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终有收获
    在山谷的东南角,多了一座新坟。

    坟是白雪堆的,碑就是一块破木板,没有任何文字。即便若干年后,有缘人寻到此处,也不知这里埋的是何人,不知这里曾是一片绿谷。

    并非俩人矫情伪善,杀了司马彻,还要表示一下哀悼。司马彻谈不上好坏,只是为了追求利益,做了很多人都可能会做的事情。

    所以呢,这应该叫悲凉,同为修道者的悲凉。

    下午时分,营地。

    小斋去山下挖雪,顾玙坐在那张简易床上,显得精神不济。他连日修补内伤,又强行施展幻术,灵气已经耗去了一多半。

    他还没到灵身境,不能由自身催生,只能靠外界吸收。可现在外界也扑街,自不敢轻举妄动,能省一点是一点。

    此刻,顾玙手里正拿着两件东西,一件是青玉匣,一件是萨祖道印。

    他先研究那个玉匣,有烟盒大小,盖子可以推拉,似由整块玉石雕成。里面则是两根比绣花针略粗,比牙签略细,约五厘米长的玉针。

    两端尖锐,通体青碧,闪着凛凛寒光。

    不过看盒内空间,应该有三根针,已经用掉了一根,正是司马彻口中的那道青芒。

    这哥们隐居天山多年,偶然发现了冰湖和变异玉石,便费尽心血,做了三根玉针。又动用某种秘法,把针藏在口中,出其不意,即可伤人。

    可惜还没等使出来,丫就被幻术干掉了。

    顾玙没有找到法门,不能藏在嘴里,这玉针也比较珍贵,还是保存为好。

    研究完玉匣,他又拿起那枚道印,这东西给他的感觉跟鱼骨相似,都带着辉煌消散,仅有留存的一丝苍凉古老。

    不过这印要完整许多,细细观察,四面还刻着一些道纹,似符箓似阵法。许是因为这个,它才能压制住节点。

    当年萨守坚为何留下这枚道印,不得而知。或许他也没想到,恰好此处会出现节点,还有个与神霄派渊源极深的后辈前来,又得了此印。

    “……”

    顾玙把玩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放出一缕灵气,往印中探去。那缕灵气方一接触,就像溪流入海,转瞬就被吞没。

    他眨了眨眼,不再尝试,改用另一种方法。

    当即神识一动,慢慢分出一截枝杈,细细柔柔的再次扫过。这次有了反应,如同频率相调,信号恰对,那道印没做抵挡,就敞开了自己的广阔久远。

    顾玙意识一暗,只觉满天星斗,深邃无尽。

    ……

    小斋提着铁锹,气喘吁吁的爬上山腰。那铁锹模样古怪,锹头被她找了根木头,随便一戳,再用绳子系牢,反正凑合能用。

    她到了营地,见顾玙手捧古印闭目静坐,也不打扰,自顾自的开始熬肉汤。

    待肉味散出,香气扑鼻,顾玙才睁开眼,犹有余韵。他偏过头,瞧小斋明明累得不行,还在忙活煮饭,不禁涌出一股歉意,道:“辛苦你了!”

    “我去洞口试了试,那里埋的不算深,运气好的话,明天就能挖通。”

    她压根就不是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的软妹子,就没接那茬,只问:“你的伤怎么样?”

    “不太乐观,估计得出去调养了。”

    “没关系,我们还都活着,这就是好事。”

    小斋盛了碗汤递给他,又问:“对了,那东西研究出来了么?”

    “有了些眉目。这匣子里的玉针应该是种暗器,可以在口中射出。速度极快,如果近距离的话,几乎避无可避。”

    “穿透性呢?”

    “不太清楚,但他拿这个当杀招,肯定威力不弱。至于这枚古印……”

    顾玙把那印托在掌上,忽然面容一板,一本正经道:“江小斋,我现有道法一篇,你可要学?”

    “可得长生么?”小斋笑问。

    “不能。”

    “不学,不学!”

