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头行去是神仙
    这人跟人真的不一样。

    如果是你,死乞白赖的活了二十年,冷不丁被人告知,这世上有神仙。那你的反应会如何?

    先期的过程大抵相同,都是荒谬,惊诧,半信半疑,到完全相信。而之后,就能看出各自的性格品性了,或者中二爆表,或者严密规划,或者干脆还是个死肥宅……

    至于江小堇,她在听完顾玙讲述的一切之后,第一个反应是:卧槽!我以后不是能横着走了?我姐姐姐夫可是修仙的!

    嗯?

    顾玙一愣,这跟想象中的差很多啊,遂问:“你听懂我刚才说的了么?”

    “听懂了啊!不就是跟人撕比么?这事我擅长啊,你找我就对了!”小堇信誓旦旦,无上自豪。

    啪!

    他一拍脑门,简直无语凝咽。

    “哈哈哈!我明白,我明白,世道马上要变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积蓄力量准备一通怼。”

    她又恢复了那副欠扁的德行,劲劲道:“不过我就想问问,修仙应该挺难的吧,为啥肯定我能行呢?”

    “因为你有这份根骨。”

    吱呀一声,小斋推门而入,道:“虽然你的心性不稳,但心性可以培养,根骨却是天生的。这是其一,其二……”

    她大步进来,坐在小堇旁边,又道:“你是我妹妹。”

    “唔……”

    小堇瞬间就有点慌,目光躲闪,不太敢看对方。

    她比姐姐小三岁,初中前基本就没见过,只知道有个姐姐在老家,跟着爷爷生活。后来小斋到了盛天,她才开始了漫长的被碾压、被支配的恐怖岁月。

    小孩子之间的比较,通常都是个性啊,相貌啊,才艺啊,学习成绩啊之类的,这也是家长最大的谈资。

    但她们不同,以上这些,姐姐似乎从未在意过,可又偏偏做的超级棒。

    她总觉得姐姐有一种特神秘,特不可捉摸的感觉,就像一座山压在自己头上。害怕,崇拜,敬畏,逆反,以及渴望对方的认可。

    而此刻,她终于搞清楚了,这种感觉来自于何处……

    “这貌似是个天大的秘密,但以目前的情况,或许很快就不是秘密了。你是我亲近的人,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小斋瞧着她,直截了当的问:“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这么好玩的事儿,我必须入伙啊!哎哎,你们都会什么?”熊孩子极其亢奋。

    “呵……”

    顾玙笑了笑,先道:“我有食六气法,淬自身、凝神识,脱胎换骨,造化可至地仙。小秋也算我的徒弟。”

    “我有雷法。”小斋就四个字。

    “没啦?”

    小堇特不满,嚷嚷道:“老姐你认真点好不好,你们在竞争上岗知道嘛?”

    “杀威第一!”小斋又吐出四个字。

    嘁!

    顾玙撇了撇嘴,死不承认有点羡慕女朋友,木办法,听着逼格就高啊。若非食气法不能兼容,他都想学雷法了。

    当即,俩人将两种功法的优缺点讲解了一下,顾玙问:“你自己决定,想学什么?”

    “呃,我……”

    小堇咬着嘴唇,飞快的闪过了一丝犹豫,转而又十分肯定:“我要学雷法。”

    咦?

    那俩人都很惊奇,本以为她会选起点高、升级快,更加轻松的食气法,竟然没猜中。

    “你确定?”小斋也问。

    “确定!”小堇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呵,那好。”

    小斋站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晚上我们就开始。”

    ……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混然无物,无有相生,难易相成……啪!”

    静室内,小斋拿着把竹尺,啪的敲在妹妹手上,喝道:“走神了!”

    “我没走神啊,我入静呢……哎哟!”

    小堇正自辩解,又被敲了一下,只听姐姐道:“入静个屁!你那眼睛都没焦距了,重来!”

    “哦!”

