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尘世间
    张鸿儒,二十五岁,浓眉大眼,面容小帅。

    他本是安全机关的情报人员,奉命跟二人接触,并套用了路宁宁的人物模版。路宁宁确有其人,在江州大学附近的造型室当老板,也确实是个娘炮,前段时间在外面旅游疗情伤。

    张鸿儒把这套设定拿来,装的惟妙惟肖,反正他们也没见过路宁宁。

    顾玙和小斋了解内情后,并未生气,反而觉得很有意思。对“专职联络员”这项工作,也没什么反感,意料之中的事情,政府肯定会派人驻扎,方便沟通。

    那张鸿儒卸掉伪装,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年轻健谈,气质爽朗,倒添了几分好印象。

    下午,盛天机场。

    一别两个多月,这座城市仍然吵杂喧嚣,车水马龙,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空气好了许多。

    要知道,这正是北方供暖的季节,大大小小的锅炉一烧,往年就是S级忍法——大雾霾术。但今年不同,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却明显多了一丝活气和游动,没有那种沉闷的压迫感。

    三人风尘仆仆的出了大厅,顾玙望了望天空,便在心中暗道:节点扩散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快,或许再过不久,盛天也可以修炼了。

    而龙秋打量着周边环境,满是新奇,忽道:“哥哥,姐姐,我喜欢这里。”

    “你看个机场就喜欢了?”顾玙笑道。

    “嗯,我的感觉告诉我,这里是个非常好的地方。”

    “呵,感觉这种事最不靠谱。”

    小斋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起到了机场大巴的乘降站。前一辆刚走,后一辆正缓缓驶来,还有几个人在排队。

    他们站在路边,简短告别。

    “我们就直接回家了。”

    “嗯,我先去车站。”

    “回见!”

    “回见!”

    顾玙和小斋看着对方,同时伸出手,轻轻拥抱了一下,感受着这份最熟悉的温热和气息,在耳鬓短短厮磨,又匆匆分开。

    他们之间,已不用多说。

    “拜拜!”

    顾玙转身上了大巴,小斋拉着龙秋拦了辆出租,同样头也不回的闪人。

    “哎,哥哥!”

    龙秋看得直愣,这会才反应过来,急道:“他怎么走了?”

    “你先跟着我,过两天再去找他。”

    “啊?”

    这个小妹子一直为住她家还是住他家而纠结,结果人家早就定好了。没办法,两个老司机完虐小菜鸟,得慢慢习惯。

    顾玙坐在大巴上,不一会,张鸿儒也上了车,笑道:“顾先生,方便一起坐么?”

    “当然,不过最好换个位置。”

    俩人说着就往后走,跑到最后一排的角落,前面稀稀拉拉的坐了六七个人。很快,大巴启动,慢慢驶离了机场。

    张鸿儒瞧着窗外景色,一派北国冬季的寒凉苍莽,不由笑道:“我第一次来白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您还得多多指教。”

    “好说,我们恐怕要经常见面,也别太客气了。”

    “呵呵,那好,我就直接问了。”

    张鸿儒顿了顿,道:“顾先生,凤凰山你打算怎么处理?”

    “老实说,我们也没想好,不过大概有个思路。首先景区不会变动,我会勘察一下,找一条线路,划成内山、外山。”

    “我还真怕你封山呢,那当地政府就有的苦了。”

    张鸿儒松了口气,没办法,这座山名义上都是他的,如果他不愿意搞旅游,整座山都得封禁,官方还得捏着鼻子认。

    “那外山你准备怎么经营?”他又问。

    “经营谈不上,我也没那个时间,还是交给你们管理。”

    “明白,这个我去沟通。”

    顾玙的意思就是:内山是禁地,不得进入。外山交给他们代管,保持景区不变,利润分成。

    别嫌俗,早期的修行阶段,世俗钱财是非常重要的资源。

    寥寥几句话,就定了凤凰山景区,以及靠山吃饭的上百人的命运。至于张鸿儒如何沟通,很简单,人家算特派专员,这种事情都可以先斩后奏的。

    车行了一路,便进了盛天市区,客运站是其中一站,他们会在那里下车,然后转至白城。

    俩人在后座低声交谈,聊了好半天,张鸿儒忽又想起一事,道:“对了,如果你们要建住所,我们可以帮忙。”

    “这个么……好,到时再说。”他点头。

    住所是必须建的,或者在大树底下,或者在两条小河边的平地上,空间足够。外山虽然有座紫阳观,但他不打算撵人,也不想搬到景区里。

    顾玙被对方的话头一撩,忍不住浮想联翩。

    静室起码要三间,做平时修炼之用。卧室也要三间,还有客厅、厕所、厨房等等……哦,还要加上炼丹室和炼器室,满打满算,也得十几间屋子。

    大工程啊,自己确实搞不定。

    他懂张鸿儒的意思,这就不是友情帮忙了,而是他自己说的:交换。

    …………

    傍晚,凤凰集。

    这里还是老样子,安安静静,团团和气,交错的胡同夹着一座座房屋,不时有灯光亮起。

    顾玙背着大包,慢慢往自家走去,虽然已是修行之人,但他并不讨厌以往的生活。家长里短,油盐酱醋,自有一股红尘韵味。

    他走到院子前,发现屋子里亮着灯,竟然有人。他一推大门,故意发出声响,里面马上问道:“谁啊?”

