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为何求(上)
        咱们说,邪教之所以叫邪教,原因大概有三:

    其一,不是正统的佛、道门派,纯属民间社团。

    其二,教义一开始都是好的,劝人行善,戒酒戒色之类,但到了后期,通通就变了味,简直穆无王法。

    因为邪教收信众,不分男女,都在劫数之中,所以要全心奉献,才能得到超脱。这男女关系一乱,自会生出一票淫邪之法。

    比如三阳教,最初有明师点方寸的仪式。所谓方寸,即在两眉之间。据说人死后,元神从此出窍升天,如果没有明师点破,只能再入轮回。但传到后世,就变成了三个地方:眉间、胸膛正中、肚脐下。

    那么多女信徒,你摸摸人家胸,摸摸人家肚脐下面……你不滥谁滥?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此类教派,由于经义简单,极容易被老百姓接受。所以在很短的时间,他们就能滚出一片根基。而这帮人打着宗教的名头,架设权力机构,广布门徒,收敛钱财。小则纵情享乐,大则煽动百姓,动乱造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白莲教!

    那三阳教的教义核心是三阳三世劫,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现在是红阳,是劫世;将来是白阳,是幸福家乡。现世尽了,未来才能兴旺。这便是他们宣扬改朝换代,和吓唬老百姓的理论依据。

    拜托,你在当朝搞这个,不作不死啊!

    当然李道鱼谨小慎微,尚未做什么恶事,只是收点钱,忽悠几个二代,享享腐败。但他这个东西太特殊,甭管怎么样,都会被当权者不容。

    所以薛钊知道真相后,脸吓得都白了,原以为是民间高人,哪想是这种路数?真要日后牵连甚深,再被对手挖出来,那薛家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李道鱼老底被扒,更是神态萎靡,陈昱再看向他时,也没了之前的恭敬,有的只是怨毒。

    “顾先生,我们真的不知情,真的不知情……”

    而薛钊反应过来,又追在他屁股后头,急慌慌的辩解。

    顾玙摆摆手,道:“你们知不知情与我无关,我就是来找人的……哦,我看看你的手下。”

    说着,他拐到院子里,查看那五个保镖的伤势。三人被打了一拳,一人手腕骨折,只有中针蛊的麻烦点,需要休养一段。

    “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想知道。我们跟你的纠纷就是这五个人,你有什么解决意见,可以提出来。”

    “没有没有,我让他们先动手的,此事我有错在先。”薛钊连忙表态。

    “嗯,那就好。”

    顾玙点点头,又转到李道鱼跟前。小斋明显更感兴趣,一直守着他在问:“你既然是三阳教众,怎么修的是茅山术?”

    “……”

    “莫非三阳教是茅山扶持的分支?”

    “……”

    “还是说,你们那位初祖,一开始拜的就是茅山传人?”

    李道鱼始终低头不语,听了这话,情绪才有了丝波动。他张了张嘴,哑着嗓子道:“我有几件事,想问问你们。”

    “可以。”

    “这世上,修道之人多么?”

    “不多也不少,我只能说,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你们的实力算最厉害的?”

    “不敢当,只愿每日自省,一心求道。”

    “那像我,像我这种……”

    “不,你不算。”

    小斋摇摇头,直接否定:“因为你求的就不是道。”

    “……”

    李道鱼脸上的肌肉猛地一颤,又颓唐了几分,老头贫苦半生,本想着一朝发达,自觉生猛,结果分分钟被按死。他顿了顿,终究回答了刚才的疑问。

    据《三阳苦功悟道经》自述:韩高招十四岁家乡受灾,弃家前往楚地住了三个月,其母放心不下前去探视,他才随母回家。回到家中,老母又得疾病,韩高招无处所告,这才下决心投师修道。

    到了他十九岁时,遇到一位王姓师父,求告三个月得以入门,后在曹溪洞打坐三年,悟道成真。

    而韩高招学到本事后,脑洞大开,创立三阳教,自造了五部经书,包括《混元三阳飘高祖临凡经》、《三阳苦功悟道经》、《混元三阳悟道明心经》等等。

    都是浅显易懂,便于传播,附会经典的伪经。

    好嘛!

    顾玙和小斋听了极为无语,没文化就是没文化,连自己编的经竟都是把柄。这位王姓师父,应该就是下茅山的传人,因为教的都是符咒、打拳、请神弄鬼之类的玩意,妥妥的不良画风。

    他们能认出来,还多亏跟谭崇岱的交流,算是有些了解。

    顾玙看着李道鱼的样子,心中微妙,忽然有点天地大变,多为刍狗的感觉。他就是来找人的,偏偏碰上这码子事,也是神奇。

    “咦?收尾的来了……”

    正此时,小斋忽然耳朵一动,轻悄悄的跃上房屋观瞧,果然在远处的街道上,有几点红灯闪烁,并在不断靠近。

    没办法,此处虽然偏僻,可里面又是虎啸,又是惨叫,又是噼里啪啦乱打,难免被过路人听到。

    “你没做什么恶事,但现在的情况复杂,某些人不可能放任你在民间。你如果还想潜心学道,这未尝不是条出路,好自为之。”

    顾玙言尽于此,转身就要闪人。

    “姐,姐夫!”

    小堇见状,方大着胆子上前,糯糯的叫了一声:“我,我不是故意……”

    “回去再说你的事!”

    小斋面色一冷,那丫头顿时噎住。

    “顾先生!顾先生!”

    薛钊见他们要走,赶紧追着上前,四人充耳不闻,小斋带着妹妹跃过高墙,转眼消失在院外。

    紧跟着,那汽车轰鸣伴着警笛声声,划破长夜而去。

    …………

    这种事件,警方已然无权干涉,最后还是要转给特异局。

    至于特异局怎么处理李道鱼,薛钊和陈昱是什么下场,薛家在京城又是如何被动,这些都不是他们关心的了。

    话说小堇开着车回家,一路哆哆嗦嗦,心肝乱颤。

    那二人坐在后座,就跟两尊神一样面无表情,半句话都没有。龙秋想调和几句,又不知怎么开口,气氛简直冻死人。

    约莫三十多分后,四人到了小斋家中。

    “你们先洗个澡吧,小秋你就穿我的睡衣。顾玙,我屋子里有衣服,之前给你买的,还没拆封。”

    小斋换了鞋子,就开始条条安排。男朋友没什么,龙秋却眨了眨眼睛,为小堇堇默哀。

    “姐,我就不跟你们住了,我先回去了。”

    小堇一瞧,还想垂死挣扎一把。

    “你跟我过来!”

    小斋甩都没甩,扔下一句,自己先进了书房。

    那丫头咬着嘴唇,终究不敢逃走,一故涌一故涌的也蹭了进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