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初接触(1)
    乌木市,晨。

    赵磊一向起得很早,今天也不例外。他一身便装,简单朴素,晃晃悠悠的进了一家早点铺子。

    “哟,来了!”老板招呼道。

    “老三样!”

    “好嘞,你先坐着。”

    他径自往里走,坐在角落的一个位置。店里的人不少,男女老少各有特色,他身在其中,却是毫不起眼。

    不起眼,大概就是他最大的气质。大众化的脸,大众化的身材,大众化的装扮,就往这一戳,存在感就特尴尬。

    这样的人在单位里,往往是边缘人物,好在他的职业不太一般。

    赵磊三十多岁,已经干了十多年的便衣,跟踪、盯梢、监视、反扒等等,大任务没有,小任务千百次。

    别的没练出来,就那双眼睛,瞅谁谁准。

    可别小瞧,世上的行当千千万,渔夫撒下渔网,老农挥着锄头,剑客拔出长剑,道理都是一样的:把一件事情重复无数次,那就叫本事。

    赵磊也如此,他面对同事、亲戚、孩子的时候都很和气,甚至有些懦弱,但对着小贼时,却莫名的有种碾压感。

    只可惜,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就在前不久,一辈子升职无望的赵磊忽然得了调令,转到一个新组建的部门。起初是集中培训,政府的人来讲课,上来就是一顿爱国爱民,然后,就开始蹂躏他们的世界观。

    具体的就不说了,总之集体怀疑人生。

    他们的单位名称也随之转换,变成了乌木市特异分局调查三处四队。名义上归市政府管,单位也没挂牌子,就在政府大院里的一栋小楼。

    一个局长,两个副局,七个处长,分为调查处和行动处,每处又分成若干个队和外围,俗称临时工。

    骨干在大院,马仔打散到各街道,所以对赵磊来讲,无非是从基层转基层,没毛病。

    不过老实说,他心里是有点怨气的。以前干便衣多好,如今跑这神神叨叨的地方来,两眼一抹黑,看啥都透着股怪气。

    就比如行动处,他从来就没见过相关同事,人手似乎极少,鬼鬼祟祟的。

    还有老师讲的那些不着四六的破事儿,很多人都不信的,平时没少议论,甚至连特异局这名字都觉着不好听,见不得光。

    “哧!”

    赵磊端起碗,溜边嘬了一口皮蛋粥,胃里暖烘烘的觉着特舒服。而桌子上,还摆着四个包子和一碟卤豆干,这便是他的日常早点。

    他咬了两口包子,就随意抬头,恰好见店前有人经过,那人影一晃,转而不见。

    他瞬间睁大眼睛,甩下十块钱就出了门,摸出手机道:“喂,陈队,他们又出现了!”

    “什么又出现了?”那边含含糊糊,似乎刚起。

    “一号目标和二号目标!”

    “咣啷……啊!”

    那边一阵乱响,吼问:“你没看错?”

    “绝对没有!”

    “那你给我盯死了,我马上汇报!”

    …………

    话说赵磊换新单位以来,还没出过任务,每天闲的要死。

    前段时间,本来有一个任务的,还是自己最擅长的跟踪。上头都指派了,结果临时撤掉,换了另一批人。

    后来听队长讲,那是上头的上头,京城来的总局人员。

    他无言以对,甭管什么单位,都逃不过总局分局的摩擦关系。不过呢,他也因此获得了一些基础资料,就是关于那俩人的……怎么说呢,神乎其神。

    他们原本消失了一段,说是死在山里了,谁知又突然出现。

    上午,阳光正好。

    二道桥是乌木市最繁华的商业圈,满街都是各类民族商品的专卖店。其中最著名的,无疑是二道桥南端的大巴扎。

    大巴扎,就是民族语言集市、农贸市场的意思。

    而此刻,那高高瘦瘦的一男一女刚从大巴扎出来,手里还拎着袋子,是刚买的一些小物品。

    赵磊不愧是老江湖,这都没跟丢,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完全不受人流影响。

    其实他有点奇怪,两个目标很悠闲的样子,好像真是来逛街的。这边瞅瞅,那边转转,在里面晃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之后,俩人又上了趟公交车。

    赵磊跟着上去,特谨慎的摆出一名普通乘客的画风。而走着走着,他发现车的路线是往外开,距市区越来越远。

    直到了二环边上,在一个小站点处,俩人下车。

    这里有一大片废旧工厂,多半都已搁置,留着破破烂烂的厂区。用铁网一围,再雇个看门老头,免得有人偷废铁。

    难道是他们的据点?赵磊心中奇怪,又跟了一小段路。猛然间,俩人忽地加快脚步,拐过一堆碎石烂瓦。他蹑着步子追过去,也往左一拐。

    人呢?

    不好!

    他见眼前空荡荡的,就晓得自己被发现了,急忙想跑,结果眼前一黑。

    ……

    “平时吹得跟上天似的,关键时刻怎么样?怎么样?”

    市府大院,分局局长的办公室里,童局长正拍着桌子发飙:“说在山区布置据点,人看住了么?说在达康留着后手,特么的后手在哪儿呢?人家直接进城了!谁发现了?还不是我们的人!”

    “……”

    两个副局在对面坐着,偷摸撇了撇嘴,显得毫不在意。

    没法子啊,总局下来人,分局就得靠边站,啥事都落在后面,还得笑么嘻嘻的伺候。所以领导看似愤怒,未尝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思。

    官场内你压我,我压你,你交我,我交你,再正常不过。派系太多,大派系散成小派系,小派系又具体到各人,乱的一逼。

    即便是一个系统的,也甭想那么齐心,当然大目标是一致的,都得完成任务。

    童局长发了一通火,舒坦了不少,问:“总局的人知道了么?”

    “已经汇报了,也是让我们先行跟踪,听从指示。”

    “指示……哼!那个赵磊有底么?”

    “应该没问题,他是多年的老干警,就是干这个出身的。”

    “方位能查到么?”

    “可以,我们派发的手机都能自动定位,他们这会应该在……”

    “咚咚咚!”

    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却是后台监测中心的一个家伙,进来道:“报告!赵磊的坐标在二环西部建材厂停止不动,已经十分钟了,请求进一步指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