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根基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活在一个成熟的规则之内。

    除了最本能的吃饭睡觉拍拍手之外,其他一切社会行为和社会关系,如父母亲人,上学,考试成绩,老师同学,大学生活,同/异性恋爱,找工作,职场奋斗,买房结婚,生儿育女,一直到死亡……都是千百年来不断积累、发展,最终形成的一个较为稳固的规则体系。

    如果想打破这个体系,那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发生能源和技术革命,整个人类社会都向前跨了一步。不过到那时,又会有新的规则建立,还会重复上述的过程。

    顾玙回来之后,就在积极梳理一些东西。进行阶段性的思考和整理,始终是他的优点。

    先是大概形势:目前有四个节点,凤凰山在自己手里,天柱山正在开发,峨眉山闲置,天山暂时封闭。另有一处异象禁地,草河口的桃花瘴。

    而已经知晓情况的群体,包括自己一方,政府的高级官员,以及政府管制的道门。既然正一召集各派宗主齐聚龙虎山,肯定通过官方掌握了某些资料。

    俗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奠定,才能产生意识形态,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制度、组织和设施。

    不过目前,还远远达不到经济基础的程度,仅是发现了新资源:灵石,农作物,短尾锯齿鱼。

    算是萌芽阶段。

    这些概念比较抽象,其实他更在意的是另一种东西,功法。

    政府着眼大局,看重的是资源层次;修士是个体,功法才是立足之本。这一年多的时间,他所闻所见,就包括自己和小秋的食气法,小斋的雷法,李肃纯的炼尸术,谭崇岱半调子的符箓,莫老道的内丹法,以及司马彻的按跷功。

    全真派的路子,是后天转先天,要有一个体内的积累过程,才能得以晋升。

    正一派以天师道为尊,本类似食气,可惜早已失传,仅剩下不断弱化的残缺养气法。

    所以说,如果政府真让道门入局,那全真派的优势必然要超过正一,因为有相对系统的修炼功法。

    道门几千年来,从古仙食气,到过渡期的探索,再到全部转为内丹。修士的功法始终在削弱,以适应灵气衰退带来的影响。

    换句话说,之前的已经没用了,所以才会淘汰。

    即便各大门派有珍藏,但自宋代起,一千多年间朝代更迭,战乱纷飞,直至灵气完全枯竭,早就所剩无已。

    全真两朝都是道教领袖,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存丹法。正一始终处于被打压的状态,断层自然更加凶残。

    当然,也不排除某些隐修传承,比如司马彻的按跷功,亦有高明之处。

    总体而言,先天能感受到灵气,反过来说,有灵气才能修到先天。否则你内气积累再多,也特么搭通不了天地之桥。

    正因这点,政府让道门入局才成了关键,有了培养人才的前提。

    如果按功法品级的差距排列,便可如下:

    食气法,出道即是先天,起点高,修习速度快,却无太大的攻击性。

    雷法,将任意一种雷气修至小成,也可成就,就像小斋现在的程度。虽然修行艰难,但威力极大。

    其次,才是内丹各法。

    正一沦为最末。

    而最后,还有境界。

    按顾玙之前的划分,人仙的小境界为:明心、炼形、凝神、灵身、人仙五等。

    他自己应该停在凝神境,属于神识可外放,并运用法器的阶段。接下来,便是让全身形成一个大玄关,自行生发先天之气,达到灵身境。

    这个就比较麻烦,因为功法不同,境界也不同。它不像一个成熟的修仙文明,直接统一标准,什么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巴拉巴拉。

    他如此划分,小斋就懒得多,竟然是一转,二转,三转,四转,五转这种鬼设定……等五雷齐聚,便成人仙。

    顾玙简直蛋疼,太随便了好伐,搞得跟玩网游一样。

    ………………

    转眼到了六月,已是盛夏。

    凤凰山景区重新开张,游人不绝,外山喧嚣内山幽静,完全两个世界。那道绵长而高大的铁丝网成了所有人的吐槽点,竟有两米多高,顶端带着尖刺,网丝厚实而坚硬。

    大家特疑惑,里面到底是啥东西。不是没有人想翻过去瞧瞧,怎奈设备太给力,总不能拎把梯子上山吧?

    谷中,老树下。

    龙秋拿着一把木剑,正在修习剑招。这套剑招跟四十八手是同样的路子,飘逸潇洒,又不失锋芒凌厉。

    小斋会剑,但几乎没用过,出门只带着一把匕首。因为剑身较长,不便携带,且十分扎眼。

    不过对龙秋,她自是倾囊传授。

    “嗤!”

    妹子一剑刺出,带着凛冽风声,又划了个半圆,跟着手腕翻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从下向上斜斜的一撩,然后背剑藏身,顺势收招。

    “呼……”

    她吐出一口气,脸蛋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话说她现在的身体越来越棒,对金蚕的控制力也愈发强大,或许用不着年底,就能牢牢的压制住金蚕。

