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崩
    “轰!”

    “轰隆隆!”

    这不是雷声,而是孤独庞大的雪山神,在永恒无尽的冻土上酣睡,被蝼蚁惊扰,随口呼出的一声微鼾。

    顾玙拔出了古印,压抑已久的灵气团瞬间释放,那湖中巨响就跟炸弹一样,震得山体松脱,然后,便是雪崩。

    雪崩与泥石流、地震、洪水般的狰狞完全不同,竟带着一种别样的美感。

    三人抬头望去,只见峰顶的雪层突然断裂,层层叠叠的雪块雪板应声而动,就像神祗抖落了身上的一件白袍。

    而一秒钟不到,这白袍就变成了白沙,白沙变成了白浪,卷着漫漫云气,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

    “快走!”

    不知谁喊了一句,先是两道人影疾驰而下,又有一道人影仓皇跟随。

    顾玙和小斋的脑中一片空白,只听耳边寒风尖啸。他们没走山梁,直接跳下山涧,在凸起的裸岩和泥土层上腾身飞纵。

    司马彻把古印牢牢的裹在怀里,速度竟也不慢,三十年苦修的内气灌注双脚,死命狂奔,吓得魂飞魄散。

    而那个装着纸卷的木盒,啪嗒掉落在地,转瞬淹没。

    “轰隆隆!”

    “隆隆!”

    三人背后,那天崩地裂的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近。雪浪在黯淡的光色中,好似九霄直落,银龙飞舞,顺着山势倾泻而下。

    而银龙前面,又驱赶着白茫茫的粉末状雪云,直若腾云驾雾一般。

    雪崩是从数千米的高处滑落,势能极大,会引起空气的剧烈振荡,所以会形成一层气浪。这种气浪类似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足以摧毁一切。

    “呼……呼……”

    风啸声和呼吸声混在一起,分不清是出气,还是进气。顾玙只觉后面的追赶愈加疯狂,从未有过的死亡气息笼罩全身。

    突然间,他脑中一转,急忙喊道:“横向跑,别在通过区!”

    “南边!”

    小斋也反应过来,立时回应。说着很慢,其实从顾玙上岸到现在,不过几分钟时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全都乱了套。

    当即,俩人方向一转,就往南边飞去。司马彻甚有余力,不及多想,也跟着转向。

    “轰!”

    雪崩越往下,速度越快,人的脚力根本跑不过。三人残喘片刻,还是逃不过自然威力,眼瞅着就要被气浪掀翻。

    “抓紧我!”

    顾玙心里猛然一抽,一手拽过小斋,拼尽生平最大的气力,飞过前方岩石。还没等落地,他就将灵气集中到后背,随即一压,把小斋护在身下。

    紧跟着,就听“砰!”

    “噼里啪啦!”

    还不是中心地带,仅仅是边缘的一抹气浪,就把那块大石击碎。碎屑席卷漫天,竟然下了一阵石雨,全砸在顾玙背部。

    他只觉喉咙甜涩,有口血要喷出,又生生忍住,随即眼前一黑。

    “轰!”

    气浪过后是雪浪,夹杂着数不清的冰块、岩块呼啸而过。俩人就像风暴中的孤舟,随时都会沉没。

    一秒、两秒、三秒……不知过了多久,在极为漫长的煎熬中,那声音终于渐渐远去。

    ……

    “唔!”

    小斋被抱着,没受到多大的冲击,她睁开眼,只觉一片漆暗。稍稍辨认,却是俩人被激起的雪块掩埋,应该在雪层底下。

    “顾玙!顾玙!”

    她唤了两声,对方毫无反应,忙往前一凑,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鼻尖。还好还好,有呼吸和心跳,只是处于昏迷。

    刚才的一切太过惊险,以至于脑筋混乱,只剩下最直白的感受:劫后余生。

    稍微缓了缓,她才拧动身子,挣开狭小的空间,开始奋力挖雪。

    人被埋在雪里,体温会极速下降,超过半个小时即有生命危险。小斋右手压着,只有左手能动,挖通一点,就往上窜一点。

    不多时,空间增大,活动也愈加方便。

    他们埋的不算深,很快就挖到了表面。小斋把他拖出来,又往深处走了走,生怕有二次崩塌。

    她站在山腰往下看,景象已完全不同,绿谷湮灭,房屋消失,树木、农田、菜地、河流通通不见,只有几千几万吨的白雪覆盖,形成了一小片雪原。

    “唉……”

    她轻声叹着,又瞧了瞧四周,身上还藏着点火器,便想找些引火材料。

    “救命……”

    “嗯?”

    她脚步一顿。

    “救命……救命……”

    接连几声呼喊,像是有人求救,隐隐约约,似远似近。她循着声音走去,停在了一块雪层旁边,道:“司马前辈?”

