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山中无日月
    今年的春节来得很早,一月底便是除夕。

    大多数的人与往年一样,掰着手指头撸自己的年终奖和假期,然后归乡团圆,吃吃喝喝,被一帮二逼亲戚各种秀下限,直到节后照常工作。

    而对少部分的人来讲,这个春节划分的意义无比强烈。所谓新年新气象,但这个新气象,未免有些太大了。

    上午,凤凰山脚。

    一辆白色的小货车顺着凸凹不平的土路,一颠一颠的驶来,最后停在了路旁。东侧是田野荒地,西侧是山麓,枯木掩映间露出一条蜿蜒的野径。

    车里有两个人,一个司机,一个是袁培基。

    袁培基看看山上,没发现什么动静,便点起一颗烟叼在嘴里。烟气细细,弥漫在不大的空间内,便有些呛人。

    他按开一点窗户,车内的暖风混着外面的寒气,交裹对冲,哧剌剌的扑在脸上。

    一个军区大佬的孙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偏僻乡下,还亲自押车,这本就非常神奇。他显得极有耐心,抽完了一颗又点上一颗,没有半点烦躁。

    约莫半小时后,野径终于响起了脚步声,顾玙沾着一身的清晨露水,轻悠悠的下了山来。

    “先生!”

    袁培基开门就奔了过去,他原本是叫顾先生的,可不知怎么想的,忽然改口抹掉了一个字。

    顾玙没在意这种若有若无的细微亲近,只有些惊讶,道:“什么时候到的?不是约好十点钟么?”

    “刚到不久,怕路上耽搁,就早出来一会。”

    “呵,那辛苦了。”

    顾玙是提前十分钟下来的,闻之也不说破,笑道:“我先看看草药吧。”

    “嗯,都在这儿呢!”

    袁培基绕到车后,自己动手拉开厢门,又搬下两个半封闭的古怪箱子。透过玻璃罩子,能看到里面是一棵棵的生药,底部还连着泥土。

    “这箱子能调解湿度和温度,还能模拟日照,根系一点都没有破坏,回去就可以移植。”他介绍道。

    顾玙打开查看,两个箱子共有十八株,皆是人参、灵芝、首乌、石斛等珍贵药材,生气活现,品相完整,就是小了一些——野生的能有多大?

    “不错,谢谢你了,还亲自跑一趟。”

    “太客气了,我也是闲着没事。”

    袁培基的态度大变,不像以前那般直爽张扬,显得毕恭毕敬,又道:“对了先生,我们会在白城留置人手,就在凤凰山附近,方便您以后吩咐。”

    “你们?”

    “是,还有雷家和曾家,不过他们知道的不多,您放心。”

    “哦,那就麻烦你们了。”

    “哪儿的话,我帮您搬上去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

    袁培基被拒,也没强求,就看着对方不费吹灰之力的提起箱子,快步上山,转眼就消失不见。

    他闪过一丝憧憬和羡慕,坐回车里,招呼司机返程。七八个小时来回奔波,只呆了二十分钟,却丝毫不觉辛劳。

    就在春节之前,顾玙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了建造住所和收集草药的事情。小小两个请求,一下就把袁家的老爷子惊动了。