    龙秋擦了擦汗,又抬起头,仰着小脸看着老树。只见那繁密的枝叶中,有一截树枝沉沉欲坠,上面垂着两只果子,圆滚滚泛着红色,显然快要成熟。

    天柱山有灵石和怪鱼,凤凰山身为节点,自然也有看家宝。这果子约莫一年半一熟,每次结两颗,蕴含着强大且纯粹的灵气。

    顾玙受仇纶启发,打算照猫画虎,先把果核弄出来栽种,看能不能过滤能量。果肉则试验炼丹、制香,或者干脆吃掉,也能增进实力。

    龙秋眯着眼睛瞧了一会,心中愉悦,纵身跳到岸上,开始打理药园。

    这药园不大,只有一亩多地,种的也稀稀拉拉。不过生药的品相极好,在节点的催化下,每一株都是茁壮盎然。

    最突出的,无疑是一株四十年的野参,叶呈七品,姿态灵秀。

    顾玙用神识探知过,此参五形俱佳,质实玲珑,须如龙蛇飞舞,绝对是特等。他都不忍心挖了,想看看到底能长到什么程度。

    除此之外,园外新植的两架葫芦藤也很显眼,那藤蔓已爬满木架,开出了白花。这葫芦是用来制作盛装器皿,好存放一些灵性之物。

    龙秋鼓捣了半天,才回到庐中,又进了哥哥的静室。

    她盘腿坐在蔺草席上,拿起一个本子翻看,这是顾玙写的修炼心得,对自己颇有益处。而靠窗的木案上,还摆着一摞本子,都是手写。

    雷法、四十八手、驭蛇术、幻术、鉴木、技击法等等,上面皆有记录。

    很明显,那俩人已经有意识的在夯实根基,使自身形成一个有体系传承,有一定资源基础的小势力。

    “咦?”

    而龙秋看着看着,忽然心神一动,在黑棘林中的母蛊传来感应,有人在外叫喊。

    哟!小妹子睁大眼睛,又兴奋又紧张,颠颠就跑了出去——哥哥姐姐不在家,她正闷着呢!

    ……

    黑棘林外。

    张鸿儒抱着个小盒子,非常纠结的往里面张望。那林中黑黝黝一片,就像藏着鬼怪,连阳光都照不进去。

    他第一次深入对方的地盘,但看这气势,就晓得是某种防御手段,绝逼不好惹。没办法,若非上头催的急,自己也不想过来。

    “顾先生!”

    “顾先生!”

    张鸿儒又喊了几声,可始终没回应,正想冒险闯入时,终于听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沙沙!”

    “沙沙!”

    一个修长纤瘦的人影从幽暗中出现,慢慢走近,待出了林子,阳光一照,好似黑暗与光明的转换,齐齐映在了那张小脸上。

    “咦,是你呀!”

    龙秋一见来人,不免有些惊讶。

    “龙小姐,打扰了。我本该在山下等候,但离顾先生下山的日子还远。我这有件要事,才贸然拜访。”

    张鸿儒也很意外,问道:“顾先生在么?”

    “哥哥不在,姐姐也不在,你有什么事?”小秋道。

    竟然都不在?

    张鸿儒心中疑惑,面上却道:“哦,是这样。这是我们先做出来的一批样品,拿来给顾先生看看。如果灵气含量稳定,没有损失太多,我们就按照这个样品,进行大规模制作了。”

    说着,他把盒子一递。

    龙秋打开一瞧,见里面躺着五颗鸭蛋大小的石头,圆润剔透,好像泛着微微白光,而且质地奇特,竟没有一丝毛孔,光滑的吓人。

    她眨了眨眼睛,笑道:“好啊,等哥哥回来,我就告诉他。”

    “这几天我都会在山下,请顾先生尽快回复。哦对了,还有件事,种子和农具已经在山下据点,随时可以搬运上山。”

    “嗯嗯,我都记下了,你放心。”

    “那就好,谢谢龙小姐,我就先告辞了。”

    张鸿儒说完,自动自觉的闪人,没露出半点打探和死乞白赖的意思,倒给龙秋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而她抱着小盒子,又返回庐中,急戳戳的打开箱子观瞧。

    “这就是哥哥说的宝贝啊?果然很漂亮!”

    一共就五颗,她摆弄来摆弄去的,颇有点爱不释手,笑道:“灵石灵石,怎么听着跟零食一样,难道还能吃嘛?”

    “嗤!”

    话音刚落,她就觉着金蚕突的一下,莫名其妙的飞了出来,又化作一个系红肚兜的胖娃娃。这娃娃盯着灵石,赤果果的透着一股饥渴,只是碍于主人威势,才没敢生扑。

    “你怎么又不听话了?你还真的要吃?”

    龙秋连忙把盒子扣上,拒绝道:“这可不能给你,这是给哥哥的。”

    “……”

    金蚕不会说话,只能眨巴眨巴的瞧着主人。它也没有表情,却硬要做出哀求的样子,一张脸拧成古怪的形状,三分诡异,七分吓人。

    龙秋却是不理,喝了声:“回去!”

    “……”

    金蚕不敢违抗,biu的消失在原地。

    其实龙秋也心痒痒,不过她性子乖巧,自然不会妄动。

    小妹子又拿起一颗石头把玩,在苗寨养成的自言自语习惯还没改变,道:“哥哥说,这东西是修士珍宝,必不可少,里面还有灵气。就是不知道有多少呢,跟我食气比起来,速度……唔!”

    她忽地一顿,小脸纠结的不行不行,随后又慢慢放松,有种破罐破摔的敢脚。

    却是她刚才嘀嘀咕咕的,下意识就运行了法诀,只觉一道细细的灵气从石头中流出,平和中正,慢慢被吸入体内,又跟丹田气海完美的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龙秋才睁开眼,感受着气海的增益量,倒是颇为欢喜。

    而她再一看石头,瞬间苦瓜脸,那石头被榨干了精华,白光消散,就像失去了活性,变成了一方真正的死物。

    “哥哥说有两万块呢,我浪费了一块,也不算,不算闯祸吧?”

    她挠了挠头,只能这样自我安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