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社会你堇姐
        夜,盛天。

    陈娇要去的地方似乎很远,往南边开了二十多分钟,还没有停车的意思。小堇不紧不慢的跟着,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还腾出空来,顺便补了个妆。

    她拿着笔在脸上戳了几下,又扑了薄薄的一层粉,借着后视镜照了照,才满意的收起化妆盒。

    龙秋坐在副驾驶,低头玩着手机,忽道:“咦,哥哥那边完事了,感觉还不错,对他印象挺好的。”

    “当然好了!白捡个神仙女婿,搁谁谁不干啊?他俩现在在哪儿……马勒戈壁,贱人!”

    小堇猛地踩了脚油门,却是前面的某辆车故意别了一下。

    “哎呀,你别说脏话。”

    龙秋比她大一岁,还挺有小姐姐的自觉性,又道:“好像在姐姐家里,我问问今天还回去么?”

    “甭问了,指不定恋奸情热,正在床上打滚呢!你就说我们在外面玩,一会就过去,让他俩赶紧办事。”

    “办事?办什么事?”

    龙秋眨了眨眼,对这种带有地方语言习惯的特定词汇,还没有太深的了解。

    “就是做爱,交配,敦伦,野合,行房,云雨……艹!哈哈哈哈,你个贱人!”

    小堇死死盯着那辆车,终于逮着机会一脚油门,嗖地就超了过去,还不忘把手伸出窗外,竖起一根长长的中指。

    差不多开了半个多小时,她们总算在一处院落前停了下来。

    陈昱早等在门口,瞧见妹妹的车先是一松,可见后面还跟着一辆,又是眉头一皱。

    “哥!”

    陈娇颠颠跑了过去,陈昱拉着她,低声道:“我不是让你自己来么?”

    “哎哟,堇堇也不是外人,怕什么!”

    陈娇不是很在乎,压根就没信什么世外高人,不能在闺蜜面前摆小气才是真理。

    “哟,昱哥,半年没见还是这么帅!”

    正此时,小堇也下了车,故意拿话怼对方:“我跟娇娇好容易聚一次,不舍得让她走就跟过来了,没给你添麻烦吧?”

    一般的人情交往中,如果讲出这种话,再不愿也得捏着鼻子认。但陈昱今天就很反常,竟然犹豫了片刻,方道:“不是我赶你们,我进去问问,你先等着。”

    说着,他抹身进门,把仨人关在外头。

    嗬!

    陈娇这个没面子,一点都挂不住脸,只得干笑道:“你们别介意啊,我哥可能,可能,呃……”

    “没事没事,高人嘛,总得有点脾气,咱们等会。”

    小堇嘻嘻哈哈的搂着龙秋,眼珠子亮的吓人,愈发觉得有趣。

    而在院子里面,陈昱进到后院禀报,其余人都走了,只有薛钊在场。他把事情简略一说,问道:“老神仙,您还见么?”

    “呵呵,来者即是有缘,请进来吧。”

    李道鱼无所谓,这帮人非富即贵,来一个宰一个,那都是钱啊!

    于是乎,陈昱又转了回去,把仨人请进院。这院子前大后小,前面是厅堂和讲经室,后面是生活起居,整个面积比农村的宅基地还大一些。

    小堇一路打量,不由暗暗称奇,陈家可不是笨蛋,既然能献出这套房子,就说明那人有点能耐。

    不过她全然不惧,有两位大佬在背后撑着,who怕who啊?

    很快,四人到了后院静室。薛钊抬眼一瞧,只见三个姑娘年纪相仿,相貌都很出众。左边的相对平平,中间的五官完美,就是有斑点,减了不少分;至于右边的……

    啧啧!

    他阅女无数,此刻也不禁赞叹,这姑娘的气质太特殊了,竟不像尘世中人。李道鱼也暗暗打量,忽然生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又说不出是什么。

    “娇娇,这位就是李老先生,这位是薛钊,我的好朋友。”

    众人互相见过,各自就坐。当着外人的面,陈昱也换了称呼,笑道:“老先生,您看我妹妹如何?”

    “嗯,不错。”

    李道鱼瞧了瞧对方,品评道:“目下润泽,耳成轮廓,口细有棱,这是女贵子贵的面相,日后儿孙多福。不过你两腮外向,颧骨孤露,断裂玉堂,这叫白虎面,又是妨夫之相,要多加留意。”

    什么鬼?

    陈娇一脑袋雾水,陈昱倒听懂了,就是子孙很成功,夫妻关系却非常恶劣,忙道:“多谢先生,娇娇,还不赶紧谢谢!”

    “呃,谢谢先生。”

    陈娇心中吐槽,别别扭扭的应了句。

    陈家是薛家在关外的首席马仔,薛钊自然得表示表示,便道:“老先生可不是凡人,你以后多亲近亲近,总没有坏处,不要辜负你哥的心意……”

    话落,他又转向龙秋。这货对小秋十分有兴致,就想撩几句,结果刚张嘴,就被某人闷在了嗓子里。

    “哎哟,李大师是吧?听说您算命算得特准,今儿我是蹭着光了。”

    小堇冷不丁插了一嘴,又颠颠往前挪了个位置,一脸诚恳:“大师,您给我看看呗?”

    大师?

    李道鱼抽了抽眼角,听着咋这么恶意呢?

    其实按他的想法,是以薛钊等人为基础,慢慢往外扩散,将圈子做大做强。陈娇是亲妹妹,可以接纳,但这个生物是从哪冒出来的?

    他又不能不接,便瞄了几眼,笑道:“我观你耳红且圆,骨细而肉腻,这是丰足富裕之相。你的家境必定不错,自幼顺风顺水,未遭坎坷。人中深直,唇如朱砂,这是有贵人相伴,只不过……”

    “不过什么?”小堇有点紧张。

    “我说的直接,你别介意。”

    李道鱼顿了顿,道:“你这面相,本是一生无忧,但偏偏又生了一副痣相。鬓边有痣,鼻尖有痣,这是事业挫折、易遭小人之相。就是说,你虽有贵人相助,却不长久,年轻时顺风顺水,到了中年却四处碰壁,灾祸不断。如遇其他机缘,晚年或可善终。”

    “……”

    这番话讲完,气氛顿时有点尴尬。

    陈娇先坐不住了,嚷嚷道:“喂,你乱说什么?堇堇好着呢!”

    “闭嘴,不许对先生不敬!”陈昱立马呵斥。

    “可……”

    陈娇害怕哥哥,委委屈屈的不敢开口,

    小堇也非常郁闷的样子,苦逼道:“大师,那您有啥办法么?我可不想落得晚景凄凉。”

    “无法。”李道鱼摇头。

    “真的真的没法子?”她不死心。

    “唉,只求你待人以诚,行善处事,或许能修得晚年福报。”

    “哦……”

    小堇叹了口气,又冷不丁的窜回原来座位,拽过小包摸出一片卸妆纸。丫往脸上一顿乱抹,然后露出一张白嫩嫩水滑滑,比剥了皮的鸡蛋还Q上几分的小脸。

    “大师,您再给我看看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