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二十章 凌霄道人
    小斋拿着手电,忽然一照。

    顾玙顺着瞧去,只见微弱的光线在冰壁上晃出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区域,中间显出几道模糊的刻痕。

    那些痕迹非常轻淡,大部分被寒冰侵蚀,渐渐与冰壁融为一体。也不知刻了多久,想必是又深又宽,才能保留住一些形态。

    “这个是……”

    他靠近几步,用手触摸着痕迹走向,一遍遍的顺下来,不由奇道:“这好像是个字,还有点熟悉……哦对了,就是护身符上的那个讳字。”

    “雷?呵,我们误打误撞,还真找对地方了。”

    小斋很是开心,这明显就是人为的,肯定跟天山派有关。

    俩人也不着急,当即梳理了一番。

    “综合各方面推测,天山派应该在冰川区的一块盆地里。这条路可能不是正门,大概是后山路,甚至留着保命的暗道。”顾玙道。

    “不一定,或许是条隐秘捷径,方便自己进出。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里已经很久没人走了。至于那个讳字,你猜是做什么的?”小斋问。

    “或许是人家先辈所留,能起到什么防护作用。”他笑道。

    “也是,哪会人家还有法力呢。”

    说罢,俩人又拿着手电往深处探照,黑洞洞的仿若无尽深渊,光线直入数米就被吞没,后面依然是黑暗。

    不过他们也看清几分,这留空的一面确实是条天然通道,不知通往何处。他们都是胆大包天之辈,没什么犹豫,顺着就溜了进去。

    结果刚迈几步,俩人就悚然一惊,无论是天光,雪光,冰面反射的光,还是手电光,一瞬间竟被全部吞噬。

    自己就像失去了空间感,四面八方皆被虚无的黑暗包裹,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

    “咝!”

    顾玙不自觉的一颤,左手向旁边伸了伸,握住一只细嫩修长的手掌。而对方手指一紧,也反握住了自己。

    俩人牵着小手,心里安稳了些,连忙晃了晃手电,那束光才隐隐绰绰的出现,又过了好一会,才勉强适应这种环境。

    脚下的冰面极滑,一步都不敢走错,因为地势是往下延伸,若是踩空摔倒,就不知咕噜咕噜滚到哪里。

    他们一路又发现几个讳字,有的是雷,有的不认识。不知过了多久,只觉越走越低,越走越低,不禁心中嘀咕:莫不是要跑到地心去了?

    而就在这时,手电的光线猛然拉近、放大,然后静止不动。

    咦?俩人一顿,却是前方死路,有道突兀的冰墙立在眼前。

    “这就到头了?”

    小斋可不相信,摸出冰凿戳了两下,皱眉道:“好像不太厚。”

    “你退后!”

    顾玙摸了摸冰墙,又感受了一下头顶的雪层,先用冰凿戳开一圈小孔,然后攥拳,砰地一声。

    “哗啦!”

    周遭一阵轻晃,头顶噼里啪啦的有雪块掉落,而冰墙也凿出了一个圆洞。俩人都很瘦,轻松钻了过去。

    墙后仍是通道,继续走了一小段,却见冰雪减少,灰褐色的裸岩增多。到最后一程,已完全成了岩洞。

    “在哪儿!”

    顾玙的眼睛被一抹光亮闪过,立时兴奋起来,拉着小斋往出口跑去。

    ……

    雪山中的绿谷,还真是没说错。

    通道尽头,赫然连着一座小山谷,海拔与中山带相近,甚至还要低一些。四周被山峰包围,阻挡了寒流,使得此处封闭且温暖。

    这应该是后山,因为看见了一小片田,另有几块菜地,夹着条小河蜿蜒而过。岸边有树木杂草,远处还隐现着几间木屋。

    “这地方好奇怪……”

    顾玙打量了片刻,忽然开口道。

    “感觉到灵气了?”小斋问。

    “说不清楚,灵气肯定是有,但就像被什么东西堵着,释放不出来,特别杂乱。走,去前边看看。”

    俩人小心的避过菜田,顺着土路来到木屋前。

    屋子共三间,风格较为老旧,可也不是太古老,约莫七八十年代的那种感觉。周围竖着木栅栏,圈成一圈,就成了院落。

    院子里干干净净,显然有人居住。

    他们刚要上前,就听屋内传来一个声音:“居然有客到访,难得难得!”

    “吱呀!”

    随着门开,里面走出一人,年纪不大,三十多岁的样子。此人衣衫破旧,相貌平平,眉目间却极富神采,光华外露,又带着一股高绝之意。

    咦?

    他眼睛扫来,跟顾玙这么一对,都低呼一声。他本有些目下无尘,脸色却微微一变,转而笑道:“原是两位道友来访,里面请!”

    “打扰了!”

    顾玙很意外的抢先进屋,同时隐蔽的比了个手势。

    “……”

    小斋眨了眨眼睛,心中一凛。

    这屋内非常简朴,东边静室,西边卧房,铺着土炕。落座后,他们通了姓名,那人亦道:“我叫司马彻,随了我师父的俗姓,也给自己起了个道号叫凌霄道人,见笑了。”

    俩人忙称不敢,自是客气一番。

    随即,司马彻又问:“不知你们从哪边来?”

    “从西北来。”

    “哦,水磨沟。我七年前还去过一次,那孩子还好么?”

    “孩子很好,我们看了那护身符才找到些线索。”

    “呵,当年我亲手接他降世,就算是沾了因果,赠他一道灵符,也是缘分。”

    司马彻颇为自在,东一句西一句的掰扯了半天,什么正题都没问。又过了半响,小斋终于道:“司马前辈,我有一事不解。”

    “请讲。”

    “九十年前,政府在白云观举行大典,认证六十二家正统门派,天山派便在其中。可自从三十年前,尊师惊鸿一现后,天山派再无音讯。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们为什么隐世不出了呢?”

    “呵呵,我天山派地处边陲,一向稀落,到我师傅那辈,只收了我一个徒弟。我派庙观就在西北那边,可惜被一次雪崩淹没。师父不愿跟政府扯皮,就带着我到此隐居。其实这里也是天山派的隐修地,只是无人知晓。后来师父故去,剩我一人,更是没必要大费周章……”

    司马彻倒是没隐瞒,随即转向某人,笑道:“更何况,尘世纷扰哪有修道来的自在?顾道友,你说是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