍,虽然做不到外放,威力已然可观。那两只果子,顾玙吃了一只,她吃了一只,小秋很懂事的让给了姐姐。她也没矫情,雷法本就修炼艰难,能多点辅助也是好的。

    至于剩下的果核,已经被种在了地里,紧挨着篱笆墙,如果长成树木,正好对着俩人的屋子。

    这果子不适用自然规律,一年半的周期,谈不上春种秋收,全靠节点的天然开挂。

    小斋修习半载,接触越深,越感觉到雷法的匹敌无双。

    她师门传下的,叫摄龙五雷内法,萨真人改良后的,叫神霄大雷琅玉书。二者本质相同,属于在一个脉络之上,又继承发展。

    雷法亦是形神兼修,自带存想,人仙境是存想五雷,神仙境是存想如龙。

    这个如龙,既是意象,也是具体。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

    什么人修什么法。

    雷法凌厉霸道,杀伐第一,小斋的性子再贴合不过,所以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同样的,你让一温善怯弱,犹疑不定的家伙练雷法,就算练成了也没个卵用。

    “啪!”

    那雷光闪烁了片刻,转瞬消失,仍是白嫩嫩的一只小手。

    小斋收功起身,步出门外,眼眸一转,一下就瞄到自己的男朋友。

    顾玙也刚修炼完毕,正蹲在药园采药,手里拿着小铲子,旁边有竹篓,轻轻那么一翘,就连土带根的挖上来一株薄荷。

    他抖了抖泥土,小心的放进竹篓,忽而嘴角一弯,背后有清风袭来,暖暖的贴在了身上。两条白胳膊绕过脖颈,微蹭着脸颊,又有些凉凉的痒。

    “干嘛这么温柔?”他有点奇怪。

    “心情好啊!”小斋笑道。

    “你心情好,不是应该找我打一架么?”他更奇怪。

    “不,打架是非常的好,现在只是一般的好。”

    “那我宁愿你每天都很一般。”

    顾玙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提着竹篓起身,进屋将药材折茎取叶,简单炮制,然后密封保存。小斋跟他在一起久了,也懂得不少,很利索的帮着忙活。

    约莫一个小时后,俩人搞定工作,又跑到老树下品茶闲坐,看那太阳西斜。

    如今已是八月底。

    话说小堇被教训了一顿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准备回校上学。这孩子从小没着没管,野惯了,正如她自己所说,就好玩闹,就好新鲜,而修道这份工作,恰恰符合她的世界观。

    所以她很笃定的表示,明年毕业之时,一定把静心诀练出点模样,加入修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嗯,姐姐姐夫也表示期待。

    没办法,他们太需要人手了,根骨好又值得信任的人极少,小堇是唯一一个。政府那边的微妙变化,逃不过他们的感觉,必定在搞什么小动作,有信心打破平衡。

    俩人无意与政府对抗,所做的都是为了自保和寻求大道。

    “呼……”

    顾玙抿了一口茶,又吐出一口气,抬眼四望,目光落到南岸的那片稻田上。他瞧了半天,忽道:“10月就要收割了,还真弄几台机器上来?”

    “不弄怎么办?我们就三个人,还抱个石臼杵米么?”小斋道。

    将稻谷变成大米,起码要经过六七道工序。现在是机械化,有那种脱壳、碾米一体的小型机器,非常方便。

    当然顾玙愁的不是这个,道:“这始终是个问题,不只这一年,以后每年都得打理。而且我们种的东西越来越多,光靠自己太费时间了。”

    “那就招人喽,在网上发个消息……”

    小斋忽然来了吐槽欲望,比划着小手,乐道:“本山因生产经营需要,特招以下人员。要求临床播种经验十年以上,男女不限,技术高超者优先;能吃苦耐操,不怕惊吓者优先。月薪灵石半两,年底给袋大米。”

    嘁!

    顾玙懒得理她,又四处瞅瞅,冷不丁想起来:“咦,小秋呢?”

    “还没回来。”

    “这天都要黑了,还没回来?”他很是奇怪。

    这三人在山中居住,吃穿用度都要专门购买,虽说可以委托袁家,但像衣裤袜子什么的,还是自己挑选比较妥当。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便会下山采购。为此,袁家还特意提供了一辆车和司机,随时备着。

    今儿中午,龙秋就自告奋勇的去逛街,结果不见人影儿。

    如今在内山边缘,已经架设了信号塔,顾玙当即打电话找人,那边竟然没反应。这就有点担心了,正决定下山去找,却见龙秋颠颠回来了,而且一脸郁闷。

    “怎么了这是?”

    小斋看她空着手,奇道:“你没去市里么?”

    “没有。”

    龙秋摇摇头,道:“我下山路过红梅街,哦不对,是路过那个村子。刚好有个人中暑了,我就去帮忙,然后又有人不太舒服,我又看了看。后来有个小姑娘请我吃西瓜,我就去她家里,一直呆到现在。”

    “……”

    两位家长对视一眼,都觉得很有意思,顾玙问:“那你怎么不开心呢?”

    “我,我觉得那些人很可怜呀!那个小姑娘说,现在天气太热,每天都有人昏倒,可是医院太满了,他们进不去,只能吃那种苦苦的药挺着。”

    龙秋顿了顿,一本正经的问:“哥哥姐姐,我们能不能帮帮他们?”

    “为什么这么想?”小斋笑问。

    “呃……”

    龙秋稍仰着头,看着姐姐道:“不为什么啊!你对小堇说,修道就是修自己的念头,那我就是想帮帮他们。”

    (这几天腰疼又感冒,状态实在不好,努力调养恢复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