    她苦着脸扳过小腿,盘膝坐好,双目微阖。

    小斋又开始念:“相守於息,息行心行,心息相合,心息一体。迄乎万境皆寂,一念不生,人法两空……又走神了!”

    “哎哟!姐你轻点!”

    小堇揉着通红的手背,眼泪汪汪的,觉着特委屈。

    没办法,思维越活跃的人越容易走神,越不能专心致志的去做一件事情。小堇是什么性子?那是拔根眼毛能当哨吹的主儿,让她老老实实的盘上半天,还不如一刀宰了她。

    可修道修道,比之登天还难,哪有那么容易的?光是修行的前置条件,入静,就能砍下去一多半人。

    所以呢,调教小堇是个系统工程,前期就得强行板正,起码先做到心平气和。

    小斋真的不留手,见她走神就一尺子下去。如此敲了七八下,那丫头直接哭了:“呜呜……神仙太苦了……呜呜……”

    “呜……修仙还得打手板……呜呜呜……”

    她半真半假的抹眼泪,到没说“我不练了”之类的气话。

    “好了好了,今天到这吧,来!”

    小斋亦没施压,拉过妹妹的手握在自己掌心里,一边用灵气细细滋润,一边道:“确实难为你了,但你既然要学,就必须过这个门槛。这叫心息相依法,是上乘的静心诀,你先把它练熟,我再教你一些小技巧。这种事急不得,你在毕业前能打好基础就很棒了。”

    “那小秋也是菜鸡啊,她也打手板了嘛?”她还在关心这事儿。

    “人家厉害着呢!你以为都像你这么不着调?”

    小斋训了句,感觉那双小手的火辣消去,变得清清凉凉,又凑到嘴边呵了一口气,笑道:“行了,一会就能消肿,明儿还是美少女一枚。”

    小堇揉搓着自己的手背,果然红肿渐褪,忽地顿了顿,唤道:“姐……”

    “嗯?”

    “大伯知道么?”她问。

    “……”

    小斋一怔,应道:“他们,可能知道了吧。”

    “那你以后怎么,怎么面对他们?”

    “我还没想过……”

    小斋沉默片刻,又道:“不过听你一提,我还真得回家一趟了。如果自己不面对,早晚会成魔障。”

    “我不太懂。”小堇摇摇头。

    “呵,你现在不用懂。”

    小斋拉着她起身,笑道:“走吧,去外面透透风。”

    俩人出了静室,眼前光色兜转,从雪亮的灯下踱出,就像降低了一个亮度,有些淡淡的暗。

    各屋子的灯都晃着,还有门口的大红灯笼。红的、白的、昏黄的,三种颜色混合着黑夜,倒形成了一片幽静细腻的光域。

    这光域一直延伸到河边,河再过去,便是那棵老树。老树也挑着红灯笼,另有一盏户外灯照着。

    树下有桌,桌边有椅,椅上有人。顾玙和小秋坐在树下,看样子正在下棋。

    “呀!”

    小堇正伸着脖子观瞧,忽觉身子一轻,被姐姐抱了起来,轻飘飘的飞过了河。

    俩人凑到桌旁,刚好下完了一局,龙秋数了数棋面,不禁懊恼:“我又输了三子。”

    “你进步已经很快了。”顾玙笑道。

    “都是你让我……姐姐,你玩么?”她有点被打击。

    “好啊。”

    说着,小斋换了龙秋的位置。青蛇特狗腿的归拢棋子,转眼又开一局,杀的是难解难分。

    “……”

    小堇靠在姐姐身侧,她平时不喜围棋,此刻也饶有兴致的观战。而她的头顶上方,一个系着红肚兜的胖娃娃坐在树枝上,耷拉着两条短腿,嘻嘻哈哈的却发不出声。

    离它不远处,另蹲着一只肥硕的松鼠,抱着个坚果猛嗑。那坚果皮扑簌簌的往下掉,青蛇不时抬头怒视,咝咝的吐着信子……

    (话说本书的均订终于突破一个预期值了,感谢大家支持。咳咳,我要酝酿一下哪天三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