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慰问与失足青年
    经过二十来天的不断勘测,科研组初步估算出一个数字:天柱山灵石矿的储量,大概为2.54万吨。

    矿床以山洞为中心,或疏或密的绵延十几公里,深度在100-300米之间,总体属于浅层矿。

    2.54万吨,这是什么概念呢?

    就拿潜州所在的安南省为例,储量最大的是煤矿,约246亿吨,居全国第7。铁矿约30亿吨,全国第5。金矿150吨,全国第10。银矿1967吨,全国第19。

    由此可见,灵石矿的储量完全能划到贵重金属一栏。虽然比不上金银,但你要知道,金银矿开采出来,是可以流通、收藏的,灵石却是消耗品,用完就没了。

    更别说,它还有自带的修真属性,价值突破天际。

    一般来讲,矿的大中小,要按储量和矿物的稀有程度划分。

    比如煤矿,大于50亿吨才叫大型矿;小于10亿吨,叫小型矿。

    比如金矿,岩金矿小于5吨为小型,5吨到20吨为中型,大于20吨为大型。砂金矿小于2吨为小型,2吨到8吨为中型,8吨以上为大型。

    但灵石矿无从参照,这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只有等以后继续挖掘,才能比较出大、中、小。

    除此之外,科研组还在几里外的地方划出一块地,分成好几块试验田。

    各种农作物,像稻类、麦类、豆类、薯类,以及玉米、高粱、粟、黍等等,最好的良种早就运达基地,农业专家也组团赶来,已经即时播种。

    由于饮食习惯,还是以稻类为主要目标。

    而稻类又分水稻和旱稻,水稻是双季,第一茬刚好在4月-5月播种,然后在7月末收获。旱稻是单季,在5月下旬播种,时间都来得及。

    至于别的,就是短尾锯齿鱼的繁殖和培养,不再细说。总体而言,灵石矿和农业试验田,是此次开发最大的收获,而且是立足根本的两个。

    ……

    营地,实验室内。

    两个助手整理着一些研究数据,而在里间的小屋,顾玙和仇纶正争论的不可开交。

    “灵石虽然具有流通和交换的性质,但短时间内,它不可能作为货币,只能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资源。所以它的标准,也不用那么严谨,粗略制定一下就行了。”

    “怎么可以不严谨?我要知道它的一切属性,包括灵气结构,活性度与质量与体积的比值,还有纯净度和密度的关系……”

    “等会等会!”

    顾玙打断脸色涨红的仇纶,蛋疼道:“你说的这些,我不保证能测出来,就算我能测出来,我也不会那么做。在我眼里,那些东西都没用,它现在只有一个属性,就是灵气含量。”

    这是第三个概念:浓度,指灵气本身;活性度,指作用物;含量,专指灵石。

    他说着,伸手拿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灵石,道:“比如这个,假设含量是10,那把它切成均等的十块,每块的灵气含量就变成了1,因为它里面的灵气是均匀分布的。而这个1,就是灵石的最小单位。

    如果以后又发现矿脉,那就可以做比较,同等的体积,同等的质量,灵气含量越多,品级自然就越高。”

    “这个……”

    仇纶咂巴了下嘴,比丫更蛋疼,这也忒粗暴了!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种简单的设定方法,起码在现阶段是很有用的。灵石不像金银,以重量为单位;也不像纸币,以数额为单位,它是一种特玄乎的东西,只适用于修士。

    所以顾玙的意见极为重要,除非政府有检测灵气的能力,那想怎么设标准,就怎么设标准。

    仇纶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捏着鼻子认可,接着问:“对了,它在切割的过程中,会不会产生损耗?”

    “损耗肯定会有,但估计不会太大,就看你们做成什么形态了……哎?”

    顾玙眨了眨眼睛,忽然劲劲道:“要不你们统一规格,就做成元宝吧?以后修士之间交易,直接摸个元宝出来,想想就很带感!”

    “……”

    老头懒得理他,这货大部分时间都人五人六的,但偶尔就会变逗比,画风转换的防不胜防。

    “咚咚咚!”

    俩人正聊着,忽听外面有人敲门。助手推门进来,道:“老师,秦教授请您过去一趟,说上面来指示了。”

    “去食堂么?”

    “对。”

    “那好,我们马上去。”

    他站起身,准备跟顾玙一块走,结果瞧丫没动,正奇怪时,见那货也奇道:“你看我干嘛,我又不用听指示。”

    “你,你这小子啊!”

    老头指了指他,莫名暗叹,独自出了门。

    经过近一个月的相处,老头对他的印象是真不错,就有一点:他跟政府的关系,简直心惊胆颤。

    仇纶只想做研究,不愿掺和政治上的事儿,也只能在心里惋惜一下。

    …………

    “人都到齐了吧?那我们就开始了。”

    食堂内,另一位主要顾问秦教授坐在前面,对着一票黑压压的科研人员笑道:“我刚接到上面发来的一份文件,还以为是什么指令,结果一看,是最高首长亲自写给我们的慰问致辞。”

    “哇哦!”

    底下顿时掀起了一阵小小的波动,都有些意外。仇纶也是一愣,竟然惊动了最高首长,上头的重视程度还要超乎想像。

    “咳,我开始念了啊!”