    老爷子在关外军区的地位颇高,更是背靠中央的某位大佬,对其有些了解。或者说,从顾玙跟官方和平谈判之后,政府似乎无意隐瞒,放任且约制的让某些消息流传。

    包括特异局全部的正式人员,各派系的实权大佬,比如各省市的高层官员,各军区的高级首长等等。

    还有一些边缘群体,多为勾连颇深的商界豪门。当然他们资格不够,拿不到准确信息,只模模糊糊有个概念。

    对于近20亿的人口基数来讲,这些人不值一提,但也绝对不少。

    所以当顾玙主动联系时,袁家上下如临大敌,这二位可是国家层面关注的人物,如果私下牵扯,保不齐灰飞烟灭。

    老爷子立马上报,那位靠山则表示,合理要求应了便是。有了这句话,袁家才敢接下来,小心翼翼的与其接触。

    咱们说,有外在矛盾时,官方自可步调一致。而当矛盾暂且解除,相安无事,派系互争便浮了出来。

    就像顾玙要盖居所,跟张鸿儒谈,跟特异局谈,跟袁家谈,虽然背后都是政府,但效果是不一样的。

    顾玙选择了袁家,也有干扰对方,争取一点发展时间的意思。

    …………

    山谷,河边。

    在小河的南岸,已经建了一处院落。整体风格很朴实,竹子围成的篱笆墙,青石铺地,木头房屋。

    三间静室保持间隔,另有厨房、客厅、厕所,并比原计划多出一间,留作仓库。

    小院有门,门上有匾,上书三个大字:清心庐。

    这名字不求玄虚,也不能用观、宫之类,那是道教建筑才有的。俩人不供神仙,便简单商量,觉着用庐比较合适。

    院中安静,小斋和龙秋各在静室修行。龙秋还没有正式入门,仍然做前期调整,等身心状态俱佳时,顾玙才会帮她启灵。

    至于小斋,她回来后就一心扑在《神霄大雷琅玉书》上,除了三餐定时,简直足不出门。

    这雷书是一整套的体系,如何静心,如何引气,如何存想,如何施展神通等等,皆有叙述。

    此刻,小斋盘膝而坐,默运心息相依法,很快进入望我独神的境界。

    心息相依法,是道家上乘的静心诀。讲究息行心行,息住心住,息运心运,息止心息。可万境皆寂,一念不生。

    接着,她又按玉书所示,脑中存想雷霆,引生气感。

    东方木雷在肝宫,南方火雷在心宫,西方金雷在肺宫,北方水雷在肾宫,中央土雷在脾宫。

    五雷修炼,不分次序先后,全凭自身存想。

    所谓雷神乃在我之神,一气神和,归根复命,行住坐卧,绵绵若存,以我之真气,合天地之造化,故能嘘为云雨,嘻为雷霆……

    她修了十几天,已隐约有了气感,只觉在体内生出了一团白气,若隐若现,结构薄乱,好像随时都会消散。

    白气,便是五雷中的金雷。此刻还是初显,等其稳固壮大,一尘不染,能清能净,达到无漏境,这金雷便是修成了。

    金,主杀伐。

    雷霆者,天地枢机,其权最大,更为道家第一杀伐之术。

    小斋什么性子?

    放着水雷这等阴属性的不选,当先修的就是金雷!

    ……

    话说如今的凤凰山,已经划成了内山、外山,用铁网隔开。人家地盘都是法阵,这里用铁网,确实有点low,可没办法。

    萨祖道印上的纹刻太过深奥,不是短时间就能搞懂的。

    顾玙别了袁培基,提着箱子回到谷中,感觉到二人都在修炼,也没去打扰。他到仓库取了工具,又到药圃处,将生药一棵棵的栽种下去。

    那园圃里种了一些,都是凤凰山的普通生药。

    他自幼制香,制香要懂香料,香料便是草木之物。小斋更不用说,鉴木是师门传承之一。所以他们对草药都有了解,照顾的也非常不错。

    好半天,他栽种完毕,看看天色,已是正午。

    小斋和龙秋还没动静,他便回到静室,开始吞食正阳之气。一番运功过后,龙秋那边才有了声响,似要生火做饭。

    顾玙仍然没出去,而是摸出那两根青玉针,细细打量。

    这针已被他滴血炼制,时刻带在身上,以灵气温养,以神识淬炼。十几天下来,效果甚微,只是更加清寒了几分。

    他也不着急,炼器本就是水磨工夫,用神识重塑法器,将其与心神相通,有形又无形,最后藏于识海,一念便可击敌。

    他收好青玉针,又摸出道印研究,这一坐,不知不觉天色沉暗。

    龙秋点了太阳能灯,他们生活虽然简朴,但照明什么的没必要苛待自己。身在现代社会,还非得烧蜡烛,那有点二逼。

    这谷中气候温暖,日照极好,正是太阳能起作用的时候。

    顾玙闻得饭菜香气,起身出门,就听“吱呀”一声,小斋也现了身。

    “怎么样?”他问。

    “还好。”

    小斋话不多说,一起到了厨房,超简单的饭菜,几乎全素。

    不提龙秋,俩人自搬到谷中,就觉得时间飞快。每日见不了几次面,嗖的就是一天,嗖的又是一天。

    以前没感觉,现在真有体会,难怪古人讲:山中无日月。

    “……”

    他们闷头吃着,只惦记吃完继续修炼。

    龙秋瞅瞅这个,瞧瞧那个,就像爹妈吵架努力调节气氛的小孩子,忽笑道:“哥哥姐姐,我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就想炼蛊。”

    “哦?”

    顾玙从阵法的思路中回神,问:“那你要收毒虫么?”

    “不用啊,我看黑棘林里就有不少毒蚊,都是上好的材料,我可以炼只血蚊蛊。”

    “血蚊蛊是什么?”小斋也问。

    “呃,它穿透力非常强,喜好吸血,而且跟别的蛊虫不太一样,是能繁殖的。先找些人的鲜血,让它在里面产卵,然后长成一只只子蛊,它本身就算母蛊,可以号令蚊群。”

    “哦……”

    俩人明白了,一句话:小秋控制母蛊,母蛊控制子蛊。

    黑棘林中的毒蚊没有灵性,乱哄哄瞎咬一通,如果炼成了蛊,以后就是成建制的军队,并且威力大增。

    “这个不错啊,我们没有护山法阵,弄个禁地也挺好的。”顾玙笑道。

    “确实不错,明儿我们休息一天,帮你炼蛊。”小斋道。

    “嗯,我一定能炼成的!”

    龙秋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坚定,还用力点了点头。她一直都是充话费送的,能为哥哥姐姐做点事情,也是很开心。

    (这月是上架的第一个月,老实说,月票和订阅对我非常重要,而大家的支持也极其给力,由衷感谢你们!那个啥,从4900张开始算,现在是10776张,我一共欠了19章,还有盟主的14章……呃,不要慌,不要慌,我肯定都会还清的,就是过程会慢一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