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条件(3700加)
    “尘世虽然烦扰,却是最好的历练之地,不经历红尘,哪来的道心坚定?”

    “我心即道心,我心即安稳,又何须那些无用的东西认证?修道者本该绝俗离尘,若混俗和光,岂不染了尘埃?”

    “绝俗离尘,是得道之后的事。若未得道,而即离尘,那造化何由夺?生死何由了?”

    “造化在天地,生死在自身,关众生何事?”

    “呵……”

    顾玙轻笑,试探一二便不再争论,道:“好吧,先不说这些,实不相瞒,我们贸然拜访是有事相求。”

    “哎,不急不急,有客自远方来,我当然要招待一番。”

    司马彻打断对话,笑道:“别看我这里清贫,其实什么都不缺,你们等着就好。”

    说罢,他起身去了厨房。俩人想要帮忙,人家执意不用,只得在里屋等待。

    不多时,简单的几个菜就端上桌,他在谷里种养齐全,有荤有素。尤其是米粮,用雪山融化的泉水浇灌,嚼着清韧甘甜。

    司马彻显得极为热情,许是独居久了,颇有谈玄论道、不眠不休的意思。

    “师父羽化后,我独自住了十二年,前五年时常下山,看看人世百态。五年后,决意潜心修道,将出路封死,终于小有所成。哦,你们可知天山派的功法?”

    “不太清楚,只知传自萨真人和杨真人。”小斋道。

    “不错,萨祖有神霄法,杨祖有内外丹法。我派传世八百年,吸取众家之长,鼎盛时道法万象千种。可惜传到师祖一辈所剩寥寥,至于我修的,叫按跷功。”

    “按跷功?”

    “此功内养心神,外练身形,以外补内,玄入天一……”

    司马彻解释了一些功法理论,那俩人啧啧称奇,都是第一次听闻。

    话说任督二脉的总枢在阴跷,阴跷上通泥丸,下透涌泉,真气聚散,皆从此关窍。若贯通上下,和气自然上朝,阳长阴消,水中火发,雪里开花,所谓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宫都是春。

    总之,如果阴跷通畅,则脉络皆通,可轻身虚意,内气弘化。至于运行的法门,自然为派中之秘,他是绝口不提。

    “贵派果然底蕴深厚,传承久远,令人大开眼界。”顾玙赞道。

    “道友太谦虚了,你已是先天之境,我还要略逊半筹,要佩服也该我佩服才是。”

    “……”

    话一出口,气氛忽地一凝。司马彻主动把题点破,顾玙毫无意外,小斋也没有波动。

    没错!俩人一照面,就摸清了彼此的底。

    司马彻虽然年轻,修为却比莫老道还高出一等,无限接近于先天。所以他看到顾玙,才会收起那副姿态,礼遇有加。

    先天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莫老道修了一辈子内丹,还差那么一截。谭崇岱没有炼气法,年龄又大,肯定终生无望。李肃纯有官方背书,或许受到栽培,将来不可预期。

    至于王若需、杜红之流,全凭因缘造化。

    而顾玙自己划分的境界,没有先天一说:明心——炼形——凝神——灵身——人仙。到了灵身,也就是完全版的先天之体,那已经离人仙不远了,压根不在一个档次。

    不过话说回来,司马彻的资质必定极佳,按跷功也一定很厉害。他才三十多岁,假以时日,妥妥的杀出新手村。

    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他也能感知到灵气……哦不,或许他现在,已经能勉强感知到灵气的存在了!

    顾玙最后一个念头,定格在艾尔肯戴的那块青色玉佩上。

    小斋就坐在旁边,全然不知这短短几秒,他脑中过了多少事情,只听司马彻又道:“我久居山中,难得碰到同道。今天有幸,便想多问一问,道友修的是什么功法?”

    “我修的是食六气法。”

    “哦?可是古仙人的食气法?”司马彻一听,手指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正是。”

    “哎呀,道友果然福源深厚,不知这功法是师传,还是……”

    “不好意思,这个不能相告。”

    “哦,没关系,是我唐突了。”

    司马彻没有丝毫不快,抿了一口水,笑而不语。

    他笃定啊,俩人有事相求,果然,小斋停了片刻,忍不住问:“前辈,我们这次来,是想问问贵派的神霄雷法,可有流传下来?”

    “有啊!只是太过玄奥,我资质有限,修习不得。”司马彻微怔,随即笑道。

    “那,能不能借我们一观?”

    “这个……你们知道,这秘法都是门派重宝,不能给外人观瞧。”对方很为难的样子。

    “我们明白,你有什么条件尽可以提出来,我们各自斟酌。”顾玙道。

    “哦?”

    司马彻目光闪动,作势思考半响,方笑道:“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把食气法借我一观,雷法我双手奉上。”

    “不行!”

    顾玙没吭声,小斋先否决了:“这个条件绝对不行!”

    “那没办法,只能说声抱歉了。”

    “先别急,这事关系重大,我们都需要时间考虑考虑。”顾玙缓和道。

    “嗯,也对,二位就在这里休息,明天再谈。”司马彻笑道。

    三人折腾了大半天,天早就黑了。

    那家伙好像能夜中视物,竟然没有任何照明工具。他们没歇在东边的静室,执意在屋外空地,燃了火堆,用树枝毯子铺了张床,挤着挤着往上一躺。

    热气透过树枝烘到背部,温度刚好,舒服的很。这山谷确是一块宝地,夜间也不是太冷,可一想到此时此景,还有连绵雪山,不禁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光影掩映中,顾玙忽然开口:“其实没必要拦我,一个换一个,很公平。”

    “我不能用你的东西……”

    小斋刚要争论,却觉一只手伸过来,在自己的手背上敲了敲。她秒懂,不露痕迹的吐出后半句:“来作交换,那样对你就不公平了。”

    “以我们的关系,还说这个干什么?我们这趟出来,就为了见识见识,互相交流。能换到最好,换不到也没办法。”

    “或许他有什么困难之事,我们能帮忙解决呢?”

    “在这能有什么事情,实在不行,只能回去了……”

    一边说着,顾玙一边在她的掌心写了两个字:灵气。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