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今儿的天气很好,阳光充足,树木也很安静。

    这样的日子,最适合穿一件浅色的棉外套,让阳光打遍全身,把骨头里的潮湿和阴冷慢慢蒸发出来,只留下暖洋洋的舒坦。

    此刻,小斋就靠在一张长椅上,像只刚刚吃饱而慵懒困倦的小橘猫。她背后是一池干涸的喷泉,前方是商厦,左右两边是地下街——这里正是购物中心的大广场。

    “接着!”

    随着一声轻唤,从旁边嗖嗖甩过来两只纸袋。小斋伸手接住,感觉热乎乎的有些烫手,却是一个苹果派和一个红豆派。

    顾玙还提着个塑料袋,没有立刻过来,而是转身招呼:“嗨,来一块吃啊!”

    “哦,哦……”

    戳在不远处盯梢的赵磊异常尴尬,别别扭扭的凑到跟前。俩人坐一张椅子,他搭着另一张,闷头不响的啃着给买的馅饼。

    “怎么去那么久?”

    小斋咬了口红豆派,顿时热气升腾,那酥软的脆皮自唇舌间一过,就留了一点在嫩红嫩红的嘴角。

    诶,这里套路就来了!

    倘若你正跟女孩子约会,觉得互相都有好感,这便是一个很典型的试探。你可以用纸巾——如果你带了纸巾,速度又足够快;或者用手——如果你的手很好看,指甲里又没有黑泥,去帮女孩子擦拭唇角。

    如果她没有躲闪,就说明可以进行下一步动作,比如牵(kai)手(fang)。

    当然了,这种事分人。顾玙受了辣么多反套路,看都懒得看,只回道:“店里人多,一直排队来着。”

    “人多?哦,今天是周日。”

    小斋见他没反应,不由撇了撇嘴,自己抹掉残渣,又转头问:“哎,你今天怎么不休息?”

    赵磊吃的正欢,听了苦逼道:“你们不休息,我哪敢休息啊?幸好夜班不是我,不然白天晚上的跟着,不出一个月我就得早夭。”

    “呵,过几天我们就走了,你就能好好睡一觉了。”顾玙笑道。

    “那我先谢谢二位了!”

    赵磊拱了拱手,说的特诚恳。

    其实他心里非常复杂,本来是敌对的,还被人家玩密室捆绑,结果分分钟关系改变。说敌人不是敌人,说朋友不是朋友,反正挺文艺的一个形容,想不出来……

    “叮叮咚!”

    正走神时,电话忽然响了,赵磊神情收敛,接道:“喂,童局!”

    “嗯嗯,好,我明白……您放心,拜拜!”

    特简略的说了几句,他就挂断电话,道:“二位,京城的人下来了,我们局长让我转达一声,今晚在省府招待所设宴,请你们赏个脸。”

    “那你也帮我们回复一声,不去!”

    “好,我一定……啊?”

    赵磊一脸懵逼,问:“你说不去?”

    “嗯,你没听错。他们要想聊聊,就过来找我们,时间地点我们定。”小斋又开始吃苹果派。

    “这个,这个……”

    赵磊汗都下来了,他身在体制内,对官级的威慑力天生敏感。要是局长请他吃顿饭,屁颠屁颠就滚过去了,更别提是京城的那,那,那位!

    “我们不难为你,你就打个电话说一下,今晚八点,在我们酒店见面。”顾玙倒觉得这人不错,稍稍安抚。

    “我,我,你们稍等!”

    赵磊一溜烟跑到远处,哼哼哈哈的打了好一会,回来道:“上头同意了,不过说酒店太杂,在旁边的茶室见面。”

    “茶室?”

    俩人对视一眼,点头应允:“可以!”

    ……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分局办公室内,老童出奇的愤怒,大声嚷道:“他们以为自己是谁,能达成谈判就该感谢国家宽容,还敢提这提那,简直目无王法!”

    嘁!

    穆昆都懒得理他,这位是靠关系进来的,能力也有,但思想太僵化,还是腐烂铜臭的老一套。

    很简单啊,有钦差在此,他自然得表现一番。

    在自身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在主子面前指控别人过失,态度激烈,甚至痛哭流涕,恨不得撞柱而死——这叫一脸忠贞学。

    他们都在下手边,正座还有一人,显然是刚抵达乌木的那位钦差。这人四十多岁,比穆昆还要小些,戴着黑边眼镜,气质颇为儒雅。

    “呵呵,老童啊,不要激动。”

    他的声音很好听,笑道:“两个小朋友很聪明嘛,知道自己不占优势,就搞一些小动作,可以理解,也可以配合。既然决定要谈,就不用在乎表面形式,筹码才是关键。”

    “是是,您说的对,我们要有我们的度量。”老童秒换画风。

    穆昆可不像他那么二逼,担忧道:“您真的不带人手么?万一出了事,我们可难辞其咎。”

    “你都说了,他们本事高强,那我带多少人也没用。我总不能带个装甲师去吧?”

