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三人
    湘州,酒店。

    外房门紧闭,小青盘在门口守卫。而在里间的卧室里,龙秋不太确定的看着顾玙,问:“你真的要试么?”

    “当然。”

    “可是,可是……”

    “没事,尽管来吧!”

    “那好吧。”

    龙秋也不是怯懦之人,立时嘴唇轻动,似在念叨着一句苗语。

    话说蛊虫攻击的方式很神奇,无迹可寻,根本没有施放动作,就像古时的奇毒一样,你都不知何时中招。

    不过顾玙用神识一扫,清晰的感觉到有一种古怪能量袭来,他未做抵抗,让其深入体内。约莫几秒钟后,他身子猛然一抽,忍不住痛呼:

    “啊!”

    这种感觉,就像拈着一根细细长长的钢针,对准你的指甲缝,然后用力一捅,这酸爽!

    龙秋听他一叫,不免有些慌乱:“你怎么样?”

    “不用管!”

    “……”

    妹子只得戳在原地,眼巴巴的关注着对方。

    顾玙继续硬撑,很快,那一根针好像变成了两根针,三根针……而且不仅是指甲缝,又牵连到各个部位。

    终于,丫挺不住了,忙道:“停!”

    小斋亮出匕首,嗖地就飘了过去,龙秋也道:“左手食指!”

    “右手小指!”

    “右肩头!”

    “左肋!”

    小斋依言而动,一一挑破这几处,伤口渗出丝丝黑血。顾玙灵力疯狂运转,迅速将蛊毒逼出,数分钟后,血液已由黑转红。

    小斋又拿着喷雾和绷带,利索的包扎好。

    “你这个太可以了,感觉比金蚕都厉害!”等那货缓过劲,不由大为惊叹。

    “针蛊只是造成的痛感比较强,其实等级不算高。它很害怕烈酒,一般人中了蛊,就把人浸在装满烈酒的木桶里,再加些草药,每天几个小时,泡上三天就好了。如果不解的话,就会遭受万针穿心之苦,最后活活痛死。”妹子解释道。

    “那有施放距离么?”小斋也问。

    “只要我能看清你的脸,基本就能攻击到。”

    嗬!

    俩人立时惊喜,蛊术不愧是自古流传的一种秘术,确有独到之处。

    不过缺点也很明显,针蛊的能量有限,每天只能用两次,一次能怼一人。如果使用过多,蛊虫便会衰竭而死。

    金蚕蛊就不怕这个,可以随便用,但它要吃人,并且无法救治。

    他们已经很满足了,龙秋这一手本事,妥妥就是为阴人、暗杀、拷问量身打造的!更别说,她还懂一些治疗术。

    …………

    话说他们把龙秋救走之后,在石门呆了两天,抹身就来了湘州。

    三人要从这里奔往济州,去王屋山一行,不过在此之前,还要采购些必需品,顺便给龙秋买几套衣裳。

    妹子出来的时候,啥也没带,只有一身苗女装。小斋把自己的衣服借她,无奈身材不同,穿着偏大。

    下午,商场。

    四楼女装的一家内衣店外,顾玙特坦然的坐在沙发上等候。小斋拉着龙秋,正在里面挑选内衣。

    大大小小,花色各异的胸罩、内裤挂的满墙都是,不少路过的小男生偷偷瞄上一眼,顿时壮得跟小泰迪一样。小斋则扫了一大圈,问:“你穿什么号?”

    “我,我……”

    妹子脸蛋通红,窘得说不出话,她活这么大就没来过几次商场,何况还是这种店铺。

    “你不会没量过吧?”

    小斋也神奇,叹道:“想不到现在还有对胸部歧视如此严重的地方……服务员,拿尺来!”

    “不用不用,随便买一个就好了。”龙秋愈加害羞。

    “这怎么能随便,听我的!”

    小斋接过尺子,拿了几件样品,拎着她进到更衣间,言简意赅:“脱!”

