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叮嘱(3400加)
    “在草场生娃娃……嗯,是有这件事情。”

    第二天,在老者的屋子里,他抽了一口泛黄呛人的土烟,缓缓道:“好像在十几年前了,不过不是我们村子里的,是那边的泉水村。”

    “泉水村?离这有多远?”顾玙问。

    “骑着摩托车,要三十分钟吧,我可以送你们去。”西日阿洪道。

    “那就太谢谢了!”

    “你们救了我,我没什么好报答的。”小伙子憨憨一笑。

    此时,老者也站起身,从托盘里拿起两只吊坠,系着两颗弯弯的狼牙。颜色微黄,牙根中空,侧棱明显,内侧边有道血槽,长度在4厘米左右,平滑完整。

    一只狼有四颗犬齿,上面的两颗较为珍贵,狼牙从嘴里拔出来后,很容易生出裂纹。所以能找到没有裂纹,又在3厘米以上的狼牙,那妥妥是珍品。

    “我活了这么久了,很少见过这么好的牙,你们都是受雪山神保佑的,祝你们平安!”

    老者把吊坠递过去,上面已经串好了绳子,一红一黑。红的给小斋,黑的给顾玙,都有点爱不释手。

    随后,俩人拜别村民,又坐上那辆破摩托车,颠颠去了泉水村。

    两个村庄的风貌非常相近,只是水磨沟的人口要多一丢丢。西日阿洪自告奋勇的当向导,带着他们进去,拽住一个大妈问:“琼阿帕,我们来找个人。”

    “你们要找谁?”

    “就是,就是在牧场生娃娃的那个……”

    他还没说完,大妈就恍然道:“哦,是阿依古丽,她家在那里。”

    “谢谢琼阿帕!”

    这些人的名字都是民族语言直译的,多指代天地日月,树木花草,甚至黄金珠宝等等。像西日阿洪,就是狮子的意思,阿依古丽则是月亮花。

    走了几步,仨人就到了一座院子前,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粗壮女人正在里面干活。西日阿洪喊道:“阿恰,我是水磨沟的,有两位客人要找你。”

    他们说话都直来直去,感觉**的,阿依古丽也如此,晃晃悠悠的过来:“你们找我什么事?”

    “呃……”

    俩人有点不适应这种交流,道:“不好意思,我们能进去说么?”

    “可以。”

    说着几人进屋,屁股坐定,顾玙问:“我们想打听个人,就是帮您接生的那位,您还记得么?”

    “当然记得,你们找他做什么?”

    “他是我的朋友,失踪很多年了,好容易才得到一些消息,就过来看看。”

    “哦,其实他的名字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姓司马,后来也来过两次,还给了艾尔肯一个护身符。艾尔肯!”

    她招过一只卷毛小男孩,指着脖子上的坠子道:“就是这个。”

    俩人仔细一瞧,却是一块青色的圆形玉佩,正面画着阴阳鱼,上下左右各有繁体字,合起来为:斩妖、治邪。

    背面则是一个道门讳字,翻译过来就是:雷。

    好家伙!

    小斋又惊又喜,很明显,那位必是天山派的传人。顾玙却只有惊讶,因为那玉佩波动着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正是灵气。

    这就奇怪了,他早就探查了达康市,此处的浓度是零啊!按自己的经验,节点与辐射的理论绝对正确,但玉佩的灵气从哪儿来的?

    俩人各有心思,皆自恍惚,片刻,小斋才问:“您知道他住哪儿么?”

    “不清楚,应该住在山里。”

    “您再想想,没有一点印象么?”

    “他住在山里……哦,他说那个地方很漂亮,是雪山里的绿谷。”

    “那位置呢?有大概方向么?”

    “好像,好像在博格达峰的东南方。”

    “他最后一次来是什么时候?”

    “七年前吧,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这女人也说不明白,只是含含糊糊,他们又问了半天,实在没有更多的信息。

    从她家里出来,俩人神色郁郁,顾玙愁道:“没办法,只能进山了。”

    “我们最坏的打算总能实现,最好的打算从没有过。”小斋摇了摇头。

    “你们疯了么?”

    西日阿洪一听,顿时炸了毛,叫道:“冬天没人敢进山的!里面都是饥饿的熊,狼群,还有豹子,还有恐怖的雪崩!!!你们没有食物和方向,根本回不来!”

    “你给我们当向导,不就有了么?”顾玙笑道。

    “雪山神在上,我还有父母和妹妹,我还没有结婚!”

    “哈哈哈!”

    小斋也乐,又瞧了瞧顾玙,心意相通,便正经道:“说真的,我们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只要不是进山。”

    “我们还有个朋友要过来,但是她身体弱,能不能在你家住几天?”

    “没问题,想住多久住多久,我妹妹可以照顾她。”

    “好!”

    俩人由衷感谢,这哥们确实不错。

    ……

    当天,俩人折回达康市,把龙秋接到了水磨沟。

    这主意是临时定的,他们一去不知几日,龙秋孤零零的呆在城里很不安全,何况还有金蚕封印。

    顾玙帮她牢牢加固,挺个三五天没问题。西日阿洪回了冬草场,家里还剩妹妹和母亲,都是和善的人,见了龙秋就很喜欢。

    而正式出发前的夜里,俩人把妹子叫到跟前,从未有过的严肃。

    “小秋,现在有些人在跟着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你答应我们一件事。”顾玙道。

    “嗯嗯!”妹子连忙点头。

    “我们走了之后,他们可能会来找你。你的实力我很放心,但你心思单纯,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如果你受到危险,就使用针蛊,如果你觉得这个危险十分强大,能用金蚕的时候,一定要用!”

    话说这两个人,之前并未发现调查二处,直到老者说狼尸被取,还肯定是外人干的,他们才有所察觉。

    不是不带龙秋进山,而是以她的体质,冻也冻死了。

    “这……”

    妹子听了,还有点犹豫,金蚕一放,自己苦痛全消,但代价,可是要杀人啊。

    “你答应我们,一切以自己的安全为重,我们不在身边,你得保护好自己。”小斋也叮嘱道。

    “哥哥,姐姐……”

    龙秋被交待后事的态度吓到了,可怜巴巴的问:“你们,你们不回来了么?”

    “回来,我们当然会回来!不过要谨防万一。”

    “我明白了,我一定等着你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