    钦差的姿态很从容,安慰道:“放心,都不是笨人,懂得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那,那至少把小武几个带上,也好有个照应。”

    “好吧,你去安排。”

    钦差抬腕看了看时间,离八点还早得很,不禁轻叹:“不瞒你们说,在京城听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事情,我还真些期待……行了,你们先忙吧,到时间再叫我。”

    “是!”

    俩人不敢怠慢,闪身出了门。

    …………

    夜,八点整。

    那间茶室就在酒店附近,规模尚可,上下两层。茶室做的就是高端生意,不可能跟饭店一样,吵吵嚷嚷,唾沫横飞。

    所以它平日里就很清静,若非时常停着车,都看不出有没有客人。当然在今天,它是真的没有客人。

    顾玙和小斋掐着时间,准点迈进了大门,有个穿西装的家伙已在等候,微微躬身:“二位楼上请!”

    他们又上到二楼,在另一个西装男的指引下,进了某间包厢。里面是四人茶座,桌上摆着紫砂茶器,旁侧的木案上还熏着一炉香。

    有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首座,行云流水的摆弄着功夫茶,沏满三杯,招呼道:“你们来的刚好,请!”

    俩人坐下,顾玙没动茶,而是吸了口气,赞道:“好香!”

    “为何是好香?”男人笑问。

    “清幽淡雅,文华蕴藉,莫非是明代的宣和龙圆?”

    “早听说顾先生是制香大家,果然名不虚传!”

    所谓宣和,是宋徽宗的年号。龙园胜雪,是宋代的绝世名茶,现已失传。而宣和龙园,却是明代的一位制香师取其义,制出的一味香品,为茶室专用,可以与茶同泡。

    那男子见他一口猜中,也稍感意外,道:“我平时喜好熏香,可惜知音寥寥,你我年龄虽差,倒能做个香道同趣。”

    “不敢当,过了今天再说。”

    顾玙应了声,这才喝了杯茶,只觉滋味纯浓,还带着天然的兰花香,亦是茶中上品。

    “啧!”

    小斋也抿了口,却连连摇头:“好酸!好酸!”

    “……”

    那俩人都微怔,随即反应过来。

    男人瞬间就理解了穆昆的心情,掩住一丝尴尬,正式道:“自我介绍一下,鄙人王琦,受上方委派,全权负责此事。你们既然主动提出,肯定有自己的考量,我们也慎重商议过,只希望这次碰面会有个不错的结果。”

    “应该的,我们也希望如此。”

    调子定下,自然进入主题。

    王琦先笑道:“两位现在可是大名鼎鼎,从罗壁到湘西,再到乌木,做的事一件大过一件,连上方都有惊动。我们一路追踪,并无恶意,就是爱惜人才。想必你们也知道,特异局刚刚成立,以二位的才能,如果能加入进来,我们求之不得。而你们的待遇,也绝对配得上应有的价值。”

    “噗!”

    顾玙都听乐了,自古招安怎么都一个套路?只可惜,他们压根就没兴趣,当即道:“谢谢您,不过当官这种事,我们还是免了。”

    “大好青年本该为国家效力,我们也不会亏待你们,不妨再考虑考虑。”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说了几轮,始终没应下。王琦脸色一直没变,保持笑呵呵的模样。人之欲望,无非财色、名望、权力三种,政府都有备案。

    就比如招安,上头给的价码是,只要点头加入,马上直调京城,专设新组,位同副局。不可谓不优厚啊,特异局是中央直属,直接飙到副局是什么概念?

    他不可能现在露底,肯定再试探几番,便道:“那好吧,我也不多讲,只是要你们明白,你们之前做的事情,可是扰乱了社会稳定。光是在苗寨,就一下伤了几十人,如果真依法处置,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哎,法律应该有功有赏吧?”

    小斋忽然插话,道:“那僵尸可是我们抓的,不然你们就团灭了。别的先甭提,先把奖励给我们。”

    嘿!尿性!

    王琦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已经超级深刻,不过也没动怒。

    谈判么,百分之八十都在互相扯皮,亮真章只在短短一瞬。就当他想好措辞,要再次开口时,就听顾玙道:

    “那个,王先生……我不知道您是什么职位,反正这么说话很别扭,我就开门见山吧。

    咱们今天碰面,其实就两方面关系:你们想要什么,你们能拿出来什么?我们想要什么,我们能拿出来什么?只要双方认为条件均等,就能达成一致,您觉着对么?”

    “呵,没错,果然爽快!”

    王琦把话全吞回肚子里,身子稍稍前倾,问:“那你先说说,你们想要什么?”

    “第一,放了龙秋。”

    “嗯,继续。”

    他不置可否,未做表态。

    “第二……”

    顾玙盯着对方,眼眸如墨,笑道:“我要凤凰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