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娘炮
    夏国三十六省,各不相同,单论人口算,豫中省最多。济州在省内只算中等城市,即便如此,也能感受到那波涛汹涌的威力。

    晚上八点多钟,顾玙三人赶回了城区,先找了酒店住下。以前开一间房,现在开两间,俩姑娘睡一屋。龙秋的身份证虽然没带,号码却记得,便办了一张临时证件。

    稍作安顿,三个人又下楼吃饭,没往远走,就在隔壁一条街的烧烤店。

    龙秋九岁的时候被带走,之前也进过城,不过总的来讲,她还是跟个小宝宝一样。这会儿,她就盯着柜子里的食材好奇,确切的说,是盯着一串串的虫子好奇。

    “美女敢吃么?烤蜈蚣一串三十,烤蝎子一串二十,蚂蚱和青虫都五块。”店员小哥见她生的极美,忍不住勾搭两句。

    “它们是野生的么?”妹子问。

    “野生的谁敢吃,不干净,都是养殖的,美女来几串尝尝?”

    “等级太低,也只能被吃了……”

    她嘀咕了一句,没理那人,颠颠的跑回座位。小斋刚点完了东西,问:“你跟他说什么呢?”

    “说了说虫子。”

    “觉着可怜么?”

    “没有,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怪不得谁。”

    “哟,不错,现在都会用成语了。”小斋笑道。

    “你别老取笑我。”

    “我哪有取笑你,疼你还来不及……”

    俩姑娘嘻嘻哈哈,顾玙则坐在对面,一直鼓捣着手机,半天才道:“好了,明天下午的飞机。”

    “飞多久?”小斋问。

    “不到五个小时,直达。”

    “直达就好,最烦转机了。”

    “好什么!”

    顾玙难得露出一种,呃,挺家庭妇男的表情,愁道:“你知道我们到现在,一共花了多少钱么?”

    “总没有十万块吧?”小斋眨眨眼,也有点心虚。

    “蒙的还挺准,我刚才算了算,加上机票钱正好十万!”

    “呃……”

    她耷拉着脑袋,装作没听见的喝茶水。

    “跟你说话呢!再不省着点,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咦,这茶不错啊……”

    “嘿!”

    俩人进入惯有的日常模式,但龙秋不晓得啊,顿时慌乱:“是不是我让你们破费了?”

    “没你的事,是咱们俩大手大脚。”

    顾玙糟心的把手机一甩,着实郁闷。

    出来两个月了,平时没感觉,一算总账才吓了一跳。他存款七万,她存款六万,吃吃喝喝,玩玩耍耍,简直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就比如龙秋妹子,给她买了几套衣裳,买了一部手机,这就小一万块。还有动不动就租车,包车,吃各地美食,睡也要睡的好……

    总之,这俩货有多能吃苦,就有多能浪荡,山里山外,完全两种生活。

    …………

    “揍他!”

    “草他妈的,也不看看谁开的店,搁特么我这装逼!”

    “我不跟,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你们这种人太粗鲁。”

    “艹,我听丫说话就来气,给我抽丫的!”

    三人吃过饭,走出烧烤店时,就见隔壁来这么一出。隔壁也是个烧烤店,许是闹了争端,一帮人正围着一个家伙圈踢。

    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操着一溜北方口音,而中间被打的那位,正抱着头各种瞎嚷嚷:“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们这样还有素质么,哎哟哎哟!”

    “我跟你们讲,你们打人犯法的,哎哟……”

    这声音尖锐细长,不男不女,听着十分别扭。

    这本不关三人的事,可他们一帮人堵着道,那家伙又着实很惨,顾玙便道了声:“要是没什么大矛盾,差不多就行了。”

    “你特么算干嘛的?小心连你一块揍!”一个汉子道。

    “人家已经报警了,你们最好散开。”

    他懒得动手,指了指一个正打电话的路人。那帮汉子一瞧,骂骂咧咧的又各踹一脚:“小子,算你走运,以后懂点事,别得得瑟瑟的。”

    “我怎么得瑟了?你的菜不好吃,还不许说了?呸!”

    那家伙爬起来,冲对方唾了一口,又抹身冲着这边:“哎呀,多亏了你们,他们简直不是人!”

    “呃……”

    仨人的表情一致,明晃晃的透着两个大字:娘炮!

    就见眼前这位,花里胡哨的衣裤,一双粉骚骚的厚底鞋,头发微黄,左耳穿着三个耳环。五官倒也秀气,就是粉太厚,抹的跟墙腻子似的。

    诡异的沉默了几秒钟,顾玙才道:“我们先走了,你最好去医院看看。”

    “别啊,你救了我哎,我得好好感谢你们。”

    “真不用,拜拜!”

    “世上还是好人多,谢谢你们啊!”

    说着,几人迈步,走了一段后都觉诧异,竟然同路。娘炮眼睛一亮,道:“你们去哪里?我住鉴湖宾馆。”

    “真巧,我们也是。”龙秋对这号人充满了新鲜感。

    “哎呀,果然有缘分。我是来旅游的,昨天刚去了王屋山,你们呢?”

    “我们还没去,准备明天去看看。”顾玙道。

    “王屋山不错的,一定要上那个祭坛遗址,非常漂亮。可惜我明天就走了,哦对了,这是我的名片。”娘炮递过一张粉色的卡片。

    顾玙接过一瞧,写着天雪艺术造型工作室总监,路宁宁。

    路宁宁?

    他抽了抽嘴角,真是人如其名。

    “我是个造型师,在江州开了家工作室。以后你们要是过去,一定要找我,我做东哦。”

    “呵,有机会一定去。”

    “你这一听就是客气话,我可是真心诚意的,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如果来,我肯定好好招待……”

    那货就是个话痨,一路叨逼叨叨逼叨个不停,直进了宾馆,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告别。

    龙秋瞧着他的背影,笑道:“这人真有意思,明明很好看,非要打扮成那样。”

    “……”

    那俩人却没应,轻轻碰了碰手,都觉得有点古怪。小斋又看了眼名片,发现地址就在江州大学附近,便给小堇拨了个电话。

    “喂?亲爱的姐姐,你终于又想起我了。”

    “问你个事,你学校附近是有个天雪造型室么?”

    “有啊,我还在哪儿做过头发,怎么了?”

    “那老板你见过么?”

    “见过啊,有点小帅,就是特娘,听他说话都渗得慌。”

    “老板叫什么?”

    “好像姓路,叫……哦对,叫路宁宁。这哥们前阵子失恋了,好像正在旅游。不是,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我先挂了。”

    “哎哎,你拔吊无情啊,艹!”

    “嘟嘟嘟……”

    (这章给戒叔,戒叔身体健康,开车安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