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卢元清
    修为第一的意思,就是齐云道院三十六人中,他最接近先天。

    卢元清是李清之的关门弟子,资质绝顶,自幼被当作传人培养。他修的功法叫小周天功,最纯正的内丹术之一,分采药、封炉、炼药、点火四个步骤。

    以精、气、神发动,引元精元气从丹田开始,顺督脉而上,经历尾间闾、夹脊、玉枕三关,上、中、下三黄庭和上下阴阳鹊桥,完成一个循环,即炼精化气小周天。

    旨在搬精补脑,运药周流,泥丸宫为鼎,丹田为炉,封存烧炼。功成后,可百病消而体健寿延,乃为先天境。

    人的资质不同,功法的效用也不同。

    像莫老道,只是全真支脉,苦修一辈子也不过如此。而卢元清这种的,就是万里挑一的天纵奇才。

    再加上白云观的祖庭地位,卢元清在道院中,倒隐隐成了全真之首。

    而他刚进饭堂,就来这么一句,显然在嘲讽正一众人。那边自然不忿,方要还击,又听外面传来一声:

    “鸡鸭不损其卵,不伤其小,当用之时,取其大者杀之,何得为杀?马有扶朝之功,牛有养人之德,临老自死,何必再杀?草苗方长不折,相时方伐,何得无用?卢师兄,究竟是谁可笑?”

    话落,门外又进来二人。

    说话者与卢元清年纪相仿,亦是惊才风逸,乃茅山派的亲传弟子晁空图。

    另一人稍长几岁,气度雍和,却是天师道的亲传张守阳,亦道:“卢师弟,万物虽与我并生,然天意至垂,天地收藏之时而取之,则用无穷也。这是道祖劝善书的名篇,你是忘记了,还是佛法学的太多,混杂了根本?”

    “我全真的根本,便是我的根本,又何来混杂?”

    卢元清被二人一怼,面色依然淡定,并未动怒。

    话说王重阳立派之时,主张的是儒、佛、道三教归一,将儒家的忠孝观,佛教禅宗的心性说,道教的清静无为结合在一起,自成一家。其无限贴近于中庸正统,为当权者所喜,才有了此后地位。

    而正一遵从的是传统道教,核心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求的是修真成仙,长生久视。

    这东西掰扯不清,是双方的道统大争,也是日常争辩。

    “呵呵,师兄心性坚韧,佩服佩服!”

    晁空图的性子要张扬一些,当即拱了供手,看似行礼,但是嘴唇微动,右手小指轻轻一弹,送出一道红色的,由许多微小颗粒组成的细砂。

    “扑!”

    卢元清挥了下长袖,带出一股气劲,接着又是一卷,那细砂远远的被吹出门外。

    就听嗞拉一声,被红砂覆盖的青石地面,竟像烈火灼烧般,滋滋的冒起白烟,转眼就焦黑了一小块。

    “师弟,你这小手段使的灵活,我也很佩服。”卢元清也拱了拱手。

    “小手段你也使不出,若是不服,我们大可比试一番。”晁空图笑道。

    “外物终究是外物,你能修到先天再说。”

    “哼!”

    三人一甩袍袖,各去就座,旁人看的也习惯了,不以为意。

    这两大道派,三十六人,全真以卢元清为首。第二位是龙门派的亲传石云来,第三位则是莫老道。

    正一这边,自以张守阳为首,其次是晁空图。而同为符箓三山的灵宝派,却是没培养出像样的传人,资质平平。反倒清微派有个弟子很不错,名叫钟灵毓。

    这六人,便是双方的最高战力。

    …………

    众人各怀心思,悄静的吃着早饭。

    菜是次要,主要还是粥米,这粥比薛钊喝的那种要稠,每日供应两餐。都是修道之人,对灵米的功效感受更深。

    尤其是全真门徒,他们修内丹法,有灵米相助,达到先天的速度可谓大大增加。

    而过了一会,待大家吃的差不多时,忽有一陌生人进来,道:“打扰了,卢元清道长,石云来道长,莫浩锋道长,张守阳道长……”

    他一口气点了六位,传话道:“用完饭后,请到后殿一见。”

    说着,此人便匆匆离开。

    “……”

    饭堂里鸦雀无声,气氛微妙。

    道院里除了他们,都是政府派来的服务人员,平日基本不交流,那边也有意回避。来此一个月,还是第一次正式露头。

    那六人也没心情再吃,起身到了后殿。

    有人已经守在那里,道:“诸位先在这等候,石道长,您这边请。”

    “哦,好!”

    石云来四十多岁,个子稍矮,头一个被叫到还有点惊讶。他跟着那人往里走,过一条通道,又进了一间屋子。

    他刚进来,就觉出一丝异样,似乎在某个地方有双眼睛死死盯着,应是隐藏摄影头之类的。

    而屋内空无一物,只有一张长桌,桌上摆着十块石头。皆是鸭蛋大小,纯白色,晶莹剔透,外形颇为好看。

    “这……”

    石云来心中一跳,立时清楚:这便是传说中的灵石。

    他不敢怠慢,几步上前,拿起一块石头仔细观瞧。这明显是道测试,其中或许有真有假,或许全是假的,或许全是真的,总之要把它们辨认出来。

    “……”

    石云来闭目凝神,努力感受,却是毫无所获。都说世间有灵气,但灵气是什么感觉,不知道。

    片刻,他放下第一颗,又拿起第二颗……这次更短,几秒钟就放弃。如此一颗一颗的看过去,全无反应。

    他不禁心中黯然,明白是自己修为不够,轻叹一声,抹身出门。

    接着,是晁空图。

    他比石运来还不如,左瞧瞧右看看,很光棍的宣布弃权。然后是莫老道,张守阳,钟灵毓……无一例外,半块石头都没挑出来。

    最后,轮到了卢元清。

    “呼……”

    他吐出一口气,慢慢走到桌前,没有反复掂量,而是默立不动。约莫几分钟后,他直接走到当中,盯着视线范围内的四块石头。

    这些石头,无论形状、大小、颜色、质感、重量都一模一样。纯靠感官,根本辨不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灵气。

    卢元清现在的修为,跟雪山派的那位司马彻相仿,都是无限接近于先天,能隐隐感觉出灵气的存在,但摸不着痕迹。

    所以他权衡好久,索性一抄,把四块石头都拢在袖中。

    而当他出来时,那五人齐齐变色,政府人员也异常激动,忙道:“卢道长,请跟我来!”

    随即,俩人拐了几拐,又转到另一间屋子。

    里面有位白发老者在等候,正是开发基地的负责人之一,仇纶。他的情绪更加亢奋,急道:“你能感觉得出来?”

    “不,我还分辨不出。”

    卢元清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却不敢大意,只把四块石头一字排开:“但我能肯定,那块真的灵石,就在里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