    顾玙一听这声音,就笑道:“晴晴?”

    “……”

    里面似傻似呆的沉默了几秒钟,随即便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叫:

    “啊!!!!”

    一个小姑娘冲了出来,边跑边嚷嚷:“哥?哇,真是你啊,你总算回来了!”

    她往前一扑,就pia在他怀里打了个滚,嘴里不停道:“你干嘛去了?你都走两个多月了,要不是还能打电话,我们都要报警了!”

    这一通吵吵,把左邻右舍都惊着了,纷纷出来观瞧。

    “哟,小玙回来了!”

    “听说你到南边做生意去了,怎么样啊?现在买卖可不好做。”

    “啥做生意去了,人家是旅游,那叫户外运动知道不?”

    “我怎么听说娶媳妇去了,倒插门不回来了?”

    “滚蛋!小玙是那种人么?”

    七嘴八舌中,方叔方婶也挤了过来,神情更是激动。顾玙费了半天劲,才把乡亲们和大狼狗送走,又跟方叔一家进了屋。

    这房子明显有人打扫,里面非常干净,桌上的电脑开着,方晴刚才便在上网。几人坐下,方叔自然要询问一番。

    顾玙笑道:“就是跟朋友旅游去了,顺便谈谈做香的生意。现在渠道比较稳定,利润也不错,我以后可能经常出去。”

    “哦,没事就好啊!这房子你放心,我们肯定帮你看好了。”

    闲聊了几句,老两口见他无恙,便回去继续做饭。

    顾玙接了壶水烧上,对没心没肺还在玩电脑的方晴道:“晴晴,你放寒假了么?”

    “嗯,刚放没几天。”

    “在高中怎么样?”

    “还行吧,期末考试全班第十五……哎,哥!”

    方晴眼珠子一转,忽然颠颠的凑过来,问:“你是不是跟小斋姐姐出去的?”

    “是啊。”

    “那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什么程度?”

    “啧!你们那个那个了么?”

    “没有。”他淡定摇头。

    “没有?”

    小姑娘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们出去两个多月,连床都没上?”

    “关你屁事啊?去去去,我要换衣服,你先回去!”

    他简直蛋疼,一手拎起方晴,就要往外赶。

    “哎哎,哥,你听我说啊……”

    她死乞白赖的抓着门框,劲劲道:“你这不行啊,你都单身好几年了,好容易有人看上你,你还不抓紧喽……哎哎,你要不会把妹,我帮你啊……”

    “砰!”

    顾玙特糟心的把丫一扔,用力关上门。

    他抹过身,打开背包,就开始整理东西,而忙着忙着却噗哧一乐:这种感觉,真是亲切且久违了。

    ……

    与此同时,在盛天的家里,小斋同样体会着这种感觉。

    她已经洗好了澡,穿着宽松的睡衣,躺在书房的小床上。案上熏着香,手边摆着茶,地热烧的十分暖和,以至于小青活蹦乱跳,半点冬眠的样子都木有。

    “唉……”

    她满足的叹了一声,全身都被封印在床,打死都不想起来。

    “姐姐!”

    此时,龙秋吹干了头发,趿拉趿拉的晃进来,道:“我想玩会儿电脑。”

    “嗯,打开吧。以后你每天都看看电视,上上网,多了解一下没坏处。”

    “知道啦!”

    龙秋坐在桌前,按开电脑,不太熟练的刷着网页新闻。小妹子软软糯糯,却意外的对娱乐新闻很感兴趣,看来也藏着一颗八卦之心。

    小斋侧身躺着,瞧着她的背影,忽地把脚一伸,那条大长腿就搭在她肩膀上。

    “哎呀!”

    龙秋一歪头,见脸旁多出一只白嫩嫩,水灵灵,细巧巧的脚丫,不由脸蛋一红:“你别闹,我放金蚕了!”

    好嘛,人家妹子都是,再闹我哭给你看,再闹就分手,再闹就巴拉巴拉……她这一言不合就放蛊。

    “你放也没用啊,它又吃不了我。”

    小斋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忽想起一事,问:“哎对了,你现在还能收别的蛊么?”

    “可以啊,只要我身体撑得住,不过这里好像没什么毒虫。”

    “毒虫凤凰山就有,先让你玙哥哥……”

    “叮铃铃!”

    她正说着,就听手机铃响,拿起一接,却是自己老妈。上来就一通埋怨,然后下死令,明天必须回家吃饭。

    刚挂断,手机又响,这回是江小堇。

    “喂?姐,听说你回来了……哈哈哈,我也放寒假了,我这过去找你!”

    (征集主角的居所名字,要简单、大气、上档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