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妖精打架
    “砰!”

    小斋道出最后三个字,就伸出右手,掌心劲力一吐,一下就把他推开老远,自己也顺势起身。

    “……”

    顾玙烧的跟团火一样,猛然被打断,先是一怔,随即生出一股极为憋闷想要疯狂发泄的冲动。

    这种感觉处男难以理解,堪称世间惨事。

    而他看着眼前之人,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其中波动着的诱惑,瞬间将自己重新点燃。他只想扑过去,就像幼时在河畔剥春柳的嫩皮儿,把这女人剥成一段白生生的肉。

    “呵!”

    小斋瞧他眸中红光又闪,不由嗤笑一声,身形一纵就跃到了屋外,道:“顾玙,来打一架吧!”

    她系好衣带,然后勾了勾手指:“打赢了,姐姐就陪你睡。”

    嗬!

    顾玙毒火横生,正感无处发泄,脑中一激,当即也跳到屋外。

    小斋当真不客气,一个大步冲到近前,挥掌就拍了过去。顾玙拔背含胸,左手平手外翻,去捉她的小臂。

    这是擒拿法的一招,若是捉住,臂骨可立时脱臼。

    他速度极快,哪知手指与对方的小臂将遇未触时,小斋手掌一翻,拧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像蛇一样顺着他的胳膊缠了过来。

    跟着她化掌为指,兰花般的一展,直戳对方双眼。顾玙连忙左肘横压,去撞她的臂弯,小斋手掌又转个圆圈,避开这一压,再次向前一探。

    顷刻间,俩人已经拆了七八招,使的都是她师门的四十八手。

    小斋还光着脚呢,穿着一身素色长袍,衣袂猎猎,招式也极为好看。不过表情就很严肃,面沉如水。

    她是有点生气的:你开车可以,酒驾就不能接受了,何况你不仅酒驾,还特么的嗑药,磕完药还想艹我?

    简直不能忍!

    俩人就在这屋外空地,砰砰啪啪,你来我往,竟然真打的不可开交。

    小斋掌指连绵,若万花齐落,春兰葳蕤,招招凌厉,而且丰姿端丽。顾玙是她教的,虽然不如她通透,但迅捷猛烈,威势生风。

    当然了,俩人都没放大招,不然分分钟毁掉院子。

    而顾玙打着打着,毒火发泄了不少,情绪逐渐平稳。又拆了几招,他身子忽地一震,仿佛山间的大钟被狠狠撞了一下。

    咦?不对啊!

    为毛我跟只泰迪似的,满脑子就想着怼人?他立时明白过来,我是中了桃花瘴了……

    “小斋,停手!”他眼中清明,声音也恢复正常。

    “你说停手就停手?”

    “小斋……”

    “打完了再说!”

    小斋根本不理,右手笼成鸟喙状,直直点向他胸口。

    顾玙脸色微变,这招是四十八手威力最大的,一击之势,三法连环,自己不用灵力硬肛,都不敢正面接。

    没办法,他脚尖一点,身形往后急退,瞬间飘出了院子。

    ……

    龙秋睡到半夜被惊醒,揉着眼睛从屋里爬出来,就看见哥哥(爸爸)、姐姐(麻麻)在打架。

    她吓了一跳,急慌慌冲过去,喊道:“你们别打啊!好端端的,怎么就打起来了?”

    “不关你事,回去睡觉!”小斋边喝边攻。

    “小秋,你先回去,我们没事!”顾玙连忙招架。

    没事个溜溜球啊?

    龙秋虽然单纯,但不傻好嘛,这一看就有问题。她心急如焚,瞧着俩人难解难分,不知如何是好。

    纠结片刻,妹子小牙一咬,木法子,只能强行劝架。

    “金蚕!”

    她一声清喝,一道无形的波动就从体内飞出,眨眼占到他们中间。

    “砰!”

    俩人齐齐一乱,顾不上还招,只好先逼退金蚕。

    “回去睡觉,听到没有?”

    “小秋,你别捣乱!”

    “你们别打了!”

    哎哟,这给妹子愁的,俩个家伙忒不省心。龙秋外柔内刚,越到关键时刻越是冷静,她死死盯着场中,只为寻找破绽。

    只见小斋又攻了一招,顾玙纵身跃起,似想跳到老树那里。她在后面紧跟,俩人在河面上对了一掌。

    龙秋眼睛一亮,终于找到一个空隙。

    那二人掌分,正想抹身落脚,结果虚空中金蚕一绕,砰砰撞上他们胸口。积聚的气劲一泄,无从借力,身形往下急坠。

    “扑通!”

    “扑通!”

    两个家伙同时落水,水花四溅,连老树上的红皮灯笼都是一晃。

    “……”

    龙秋跑到河边,扒着河岸观瞧,不一会,只听哗啦哗啦,又同时钻了出来。

    “哥哥,姐姐!”

    她把二人拉上岸,又慌乱又关心,问道:“你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忽然打起来了?”

    “呵呵,睡不着就活动活动嘛。”

    小斋裹着一身湿漉漉的衣裳,头发也变成一道道的黏在脸上。她先揉了揉小秋,然后转向某人,问:“清醒了么?”

    “呃……”

    顾玙尴尬啊,觉着超超超超超丢脸!大晚上的打了半天,又被寒水一泡,虽然还没剔除毒性,但已经能控制了。

    他对着人家,实在无话可说,半响方道:“我,我……”

    “行了,清醒就好!”

    小斋仍然光着脚,就那么啪嗒啪嗒的回了屋子。顾玙也不敢拦,没琢磨透她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

    “姐姐,你先别睡……哎呀,哥哥,我去烧点水,你们把衣服换了啊!”

    龙秋还不明白咋回事呢,就当爹又当妈,心累的可以。

    …………

    一番折腾下来,天都快亮了。

    俩人用热水简单冲了冲,换了干燥的衣服,各自回屋。顾玙躺在自己的床上,仍旧毫无睡意,小斋和龙秋的静室悄悄,就像刚回来时一样。

    今天晚上的事情,怎么说呢?

    他了解小斋,所以很清楚对方的想法。以二人培养的感情基础,再进一步非常可以,但这个形式不对。

    讲的粗暴些,就像老夫老妻生活多年,老公要靠着壮阳药,才能对妻子产生亢奋感,勉强来上一发。

    不尊重,不尊重,不尊重。

    有问题就要解决,他不是拖拉的人,想了想便起身下床。

    “吱呀!”

    他出了屋子,借着月光来到小斋的门前,轻声问:“睡了么?”

    “没有。”里面回了一句。

    “……”

    顾玙沉默片刻,推开了房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