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见家长
    “从本周二开始,盛天地区受大陆暖高压的控制,将出现持续高温天气。今天白天最高气温可达到35℃,明天预计最高气温为37℃,是50年以来的历史最高温。

    而在全省范围内,达到35℃以上的地方,就有10座城市。省气象台已经发布高温提醒,这种天气容易引发中暑,建议露天工作者要做好防范,孩子和老人减少中午出行……”

    “啪!”

    红梅街的移民村内,何老头按掉了收音机,有些干瘪的咕哝道:“这天儿真邪乎!”

    他正躺在屋门前的一把椅子上,穿着薄薄的老年衫和大裤衩,周围没有树木遮挡,只有房屋勉强盖住了一道阴凉。

    35℃,在南方的夏季不算什么,但这是盛天啊!从有气象观测数据以来,超过35℃的日子一共才33天,结果今年就多了两天。

    本地的居民可能没什么,但移民村都是简易房,遮阳隔热的效果非常差,人在里面就跟蒸馒头一样。而且这么多人挤在一处,天气一热,像饮水、饮食、生活垃圾等等,都容易滋生疫病。

    再加上情绪暴躁,跟本地居民摩擦不断,报警率是不断上升。

    政府最近有点焦头烂额,不仅增加了一个警务工作站,还定期发放一些药品、冷饮、西瓜之类的,才将将稳定住局面。

    “爷爷,吃西瓜!”

    老头躺了一会,何禾就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捧着个盘子,里面摆着几块红瓤西瓜。他拿起一块,问道:“老师告诉你啥时候上学了么?”

    “没,还没通知呢。”

    何禾坐在旁边,跟小大人似的道:“说是得两三天吧,怕我们出事故。”

    “出事故?哼,就是怕担责任,政府学校都一个样!”

    “这年头,哪特么还有好人?都是装孙子的,说一套做一套,为的都是自个。”

    “小禾啊,你得记住,凡事多个心眼,不要轻信别人。万一我哪天走了,你也能照顾好自己……”

    老头现在有些偏激,也不管孙女听不听的懂,没事就唠叨几句。而何禾年纪太小,真的没法回应,只能充耳不闻。

    她也很热,三口两口就干掉了一块西瓜,正要拿第二块时,忽听嘎吱一声,却是一辆轿车停在了街对面。

    那车门打开,下来一个脸熟的年轻人。

    “咦?”

    何禾眼睛一亮,高声喊道:“大哥哥!大哥哥!”

    “……”

    那人一瞧,对她摆了摆手,就进到便利店里。不多时,又拎着几瓶水出来,上车离开。

    “小禾,你认识他?”

    老头却面色一板,显得十分严肃。

    “他来过我们家啊,还跟你说过话呢。”小姑娘奇道。

    “是么?”

    他皱眉想了想,表情缓和了一些:“哦,好像有这么回事……那你也得当心,指不定他是什么坏人,以后少跟陌生人接触……”

    老头又习惯性的训话,可怜这个小姑娘,六七岁就离了父母,跟着个爷爷还不太正常。也亏得她皮实,只呵呵傻笑,继续吃瓜。

    …………

    “我来的时候还没这么热呢,这天儿太邪乎了!”

    车内,小堇发出了同样的感慨,又问道:“哎姐夫,你说这是不是灵气突变,世界末日啊?”

    “正常的气候现象,全球变暖不知道么?”顾玙蛋疼。

    “哈?那多没劲啊,我好容易变成2.0版的了,得来个小婊砸让我撕啊!”

    “为什么要撕呢?”副驾驶位上的龙秋很神奇。

    “啧,成就感你懂不懂?我这种就是天生的战斗人才,你那种就是绝世傻白甜。哎,你撕过比么……”

    “开你的车!”小斋鼓捣着手机,头也不抬道。

    “嘁!”

    那丫头的兴致被打断,顿时撇了撇嘴,可终究不敢回怼。

    话说今天的人可齐全,四位全在。

    小堇在山里住了好几天,神速般接受了新的世界观,并熟悉了静心诀的修炼方法,剩下的便是坚持和感悟。

    她没有半点基础,不能强求,姐姐给她的铺垫就是:先让自己入静,再谈别的。不用耽误学业,更不用跟他们一起隐居,以她的水准,还没到装高人的份上。

    当然小堇很不爽,说好的拼爹拼妈拼姐夫呢?为毛要跟个**一样努力?

