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金蚕
    “啊……啊……”

    在十来把枪的威慑下,龙秋却毫无预兆的倒地哀嚎,那惨叫声撕裂黑夜,光听着就能感受到她的痛不欲生。

    六队的成员倒吓了一跳,只有老秦勃然变色,喝道:“退后!马上退后!”

    有些队员还没反应过来,但服从命令的本能,还是让他们齐刷刷的后撤数步。小青也抖了两下,一种莫大的恐惧感笼罩全身,哧溜一窜,就消失在黑夜中。

    之前苗寨的事情,是政府扫的尾。

    他们肯定要调查,对那些苗民挨个审问,最后得出结论:男的近战很猛,女的懂大召唤术,至于小蛊女,则藏着一只很厉害的蛊虫,据说可以吃人。

    “据说”二字就概括了一切,非常笼统,因为没有影像资料,也没真的吃过人。苗民只能凭自己臆测,模模糊糊的勾画出一个印象:哦,那东西很危险,女人一惨叫就会放出来。

    草鬼婆的传承一向隐秘,如果都清楚,那特么还叫传承么?唯一有些了解的,是龙棠,但不知何种考虑,她没说。

    所以这帮人也一知半解,甚至有所怀疑。蛊虫这东西,毕竟不像修道那般玄妙,令人心生敬畏,就是一只虫子而已……

    咱们说,金蚕蛊颇具灵性,每年要吃掉一个人,年底时会跟宿主结算,如果没吃到,就会在体内发作。

    但过了年,第二年它还是会听命行事,等年底时再结算……如此反复,要么吃到人,要么宿主精血被吸干,一起挂掉。

    这便是金蚕的生存习性,再夸大些,叫法则。

    现如今,顾玙把它封了好多天,强行改变习性,后果么,可想而知……

    “啊!”

    龙秋蜷缩在地上,还在声声惨叫。成员们见她的可怜模样,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小刘问道:“头儿,怎么办?”

    “别特么傻愣着!麻醉枪,给我射击!”

    老秦到底果断,挥手令下。一个队员举着麻醉枪瞄准,里面是极其高效的药剂,几乎能立时昏迷。

    他手指一搭,就要扣动扳机,而与此同时,那惨叫声骤然停止。龙秋的身子剧烈一抖,又死了般的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

    这人微感疑惑,随即就觉得右手一轻,好像空荡荡的失去了重力。他下意识往枪身一瞄,发出了一声比刚才更凄厉的喊叫:

    “啊……我的手!我的手!”

    “老龚,怎么了?”

    “又有蛇么?”

    队员纷纷转头,只见那个人的右手,就像用橡皮擦掉了部分图画,竟然凭空消失,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紧跟着,那空荡又迅速蔓延,到右臂,右肩,右脸,直至整个上身……仿佛有只无形的怪物在撕咬、吞噬。

    “啪嗒!”

    枪支掉落,摔出去老远。而就在那原地,就在短短数秒钟内,这个人被硬生生的从空间抹除,血骨不剩。

    “老龚!”

    “啪啪啪!”

    几个队员目眦尽裂,疯了似的开枪射击,子弹没入夜空,击在地面,只有硬土飞溅,坑洞点点。

    金蚕乃蛊中极品,谁收了不得好好伺奉?偏生遇到龙秋这个姑娘,憋了三年不开荤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封印住。

    此刻,它终于逃出升天,已是完全暴走的状态。

    “啪啪!”

    枪声还在继续,金蚕受到攻击,凶性更盛,在虚空中化作一道无形流光,带着尖啸直直撞去。

    只听“砰”的一声,一蓬血雾爆开。某个开枪的队员浑身一颤,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口被洞穿,露出拳头大的窟窿。

    他扑通倒地,竟是连疼痛都没体会到。

    “救命!”

    “这是什么东西?”

    数人哭喊逃窜,数人借着汽车当作掩体,还有的脑筋极快,也顾不上活捉命令,举枪就要干掉龙秋。

    结果还没等动作,就成了金蚕的首杀目标,从左边太阳穴到右边太阳穴,齐整整的一道穿孔。

    “咯……咯……”

    小刘钻进汽车,一米八的身躯缩在后座,完全不见人影。他怕了,真的怕了,紧张到了极致,嗓子里挤出不正常的音调。

    他不是军人,调职前属于警察系统,虽然办过不少大案,但跟这场面比起来,不值一提。

    外面的惨叫声清清楚楚的传来,那个东西仗着无形无影的特性,正如死神一般,大开杀戒。

    最初小刘听闻的时候,是不太相信的。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金蚕蛊!

    “救命!”

    “啊!”

    “蓬!”