    “是我,道友快救我!”

    “等等!”

    小斋又开始挖雪,司马彻也在里面刨,当露出半个身子时,那货已冻得近乎麻木。

    “谢谢,谢谢江道友!”

    司马彻爬出雪坑,满是死里逃生的庆幸和后怕。丫妥妥的狗屎运,直接被气浪掀飞,栽进雪坑,竟然没受什么伤。

    “顾,顾道友呢?”他喘着气问。

    “在那边,我们要生堆火才行。”

    “我知道哪里有柴。”

    说着,俩人寻来树枝,燃起火堆。又过了一会,顾玙也悠悠转醒,面色苍白。

    “感觉怎么样?我摸了摸,骨头没有事。”小斋忙问。

    “可能,可能内脏被震伤了……”他的气息非常不顺,显得很虚弱。

    “那你歇着,不要动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问。

    “洞口被雪堵住,山谷全部消失,我们的食物和工具都在背包里,也都没了。”

    “那家伙干嘛呢?”

    “说是下去看看,你捞上来的东西还在他手里。”

    “哦……”

    顾玙点了点头,忽然莫名其妙道:“你小心些。”

    “我明白。”

    正此时,司马彻神色凄然的返回山腰,扑通瘫坐在地,哀道:“完了,我派几百年的隐修地,现在全完了……完了……”

    “司马道友!”

    顾玙靠着一棵矮树,指着与洞口相反的方向,问:“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可知那边通向什么地方?”

    司马彻怔了怔,方道:“那边也是雪山,过了老远才有村庄,大概四天的路程。”

    四天?

    俩人齐齐皱眉,这意味着自己被困入绝境,受着伤,行动不便,更重要的是,没有食物!

    ……

    夜。

    天色完全暗下,漆黑如墨,仅这里亮着一点火光。少了山谷的温暖,只觉气温骤降,寒凉难忍。

    他们都是非凡之人,情绪已然稳定,你一句我一句的商议办法。最后一致决定:先挖屋子,找些食物和工具,有了基本保障,挖通出口只是时间问题。

    如此一想,此时此景倒没那么难熬了。

    至于交换之事,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不提,反正谁也没说。

    “噼啪!”

    火苗舔着树枝,发出清脆的爆音。司马彻借着火光,细细端详着那方古印。

    在师门典籍中,将这印称作萨祖道印,据说里面有萨守坚的道法绝学,以及一些零星感悟。得此印者,即得大道之基,成仙有望。

    可他看来看去,咋瞅都是黑乎乎一块石头,根本不知用法。不过他也不急,反正现在出不去。

    而在火堆的另一边,则是顾玙和小斋二人。

    顾玙闭目打坐,却没有食气。

    此处灵气尖锐混乱,吸入体内就是个死,估计要好久好久,才能变得平缓自然。所以他只是普通调息,用自身灵气一遍遍温润着内脏经络,争取尽快恢复。

    过了半响,他睁开眼,转头一瞧,正对上那双闪亮亮的眸子。

    “还是睡会吧,明天你还得干活呢。”他笑道。

    “算了,睡不着。”

    小斋摇了摇头,神色郁郁,低声道:“我担心小秋。”

    顾玙一听,也是担忧:“是啊,四天了!”

    ……

    “小秋,吃饭了!”

    “我来我来!”

    屋子里,阿依汗端着饭菜上桌,同时大声招呼。龙秋赶紧过去,帮忙拿碗拿筷。妈妈去了牧场,就剩两个小姑娘在家,她们相处的很不错,头碰头的边吃边聊。

    姑娘们的话题无非几种,说着说着就聊到那俩人身上。

    阿依汗单纯大方,心直口快,难免要提到何时归来云云。龙秋笑着应对,眼中却藏着浓浓的忧色。

    俩人临走时,给西日阿洪一家留了些钱,算作食宿费。也给了龙秋一些,只是在小村里,无处花销。

    她的封印最多五天,如果后天再不回来,金蚕就会脱困而出。

    她性子极倔,早就打算好了,只等到明天晚上,然后独自进山去找哥哥姐姐。找到了最好,找不到,就让自己死在雪山中,也免得误伤村民。

    而与此同时,水磨沟与博格达山区之间的一处据点内,几个人正在谈论:

    “队长,这都四天了,那俩人怕是死在里面了。”

    “呵,我可不相信他们就这样挂了,肯定会出来。”

    “你还别说,我也不信。要不是披着这身皮,说真的,我还真挺崇拜他们俩,特潇洒!”

    “哈,你这思想很危险啊!”

    说话间,忽有脚步声传来,道:“队长,上面有口头指示!”

    “什么内容?”

    “再等两日,如果目标还没出现,即刻行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