    “不要……”

    龙秋将胳膊抱在胸前,只是摇头。

    “过来!”

    小斋不耐烦,手指如兰花般绽放,师门四十八手连番施展,转眼就扒掉了她的外套和毛衣。

    “姐姐……”

    “别动!再动我就扒光你!”

    “我,我要放蛊了……”

    “唉……”

    数米远的地方,顾玙听得清清楚楚,然后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

    而更衣间里,当最后一件蓝色绣花的小肚兜悄悄脱落,就像淡云别了清寒月,碎雪离了梅枝头,满目白光,薄露嫣红。

    “啧啧!”

    小斋看着这具近乎完美的上身,眼中满是赞叹,道:“来,我帮你量一下。”

    她拿着尺子,小心轻柔的量着尺寸,又道:“别觉得不好意思,这都是很正常的。你在山里呆久了,要尽快习惯。多看看周围,看看人群,看看环境,自己也感受一下。”

    “那我要跟他们学么?”龙秋忍着细痒,低声道。

    “怎么这么问?”

    “因为,因为在寨子里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没有人喜欢我。我想试试,能不能像他们那样活着……”

    “小秋!”

    小斋忽然打断,表情认真了许多,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喜欢你么?”

    “为什么?”

    “这世上的人有千千万,他们或许天不怕地不怕,但有一点是都害怕的,就是跟自己太不一样的人。你太弱,有人欺负;你太强,有人打压;你太好,有人诋毁……只有你跟他们差不多时,他们才会安心,也懒得管你是好是坏。所以呢……”

    她拿着一件淡粉色的胸罩帮龙秋戴好,摇摇头又给解下,道:“有些人选择和光同尘,有些人选择大道独行,你喜欢那种?”

    “我……”

    妹子心性不弱,只是见识少了些,三观缺陷过大,一时显得很纠结。

    “快点啊,你喜欢粉色的还是白色的?”她晃着两件胸罩追问。

    “啊?”妹子懵逼。

    ……

    费了半天劲,龙秋总算挑了两套内衣,小斋又帮她买了些别的装备。

    妹子嘴上感激,心中更甚,自己刚刚入伙,可俩人的态度没得说。好与不好,感受真的不同。

    不一会,到了傍晚时分。

    三人各拎着一个大袋子,乘着电梯下楼。龙秋已经逛了半天,但还是很开心,看什么都好奇。她也不像最初那样拘谨,跟小斋说说笑笑,十分亲近。

    顾玙不好多插嘴,只能挑着谈话间隙,不时插那么一下。而当电梯走到一半时,他突然心中一动,气息有了感应。

    他回过头,果然,龙秋带着一丝痛苦之色。

    “去一楼!”

    小斋反应也快,拽着她跑下电梯,到了一楼的快餐店。挑了个角落座位,顾玙拉过妹子的手,往腕上一搭:金蚕正蠢蠢欲动,快要挣脱而出。

    他没多话,只默运灵力,一丝丝的渗入体内,修补着破损的封印。其实原理很简单,用灵气把金蚕逼到手腕处,再将其裹住封死。

    “唔……”

    龙秋用右手拄着脸颊,头发垂落,遮住旁人视线。另一边,脸色已然惨白。

    过了好一会,金蚕才安静了一些,她觉痛感减轻,这才抬起头。而这一抬,心里却砰砰跳动。

    顾玙正握着自己的手(腕),一双好看的眼睛往这边瞧来,满是关切。

    这情景太尴尬,若旁人见了,肯定以为是热恋中的小情人,吃个快餐还要摸摸小手。

    “……”

    龙秋默默的又垂下头,脸色比刚才还要复杂。这才过去三四天,金蚕就按捺不住了,需要重新封住。那岂不是说,我要,我要经常跟他在一起了?

    少女的心思啊,太好猜,也太难猜。

    小斋就挨在她右边,见她有所好转,顿时也松了口气:没(gou)事(nan)了(nv)!

    (我明天就要开始装修了……顿感人生灰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