    荒野中,黑夜裹着白剌剌的灯光,形成了一种奇妙的融洽感。而在这光里,却是血花漫尽,细细扬扬,仿若下了一场红雨。

    不远处,已经昏过去的龙秋,苍白的脸上却泛起了一丝红润,似气血升腾。蛊与主人是相生的,主人越强,蛊虫越强,蛊虫越强,亦可反哺主人。

    “……”

    小刘一动都不敢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极短的时间,外面突然没了动静。

    他稍稍探头,见场中安静,这才小心翼翼的出了车。另外活着的队员也凑了过来,恐惧中又带着不解,一点人数,十一个人,还剩五个。

    “头儿,你们制服它了?”小刘哆嗦着询问,强忍着不去看地上。

    “没有,是它自己消失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老秦的嘴唇也在抖,他一直坚持在场中,真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逃过一命。他也不想追究对方的行径,只道:“走,去那边看看。”

    他们一步步的探过去,见龙秋侧身躺着,明显在昏迷中。

    众人略微安心,正此时,忽有一人把枪口对准她的脑袋,就要开火。老秦一把按住,喝道:“你干什么?”

    “我要报仇!”

    “她不能杀!”

    “可她杀了我们这么多人!”那人嘶吼着,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服从命令!我们要把她活着带回去!”

    老秦攥住他的腕子,力气渐渐增大,与其对视了好半天,那人才唾了一口,满是愤恨的放下枪。

    “抬上车!”老秦挥了挥手。

    当即,由另两个人把龙秋抬上车,也是一脸仇恨。

    五人分成两拨,一拨连夜赶往达康市,稍作整顿,再前往乌木市。乌木市是西北的中心,有足够的条件和能力处理此事。

    另一拨原地留守,等待接应人手,又死了六个人,肯定要一番善后。

    “轰!”

    车子行驶在荒原中,前灯推开了一片视野。

    老秦自己开着车,不时从后视镜看看那个女孩子,虽然昏迷不醒,却给车里的人造成了极大的压迫感。

    他心中既愤怒,又恐慌,既震惊,又好奇。那些个蛊虫、道法,奇奇怪怪不知所谓的东西,竟真的如此厉害!

    幸亏她无法操控的样子,不然今天……唉!

    老秦复杂万千,可惜他不晓得,那金蚕出来浪了一圈,早就心满意足的缩了回去。小秋虽然破了戒,但已经能控制住它了。

    …………

    当晚发生的事情跟铁山一样,迅速被官方安抚、压制,甚至还要更简单。这里在冬季本就是无人区,六队的成员不说,压根没人知道。

    其实官方挺憋屈的,这算特异局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专项行动,结果咧,惨胜。

    说惨胜都有点贴金,若非那蛊虫莫名其妙的收手,六队就会创下“从组建到团灭最快速度”的尴尬记录。

    特异局是个新鲜事物,如何运转,如何行动,尚在摸索之中。这一次,算开了个坏头。

    之前的那个临时据点没有拆,留派几个人继续监视,不过重心已经转移到乌木市。毕竟跟李肃纯的僵尸相比,蛊虫这玩意更神奇一些。

    无形无影,一击必杀,那是何等的利器?

    三天后,博格达山区。

    白雪皑皑,万籁空静,而在广阔的针叶林中,有两个人影正极速奔走。一步就窜出去老远,若非还有脚印,真似传说中的踏雪无痕。

    “第八天了,不知小秋怎么样了?”

    “她可能会进山,我们注意点周围,说不定能看见。”

    “要是没有雪崩,我们早就回来了!”

    “要是没雪崩,也拿不到道印!”

    这二人,正是挖通洞口,急慌慌回程的顾玙和江小斋。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冲,因为太过焦躁,最后索性闭嘴,一个劲的飞奔。

    不多时,俩人就到了山区外围,远远的能看到平原。他们速度稍减,时刻留意着四周状况。

    “那边!”

    突然间,小斋脚步一停,往那面拐去。

    她停在一丛枯草前,很确定的唤了声:“小青?”

    “咝咝!”

    果然,一条青蛇嗖地就钻了出来,往身上一扑。如果它能哭,此刻已泪如泉涌。

    “你怎么在这?小秋呢?”

    “咝咝!”

    小斋比划了一番,青蛇也拧来拧去的似在讲述。片刻后,她面色一凛,道:“小秋没在山里……有很多人……”

    “很多人?”

    顾玙的心也是一沉,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俩人皱着眉,脑筋急转,半响方道:“水磨沟估计没什么线索,达康不能确定,她会被送到乌木市么?”

    “有可能,不过也可能在京城。”

    “京城……乌木市……”

    顾玙愈发郁郁,这两个地方对他们而言,就是庞然大物,根本不能抵挡。但是,小秋也必须要救,只是要选择恰当的方式。

    从某种程度上,龙秋是他们带出来的,金蚕也是他封印的,所以有一定责任。何况他们说好了的,生死不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