    至于小斋,她是想回家看看,主要是父母那边。老实讲,她自幼跟着师父长大,从小的世界观就不一样,跟爹妈感情真的不深。

    但就算不深,那也是亲生的,这叫尘世羁绊。如果自己做不到坦荡,很容易出现魔障。

    她要回家,顾玙自然陪着……呃,好吧,有点主动见家长的节奏。那他们仨都走了,总不能把龙秋扔下,所以也跟着。

    四人一路开到了盛天,又在城南分手。小斋要带着男朋友回家,小堇要带着龙秋耍耍,各自行事。

    ……

    “无天无地,虚空在前,先有不动虚空,后有一祖出世,为无极老祖。想一人治世,先有鸿蒙化现,后有濨蒙混沌,先有鸿蒙,后有濨蒙,濨蒙长大,结为元卵,又叫做天地玄黄……清气为天,浊气为地,一生二,二产三,三生万物,诸般都是老祖留下……”

    城南的某处院落,李道鱼高坐其上,正对着一票门徒讲经说法。这经叫《无天无地混沌虚空宝卷》,是韩高招自己瞎编的。

    之前说过,三阳教就是个民间非法社团,都特么是蒙人的。

    韩高招为了给脸上贴金,自创了一位道教神仙叫无极老祖,自己则是无极老祖的第一个化身。但搞笑的是,他后来又宣称三阳三世劫,把佛教理论融了进去,扯什么过去、现世、未来佛,并尊弥勒佛为至高神。

    也就是古代的贫苦百姓愚昧,才会信这种不着调的东西,而放在现代社会,李道鱼就不敢掰扯那套“劫数”论。

    明摆着啊,这一看就是蛊惑人心的玩意儿。于是乎,他重新把无极老祖拎了出来,只讲“典故”,不讲传教。

    事实证明,还是挺成功的。至少薛钊等人并未怀疑,只以为他是某个小门派的传人,那也算道门正统。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吧……”

    李道鱼讲了一遍经文,一撩衣袍,就要站起身。

    “老神仙,您慢着点!”

    陈昱的性格最为狗腿,连忙过去搀扶,对方瞧他这番姿态,忽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得意感。若是在以前,自己只是个卖旧书的苦逼老汉,人家是商界豪门,根本没交集。

    哪像现在,不仅有独院居住,而且每人掏了二十万,算作拜师费,见面就称老神仙,那是毕恭毕敬。

    李道鱼也不再矜持,给了就收。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天赐机缘,自然要享受一番。如果薛钊等人确有诚心,教点真本事也是可以的。

    薛钊的目的就更简单,一是拉拢对方,必要的时候为家族出力;二是学点道法。

    六人离开讲经堂,转到客厅就坐,老头居首位,薛钊其次,陈昱再其次,依次排开。

    而有个比较胖的哥们,止不住的冒汗,边擦边抱怨:“哎,这天说热就热,我是难熬啊。比不上您,连点汗珠子都没有。”

    “呵,心静自然凉。”李道鱼笑道。

    “您说的容易,我可静不下来,从小就没安份过。”胖子无奈。

    “修道之人,秘诀就在一个静字。不能入静,一切修行都是空谈,你们跟了我几日,我只让你们打坐静心,便是这个道理……”

    他见对方着实难受,遂道:“也罢,拿碗水来。”

    陈昱立马倒了碗白水,端到他跟前。

    只见他摸出一张符箓,无火自燃,一把烧在碗里。那符纸竟然没有黑灰,烧到最后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还是清亮亮的一碗水。

    “喝了吧。”李道鱼递给那胖子。

    “呃……”

    胖子顿了顿,还是喝了一口,然后就激灵灵的一抖。这白水入喉,竟像嚼了十斤的薄荷糖,飒嗖嗖的通透,瞬间热气消散。

    “嗬,痛快!痛快!”

    “给我给我!”

    陈昱见他如此,急慌慌的抢过来,也尝了一口,同样惊诧而满足。

    “该我了,该我了。”

    眨眼间,五人挨个轮了一口,把那碗水喝一干净。

    他们纵横商场,都是人精,为毛对李道鱼深信不疑呢?不就是因为这种超乎认识的手段么?

    这其中,陈昱表现的最为热切,恨不得五体投地。

    他把碗放好,又忽地想起一事,略带犹豫的道:“对了,老神仙,我还有个亲妹妹,一直想带她过来,不知您……”

    “向道之人不分贵贱,不分性别,当然可以。”

    “那太好了,晚上我就带她来见您!”陈昱兴奋道。

    …………

    而与此同时,市政府的家属院外。

    顾玙略带紧张的整了整衣服,问:“怎么样?还可以么?”

    “嗯,配得上我。”小斋笑道。

    “你仔细看看,我毕竟第一次见你爸妈。”

    “我仔细看了啊,你全身上上下下我一清二楚,没毛病!”

    啧!

    他白了女朋友一眼,懒得掰扯,拎着个袋子就往里晃。

    人家初次上门,一般拿点好烟好酒好茶叶啥的,他俩什么都没买,就准备了两盒安神香。这香对普通人非常好,有助睡眠,缓解压力,还能消除一些小病灶。

    俩人大摇大摆的归家省亲,孰不知,江爸江妈才是真正的七上八下,罔知所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