    秦教授清了清嗓子,捧着一张卡片道:“同志们,不知不觉你们进山已经快一个月了,甚为惦念。

    你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非常丰硕的成果,我们由衷感激,并牢记在心。

    你们这一去,可能时间长久,三五年转眼而过。我理解大家的辛劳,但也请大家明白,你们的任务格外艰巨,甚至关乎到全社会的发展和变迁。

    有道是,上下同欲者胜。希望我们同心协力,一起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哗哗哗!”

    瞬间掌声雷动,人人振奋,做学术做研究,为的就是这个。最高首长亲自写的卡片,足以满足所有人的虚荣心和成就感。

    “好了好了,自己回去再激动,还有件事要说一下……过几天上头要来一个慰问小组,据说级别很高。我们这里条件不够,就不搞什么接待工作了,但精神面貌一定给我做好了!”

    秦教授又嘱咐一句,转头问:“老仇,你还有补充的么?”

    “没有。”

    “那好,散了吧。”

    说着,众人呼啦啦的走出食堂,只剩秦教授和仇纶。二人的面色不像刚才那般轻松,颇有几分凝重。

    “老秦,这有点太急了吧?”仇纶忽然来了一句。

    “何止是急,简直是急不可待!”

    秦教授比他看得透彻,语气加重,情绪复杂的道:“不过也能理解,那批早稻种下去,顶多三个月收割,七月份就能见分晓。要是我,我也成天不睡觉的盼着。”

    “你说如果成了,上头会怎么分配?”仇纶道。

    “还能怎么分?从上到下,从大到小捋着来呗,皇亲国戚多着呢……行了行了,那都不是我们能管的。”

    秦教授不愿多提,笑道:“我们最应该庆幸的是,那些东西发展的再厉害,这世上也需要科技。”

    “唉,那倒是。”仇纶叹了口气。

    他们来此也有一段时间了,老实说,把一干人员都打击的够呛。科学技术的作用被无限降低,越来越往后勤、保障、辅助方面靠拢,而真正的核心关键,竟然落到个人身上。

    这对科学家而言,根本不能接受。

    刚才秦教授故作欢庆,高声读了一番致辞,也有激励大伙的意思。要知道,他们不仅今年在这,明年也会在这,后年大后年可能都要驻守。

    没点心理建设怎么行?

    ……

    与此同时,河边。

    顾玙坐在一块废石料上,脚下生着火堆,火上架着两条烤鱼,正是短尾锯齿鱼。硕大的脑袋已经被摘掉,剩下十五公分长的身子,可怜兮兮的被穿了个通透。

    丫神态悠闲,不时撒点盐和辣椒,完全不顾守卫士兵痛经般的眼神。

    没办法,这鱼谁也不能动,他动得;这鱼谁也不能吃,他吃得。仇纶为这事,没少跟丫嚷嚷,但管不了。

    甚至顾玙还有点可惜,上次来怎么没想着尝尝?他可是十足的老饕。

    “嗞拉!”

    “嗞拉!”

    火苗舔着鱼肚子,很快就涂上了一层焦黄色,散发出阵阵香气。他拿起一串刚要吃,就听背后有脚步声传来,笑道:“你没去开会?”

    “没有。”

    李肃纯凑了过来,也找了块石头坐下,盯着另一只鱼一言不发。

    顾玙却没有给他的意思,这鱼肉没经过测试,不晓得普通人承受的极限,只道:“你好像不太合群,平时吃饭也不怎么去食堂。”

    “我身上有尸味……”

    李肃纯应了句,语气清淡,倒是无悲无喜。

    “那你该学学厨艺了,起码对得起自己的肚子。”

    顾玙也没发什么心灵鸡屎汤,笑道:“你应该还要待段日子,我差不多要走了。”

    “什么时候?”

    “快了吧,等他们下来人,我得把我的酬劳算清楚。”

    “哦。”

    李肃纯真的不多嘴,顿了顿,反而问起另一个不相干的话题,道:“你回去之后,想做什么?”

    “我?”

    顾玙咬了口鱼肉,道:“也没什么,跟女朋友一起修道吧。”

    “那个小丑?”

    他指的是戏剧脸谱。

    “哈哈,对,就是那个小丑!我现阶段的方向,就是跟她变成两个老不死的。哦,还有个小妹子,三个老不死的。”

    “……”

    李肃纯面无表情,不知是懒得回应,还是不懂他的无聊笑点。

    “你呢,以后要怎么样?”顾玙问。

    “没想过。”

    “连个目标也没有么?”

    “目标……”

    李肃纯目光闪动,露出了一丝茫然和郁郁。

    “不要觉得自己没有自由,你能做的事情非常多。”

    顾玙啃光了一条鱼,随口道:“比如你可以提升修为,炼出更强大的僵尸。你还有个师父吧?你师父埋在哪儿了?你不想给他风光大葬,振兴师门么?”

    “师父……”

    李肃纯听到这两个字,神情终于不再木讷,喃喃的重复着:“我想给他风光大葬,我想振兴师门……”

    “哗啦!”

    顾玙拿着铁钎子往水里一戳,分分钟又扎上来一条,搁火上一架:“喏,这就叫理想!”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