    “你这妮子,今晚三更时分,到我床上来!”

    “就你?”

    小斋上上下下瞄了他一圈,又里里外外的鄙视道:“你撑得过我泡碗面的功夫么?泡辣白菜的我都算欺负你!”

    嘁!我可以软磨硬泡啊……

    顾玙撇了撇嘴,终究没敢说,自动自觉的败退。

    话说萨祖道印中,其实有法三篇,一曰《神霄大雷琅玉书》,一曰《炼丹》,一曰《炼器》。

    第一个是完整的,二、三是他自己瞎叫的,因为只有几句话,记录了一味丹方,一柄法器炼制,更像随性所为。

    而那《神霄大雷琅玉书》,正是小斋苦求的修炼功法。

    “雷法乃先天之道,雷神乃在我之神。一气神和,归根复命,行住坐卧,绵绵若存,所以养其浩然者,施之于法,则以我之真气,合天地之造化,故能嘘为云雨,嘻为雷霆。

    五行根于二气,二气分为五行,人能聚五行之气,运五行之气为五雷。

    五雷分属五脏。五脏之气攒聚,会聚为一,方能达于大道,掌握五雷之妙用。东方木雷在肝宫,南方火雷在心宫,西方金雷在肺宫,北方水雷在肾宫,中央土雷在脾宫。

    五气朝元,一尘不染,能清能净,是曰无漏。斩除五漏,寂然不动为道之体,感而遂通为道之用,斯五雷之妙也……”

    翻译过来:雷法最吊,修五雷的过程就像传说中的斩三尸,木雷、火雷、金雷、水雷、土雷,要一个个修炼到无漏境界,才算雷法小成。

    千般道法,殊途同归,其根本就是让人体和天地沟通,形成小宇宙和大宇宙的对接。所以这个无漏境界,说白了就是先天境。

    顾玙是整体修习,五雷则分五个阶段,修成后,都是人仙。

    而再往上,便是神仙,以形神都能使用神通为标准。《大雷琅玉书》中亦有记载,包括如何存想,如何修习神通等等。

    这也符合了穹窿山的那篇总纲:存想如龙,自在如龙,摄万物如龙……

    照此一看,更证明了小斋师门的渊源,必与神霄派有关。

    因为宋代之前,还是以食气为主,宋代之后,就普遍转为内丹。而这篇雷法,既有很明显的食气法门,又带着一点刚刚冒头的内丹理论。

    这个变革期,正是唐朝——也就是小斋师门立派的时代。俩人脑洞都大,已经脑补出了一部王文卿或林灵素杀人夺功,然后成功洗白,开宗立派的狗血恩仇剧。

    至于两外两篇,丹方名聚气丹,可辅助修行。法器名清净尘,就是一柄拂尘,可驱邪避凶。

    光看名字就晓得,属于基础品,难怪叙述不多。

    当然对他们俩来讲,已是惊喜中的惊喜。小斋若非太过疲惫,兴奋的都想翻上树去,真真像只猢狲。

    顾玙也很开心,这可是最后一站啊,总算不虚此行。

    “这个丹方来的好,我们俩都能用到。这个拂尘么……”

    小斋皱了皱眉,道:“莫非我们以后要当道士?”

    “用不着吧?”

    “怎么用不着?你能想象我穿着连衣裙,然后拿把拂尘的德行么?”

    “呃……”

    顾玙汗了汗,只得道:“再说,再说。”

    就这么点东西,他们整整摆弄了一夜,还兴致未歇。没办法,单论这种意外得宝的快感和满足感,确实绝无仅有,俩人的关系也更进一层。

    侣的存在,不仅是指引、教导,更重要的是,在你陷入困境的时候,身边有人陪伴,并且能完全信任。

    比如现在,如果换一个人来,他得了萨祖道法,还能毫无保留的告知小斋么?甚至说,他会不会为了独吞传承,直接把小斋干掉?

    这种信任,才是他们的关系能不断滋长的基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