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归程
    部队大院,某研究所。

    值班的士兵按下开关,遂着一阵滋滋轻响,那道看似薄弱实则坚实的大门就拉开了一条缝隙。

    龙秋背着包,迈步走了出来,数天未见阳光的小脸被太阳一晃,不禁眯起了眼睛。等一片红红绿绿的花影消失,视线恢复,一下子就瞧见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哥哥!姐姐!”

    她瞬间有了神采,雀跃的跑到跟前,还没想好怎么表达激动之情,就觉身子一轻,双脚离了地。

    “姐,姐姐,你放我下来!”

    她被小斋抱着转圈圈,又慌张又羞恼,忍不住低低惊呼。

    “下来干什么?见面当然要举高高了。”

    小斋转了两个360度,才轻轻放下妹子,见她确实没受什么伤害,就是面色有些苍白。

    “咳咳!”

    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咳了两声,尽量忽视掉对方,问道:“顾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么?”

    “没有了,谢谢。”

    “那我派车送你们回去吧?”

    “不用了,这里离酒店不远,我们走着就行。”

    “那好吧,有事情可以随时找我,我就不远送了。”

    人家没死乞白赖的强求,把他们送到门口就抹身闪人。

    那一家三口小别重逢,自然有许多话要讲,走了一段路,见道边有家小店,索性进去坐坐。

    龙秋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从他们离开水磨沟那天讲起,说自己跟阿伊汗如何相处,又是如何想念。到了第五天的时候,便偷偷跑出来,还把身上的钱留给了阿伊汗。

    然后,她就说到被二处围堵,金蚕暴走。

    “我当时疼得厉害,觉得浑身的力气被抽空,就晕了过去。等我醒过来,已经在一间小屋子里。后来有人说,我,我杀了六个人……呜……”

    她的情绪忽然有了波动,不是很能接受。小斋胳膊一伸,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你那时正好发作,不是你死就是他亡,都是各自的天命。没事没事,都过去了。”

    “可我杀人了啊。”

    “好了,不要总想着这些。”

    顾玙给她倒了杯水,问:“对了,你现在能控制住么?”

    “现在可以,就怕到年底的时候,它还会出来。”

    “没关系,等你学了食气法,彻底收服金蚕就没事了。”

    俩人一番抚慰,龙秋总算好了一些。不一会,菜也端上了桌,她被关在禁室数天,此刻见了人间烟火,竟有重生之感。

    “哥哥,姐姐,你们怎么把我救出来的?”她边吃边问。

    “这个太复杂,回家慢慢跟你说。”顾玙道。

    “回家?”她眨了眨眼睛,不是太懂。

    “是啊,我们明天就带你回盛天。”小斋笑道。

    盛天!

    龙秋立时一颤,又紧张又期待,毕竟她是路边捡来的,跟着人回家乡,难免有些忐忑。

    小斋瞧她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小秋,我事先说好了。我呢,住在盛天市里。他住在下面的一个县城……”

    “县级市,县级市!”某人纠正。

    小斋不鸟他,继续道:“我们隔了几十公里,非常远,所以你要做决定,是跟着他住,还是跟着我住?”

    “啊?现在就要定么?”龙秋苦着小脸,极其为难。

    “对,现在就说好,因为明天就回去了。”顾玙也帮腔。

    “可,可……”

    龙秋瞅瞅哥哥,瞧瞧姐姐,那俩货也一本正经的做出为你转身状。过了好半响,妹子终究难搞,弱弱道:“我轮流住行么?”

    “不行!”

    “当然不行!”

    “那,那我们一起住行么?”她又弱弱道。

    “嗯,这个想法有创意。”

    小斋捏了捏她的脸蛋,转头问:“你觉着怎么样?”

    “……”

    顾玙懒得搭理,挥手喊道:“老板,结账!”

    两个没节操的家伙,闲着蛋疼调戏小姑娘,调戏完就pia在一边。只可怜龙秋,直到出了饭馆还在纠结:到底是轮流睡,还是一起睡?

    …………

    话说昨天晚上,王琦迅速联系上峰,汇报了相关事宜。

    上头的反应也很快,给了几点指示,在这几点的基础上,一切要求都能满足。于是乎,三人整夜没睡,就在茶室达成了口头协议。

    没办法,这东西不可能有文件的。

    政府方面:立即释放龙秋,将凤凰山交给顾玙二人。二人对山上、山脚周边附着地的全部资源,享有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说白了就是承包。

    顾玙方面:提供完整的灵气地图,并协助官方开发节点,当然,是有报酬的。

    有两个地方值得玩味,一个是关于凤凰山的定性,给的并不是“所有权”。这是肯定的,土地永远归于国家,不可能割出去。

    第二个,没有明确期限。

    双方都很清楚,只是暂时合作,这个期限会随各自实力的变化而变化,或许五年,或许五十年,或许无限期。

    到目前为止,一共就发现了四个节点。

    天柱山和峨眉山的浓度都是6,凤凰山是5,天山的灵气还在混乱,可能过几年才会安稳。凤凰山虽然较低,但无所谓,低了也是节点,而且是独享。

    说实在的,俩人突然得了一座山头,还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凤凰山是景区,旅游业发达,究竟要怎么规划……还有白城政府,本来好好的混吃等死,结果pia,掉下来两尊神……这都需要协调,得好好想想。

    转眼到了次日,仨人一大早就赶往机场,准备乘早班飞机返回。

    坐在候机厅里,顾玙和小斋看着稀稀拉拉的乘客,忽然觉得很奇妙。去年十一月出发,如今已是一月份了,两个多月的浪荡,个中滋味无以形容。

    这两个多月来,他们似乎甩掉了以往的社会关系和人生包袱,从未有过的自由自在。这种感觉无比美妙,就像吸毒一样,深深刻在了骨头里。

    而现在,他们又要回去,回去那个正在慢慢改变的城市,面对的还不知是什么。

    俩人思绪万千,龙秋却没那么多心思,白嫩嫩的腮帮子一动一动,嚼着口香糖左顾右盼。

    “咦?”她忽然一声轻呼。

    “怎么了?”小斋问。

    “那个人,我们见过。”

    她用手一指,只见在不远处,戳着个身形笔挺,面容英气的年轻男子。初看没觉得,可细细一瞧,倒有些面熟。

    那男人也瞧见他们,直直走了过来,道:“三位早!”

    “这次你总不能说巧遇了吧?”顾玙笑道。

    “自然不是,我是专程陪同。”

    “那我们应该叫你什么?还是路宁宁?”小斋问。

    “呵呵,正式认识一下……”

    他伸出手,哪有半分娘炮的德行,笑道:“我叫张鸿儒,是二位的专职联络员,以后便驻扎在白城,二位有什么需求,尽可以找我沟通。”

    (我去,欠八章了,你们简直丧心病狂!)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