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雪山
    博格达山,清晨。

    雪豹很喜欢在这个时段下山,它们白天在高山的裸岩上晒太阳,清晨或黄昏沿着踩出的小径,到海拔较低的荒原溪谷捕食。

    这是一只完全成年的雪豹,灰白色的皮毛,带有黑色斑点和黑环,身长过一米,尾巴粗大且修长。

    它弓着脊背在枯草丛中行走,厚实的肉掌踏在地面上,悄无声息。它隐蔽的推进到石崖顶端,淡蓝色的眼眸微眯,注视着下面的两只猎物。

    雪豹极善跳跃,三四米高的石崖可一纵而下,这也是它最习惯的必杀方式。

    那两只猎物全然不觉,它观察了片刻,决定发起攻击。后爪用力一踩,庞大的身形带出一小片阴影,利爪闪着寒光,然后……

    pia!

    “唉……”

    顾玙看着这只大头朝下,把地面砸出一个坑的猫科动物,不禁摇了摇头:“亏得我们刚吃完饭,不然你已经四分五裂了。”

    他揉了揉大猫的脑袋,那货还沉浸在幻境中,双眼带着古怪的惊悚情绪。

    小斋掩埋掉火堆,把锅碗瓢盆收好,道:“我以后一定圈块地方,就养这些大牲口,光看带不走的感觉太难受了。”

    “那你开个动物园得了,我正好在旁边倒腾服装。”

    顾玙吐槽了一句,翻身跳上大石,拿望远镜看了看,道:“那边颜色有变化,我们应该快走出林带了。”

    “出去就没食物了,还得准备一些。”

    “嗯,一会去捉些雪鸡。”

    这是他们自己鼓捣出的方法,很是粗暴:先将动物剃掉骨头,顾玙用灵力反复挤压,捏成一团团密度极大的肉糜。然后刨个坑埋一会,很快就冻的梆梆硬。

    吃的时候掰一点,扔水里一煮,便是一锅不怎么沸的肉汤。方便实用,就是过程恶心了点。除此之外,他们还带了大量的压缩干粮和点火燃料。

    这里是2800米以下的中山带,生着广阔的针叶林和各种高原植被。若在夏季,还能看到冰川被森林包裹着的奇景,可现在是寒冬,树木都披着一身冰甲,半点绿色不见。

    根据少得可怜的线索,那天山派传人可能在一处谷地,既是谷地,四周必有山环绕。所以大致目标就有了:东南方,群山环抱,低地势。

    所以他们先在中山带寻找,找了两天毫无线索,这才想着往上走。

    俩人各背着大包,裹着厚厚的登山服,穿过林带,又避开一溜黄色的房屋——那是政府设的观测站。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豁然开阔,海拔陡然升高,现出一片雄伟壮阔的冰川带。

    这便是博格达的高山区,终年积雪,空气稀薄。雪山一座连着一座,冰漏、冰洞、冰沟,以及直下百尺的大冰瀑满目皆是。

    夏季尚可,冬季就是死亡禁区。

    ……

    “卧槽,还真敢往里走!”

    “他们可什么装备都没有。”

    “我说实话啊,跟了他们好几天,我吉吧都不服,就服他们俩!”

    顾玙和小斋消失了一段之后,针叶林带的边缘突然窜出几个人,先是一通抱怨,随即某个家伙问:“头儿,咱们还跟不跟?”

    “这情况跟不了,已经超出我们范围了。”

    为首之人面色难看,无奈道:“向上头汇报吧,看他们怎么处理。”

    这帮家伙同属调查二处,从俩人到达康时就开始监视,狼尸就是他们拿走的。

    那几具狼尸被送到专家手里,人家一瞧那死法,顿时吓的不行。一具皮毛完好,头骨粉碎;另一具的喉咙处,有一道极为匀称就像用机器切出来的伤口,刚好割断了颈动脉。

    人家都有测验的,比如狼头骨的硬度是多少,用多大的力才能将其打碎……如此分析,就会得出一个大概数值,用以评价他们的战斗力。

    话说官方对二人的评估,着实经过了一番波折:之前怼僵尸,王若虚和军人说的是天花乱坠,但上头很怀疑,干掉二十八个人的僵尸,就让两个人按在湖里摩擦?

    不过之后,就是小斋驭万蛇,这次有实证,有苗人和血液可以采样。

    如今又是杀狼,这个最清晰,因为尸体不会骗人的。

    综合以上,官方才有了一个比(zi)较(yi)确(wei)信(shi)的评价:肉搏能力极强,擅使匕首,可控蛇,缺乏远程攻击,手段单一。

    特异局尚在初创,没有很清晰的认识,反正以李肃纯做基准,那俩货的实力要在其上。

    于是乎,队长将情况一反映,很快接到了指示:再加派人手,务必监守,等他们下山!

    …………

    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

    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一种色彩,连天空的蓝都被遮掩,涂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败。

    “呼……”

    忽有风吹来,掀起一蓬蓬的白雾,那是浮雪卷在空中,形成的颗粒状的雪漫。俩人拧过身,风住了才转回来,顾玙见小斋微微喘着气,不由问:“还行么?”

    “没事,现在还挺得住,就怕晚上气温骤降。”

    “再走一段吧,然后找住的地方。”

    “嗯。”

    顾玙有灵气在身,对严寒的抵抗力要强些,小斋虽然体术超绝,可毕竟是凡人之躯。

    她紧了紧登山服,边走边望:那些万年之前就已形成的雪山群巍峨耸立,将天地笼罩,宛如世界尽头。

    自己身在其中,竟不知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连时间都仿佛消失。

    “不好意思,让你陪我跑了这么久。”她忽道。

    “怎么想起说这个?”他一怔。

    “爬山这么无聊,总得说点更无聊的话题吧?”

    “那不如说点更更无聊的,比如晚上吃什么?”

    “哈,果然够无……轰!”

    刚吐了半句话,她脚下就猛然一空,以那只右脚为圆心,迅速裂开了一大块。连冰带雪,包括整个人,都直直掉了下去。

    “小斋!”

    顾玙飞过去救,却晚了一步,只剩个硕大的黑窟窿留在原地。

    “哗啦!”

    “砰!”

    而小斋随着塌陷的雪层掉落,反应神速的摸出冰凿,用力往冰壁一扎,滋滋滋划出一阵头皮发麻的声响。

    那冰壁又滑又硬,摩擦力极小,往下再降了数米,才勉强缓住。她低头一瞧,下面黑漆漆一片,便用右手撑着,左手摸出电筒一照,原来快到底了。

    她抽出冰凿,双脚落地,此处却是另一方空间。

    这时,上面传来顾玙的呼喊,她仰头回道:“我没事,你下来看看!”

    “……”

    上面安静了几分钟,随即垂下一根绳索,顾玙也滑了下来。

    “这是冰斗么?”

    他也拿手电照了照,见这里空间颇大,三面是冰壁,一面却是空的,仿佛一条黑黝黝的通道。

    “或许是次级冰层,雪下的太快太急,就在上面盖了薄薄一层,这里才是……哎,你看那个!”

    她忽地一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