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夜探
    机场,大厅。

    乘客不算太多,起码没到吵吵嚷嚷的程度,某些区域还显得很安静。

    哥哥去换登机牌,顺便托运行李,姐姐一晃就消失不知哪儿浪去了,剩下龙秋可怜巴巴的坐在长椅上,还拎着两个小包。

    当然她也不无聊,正抱着手机玩一个比较传统的益智游戏,斗地主。

    她的牌技超烂,眨眼就输了十万豆,刚想重新开局,就听不远处有人叫了一声:“哎呀,大美女是你啊!”

    嗯?

    龙秋一抬头,就瞧见路宁宁那个**戳在跟前。

    丫挎着红色小包,扭扭哒哒的凑到旁边,笑道:“咱们真是有缘分,这也能碰上,我去羊城,你们去哪儿?”

    “呃……”

    她昨天就被教育了一番,可又不会撒谎,只得岔开道:“你旅游路线这么跳啊?济州离羊城几千公里呢?”

    “唉,说出来不怕你笑话……”

    路宁宁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伤感道:“我跟我男朋友刚刚分手,我这心呐,就跟碎了一样。我给自己放了半个月假,把我们走过的地方都去一遍,羊城是最后一站,我们就在哪儿定的情。”

    男,男,男,男盆友?

    哇,这个对山妹子的冲击力太大了!后面的都没听,耳朵里只充斥着这三个大字。

    “你看,这是他。”

    路宁宁又摸出手机,给她看了几张照片,两个秀气的男生勾勾搭搭,以及各种么么哒。

    “等我回去了,这些照片也该删了,唉,看着都心痛……”

    他自顾自的叨逼叨,全然不理对方的感受。龙秋只觉浑身微痒,屁股有点坐不住了,只想立马闪人。

    “小秋!”

    正此时,顾玙办好了手续回来,不禁奇道:“咦,你怎么在这?”

    “咯咯,我就说缘分呢!我也是这个点的飞机,哎对了,你们不是去王屋山么?”路宁宁笑道。

    “我们临时改计划了。”

    “哇,你这改的可远,还要坐飞机……哎呀,我要进安检了,不跟你们说了。来江州一定找我哦,拜拜!”

    路宁宁抹身闪了,临走还浪荡着两声娇笑,听得龙秋一颤一颤的。

    稍后俩人会同小斋,把事情一讲,都摸不着头脑。

    路宁宁的突然出现,确实很诡异,但又找不到证据。自己从没吐露过实情,包括飞机班次、目的地等等,连机票都是昨晚现买的。

    而且小堇也证实了身份,的确是江州的造型师。

    这就有点拧了,难道真的是巧合?

    他们带着疑惑上了飞机,三人座,比较靠后,龙秋在里面。她显得非常兴奋,把小窗口打开,劲劲的往外瞧。

    航班起飞,一路无话。

    顾玙坐在俩姑娘中间,觉得十分别扭,因为一点都不科学。

    他左边不应该是一个日天日地的大总攻,而应该是一个在西方名校留学温柔体贴智商超卓但一辈子没见过男人的只是为了平易近人才坐经济舱的省长学霸千金。

    他右边也不应该是一个浑身是虫的小可怜,而应该是一个身材劲爆帮家里打下一份基业但也一辈子没见过男人的只是为了体验平民生活才坐经济舱的集团傲娇大小姐。

    诶,这样画风才对嘛!

    ……

    “二人没有明显的xxx倾向,可以判定,能够和平沟通。”

    “他们对我有所怀疑,但不能确定真实身份。”

    “多出的女人,就是救的那个苗女……左手腕有一块红色印记,跟审问的资料不符……不,她有什么能力,暂时还不清楚。只是身体很弱,比较单纯,对外面不太了解。”

    “仨人关系很好,不像刚认识的样子……在王屋山只找到一些宿营痕迹,并无异常。”

    “他们飞往乌市,目的地应该是天山,我们可以做下一步安排。”

    “从他们的行程来看,肯定在寻找某样东西……那样太冒险了,他们非常敏锐……好吧,不过人员一定要谨慎!”

    “没别的事,我先退下了。”

    机场内部,某个隐秘的房间里,路宁宁刚汇报完了工作。他理了理衣服,大步迈出,哪有半点娘炮的样子。

    …………

    “轰!”

    飞机冲破云层,裹带着强烈的气流缓缓下降,地面的景物从模糊到清晰,甚至能看到蚂蚁般的汽车在细长的公路上奔跑。

    乌木城,一座很伟大的城市,千百年一直守在这西境门户。经过不断发展,中心城区的繁荣程度已不亚于内陆,但二环三环的区域就直线下滑。

    房屋破旧,工地停摆,一片萧条下映衬着远处的巍峨雪峰——那是天山东段,博格达山的外围。

    “咝,这里真冷!”

    龙秋裹了裹羽绒服,感受着跟山里全然不同的冬季气候,瞬间冻成狗。

    顾玙略微担心,道:“这次肯定要进雪山,我就怕你吃不消。”

    “没事的,我挺得住,爬雪山比金蚕还疼么?”

    “那不一样,反正你先试试吧。”

    俩人在后面说着,小斋却独自在前,恍若未觉。从落地的一瞬间起,她的情绪就有些古怪,不像平日般淡定。

    “哥哥,姐姐怎么好像不开心呢?”龙秋悄悄询问。

    “她不是不开心,是压力太大,如果在这儿没收获,她师门功法就真的失传了。”他也低声应道。

    “哦……”

    妹子看了看前面的身影,忽然坚定道:“我一定要帮姐姐找到!”

    “呵,那就全靠你了。”

    顾玙瞧着她的小表情,忍不住失笑。

    没办法,这趟比以往都要困难,穹窿山派、西河派好歹有个据点,可天山派近乎消失除名,道协网站上也找不到,现在连地址都不清楚。

    他们的计划是,先到博格达山脚下的达康市,然后四处打探。比如去市里的图书馆,查查地方志;还有当地的道教协会,看能不能捋出线索。

    仨人乘机场大巴到了市中心,又坐客车到了达康。一个市级单位,人口只有三十万,不得不感叹西部的人口密度。

    天已入夜,下榻投宿,照例俩姑娘一间房,他自己一间。

    龙秋甚是疲惫,小斋照看她睡熟,自己却穿了衣裳,抹身来到隔壁。“咚咚”敲了两下门,几秒钟后,顾玙就穿戴整齐的出现在门口。

    “就知道你等不及。”他无奈道。

    “你……”

    小斋见他样子,先是一怔,而后一笑:“走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