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零九章 龙秋
    “草鬼婆一旦学会放蛊,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找人放一次,否则蛊毒就会在她体内发作。如果她需要放蛊,又找不到外人,就会向寨子里的人下手。”

    房间里,一灯昏黄,小姑娘仍在讲述着。

    “所以你们才害怕龙秋?”顾玙有些了然。

    “不全是这样……”

    龙棠顿了顿,又道:“草鬼婆都有本命蛊,会伴着她们一生。之前的那个草鬼婆,她的本命蛊是癫蛊,人一沾到,就会钻进脑子里,变得跟疯子一样。可她不是要害人,放了蛊之后,会指点他们家人,去找另一个人解蛊,然后把解蛊的方法偷偷告诉那个人。

    但是,但是阿姐不一样。她的天分非常高,竟然收了金蚕做本命蛊。”

    “金蚕会怎样?”小斋见她吞吞吐吐的,不由问道。

    “……”

    小姑娘沉默了几秒钟,吐出四个字:“它会吃人。”

    “什么?”

    顾玙和小斋也是愕然,终于明白龙秋为什么遭到大家敌视。

    这里说的金蚕蛊和金蚕王不一样,前者是无形的蛊,后者是蚕中之王,通体金黄,身体比普通的蚕大一倍。以前苗族的傩师经常服用金蚕王,据说可以增加修行。

    “金蚕蛊非常厉害,它可以帮你做任何事,但每年年末,必须找个人让它吃。前年的时候,阿姐刚得到金蚕蛊,控制不住,差点死了一个人。去年又差点害死一个,就被大家赶出寨子。因为中了这种蛊的,没人能救得了。”

    龙棠的声音愈发低沉,道:“虽然阿姐说,找到了能抑制的方法,但没人相信她。”

    “什么方法?”顾玙问。

    “不知道。”她摇了摇头。

    气氛一时沉重,毕竟话题太过残酷,仨人有的没的又聊了一会,龙棠便起身回家。二人相顾片刻,小斋道:“那个鼎是关键。”

    “嗯,她应该借用毒虫生血来喂养金蚕,可惜治标不治本。”

    “唉,可怜……”

    小斋忽叹了口气,对龙秋的遭遇颇为同情。

    难怪看到她时,竟是那么的病瘦孱弱。要知道,金蚕一年吃不到人,就会吞噬宿主精血,两年吃不到,就会加倍,直至吃到人,或者宿主死去,然后一同挂掉。

    说来轻巧,期间承受的痛苦又是何等煎熬。

    俩人了解真相后,便对龙秋抱着一份敬佩与怜惜,只是眼下还有正事,不得不暂且搁置。

    次日清晨,他们告别白青寨,开着那辆破车,继续往壶瓶山驶去。

    ……

    午后,林中小屋。

    龙秋坐在木凳上,左手把着石罐,右手拿着药杵,一下下的捣着草药。这些草药便是昨天晚上的绿粉,加热后会散出一种香气,可以吸引毒虫。

    她没有绾发,一头长发如黑瀑般垂落,遮住了半边脸颊。另外半边脸,比这湘西美景还要精致,还要相宜。

    而这精致中,又带着一丝抹不掉的郁郁。

    经过两年的教训,她知道金蚕喜欢在年末发作,也就是12月下旬。金蚕蛊跟别的蛊都不一样,它是有灵性的。

    比如你要插秧,你先插一棵给它看,它就会把整亩的田插好。你一进家门,脚在门槛上一踢,回头再瞧,门槛上的沙土已经没有了,因为金蚕非常喜欢干净。

    金蚕无形,又能变形,或是一条蛇,或是一只蛙,或是一个到处跳跑的穿红裤头的小娃娃。

    收了它做本命蛊,如果宿主的能力不够强,反倒像签了不平等条约,由它来主导你。这样的蛊当然不好应对,龙秋也是实验了千百次,才发现毒虫生血对它有缓解作用。

    “哚哚哚哚!”

    好半天,龙秋捣完了药,起身拿到一旁。刚走了两步,就猛地一咬牙,那种近乎难以承受的疼痛再一次袭来。

    “唔……”

    她痛苦的呻吟着,左手颤颤巍巍的把石罐放好,右手死死抓着桌板,指甲都抠进了木头里。

    正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两声叫喊:

    “秋姐姐!”

    “秋姐姐!”

    龙秋浑身一抖,急忙大喊:“别进来!”

    “秋姐姐,我是来谢谢你的,你看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你快走!”

    她跌跌撞撞的想往里屋跑,可惜迟了,那个肚子疼的小山拎着土筐闯了进来。他懂什么,大人的话全当耳旁风,见状还吓了一跳:“姐姐,你怎么了?”

    “不要……”

    龙秋已经带着哭腔。

    “啊!”

    小山只觉被一股大力撞击,瞬间就晕了过去。虚空中的金蚕许久未尽血食,兴奋的就要扑上去。

    龙秋看着小山,眼中发狠,拼尽了全身的力量:

    “给我回来!”

    一言既出,她顿觉头痛如裂,随即也失去了意识。

    ……

    “哗!”

    一盆水泼到了她脸上,许是太过疼痛,许是不愿醒来,她只觉黑暗中翘开了一道缝隙,模模糊糊的有人正在哭喊:

    “就是她!害了阿宝阿妮还不够,又来害我家小山。款头,你今天一定要为我做主!”

    “是啊,我们给过她两次机会了,这叫恶性难改。”

    “她虽然搬出了寨子,可毕竟不远,我们平日都是人心惶惶。”

    “就是,以后那树林总得去吧。”

    七嘴八舌的议论,连带着一阵冰冷的沉默,少顷,就听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道:“小山虽然没有大碍,但事情已经发生了,阿秋的蛊虫确实难以控制,危害非常大。

    这样,先把她关进庙里。明天我把各寨首领叫来,再决定怎么办。”

    “哼!便宜她了!”

    “照我说,还不如送县里,直接就进监狱了。”

    “好了,先散了吧。你们两个,送她去庙里。”

    话音落下,龙秋便觉自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一直飞了好远,才摔倒干硬的地面上。她昏昏沉沉了好久,才勉强睁开眼。

    四周光线昏暗,些许阳光从格子窗里透过来,形成点点光斑。

    此处空间不大,能容纳数人,两侧摆满了奇奇怪怪的物件,前方的神案上供着一尊像,正是苗民的初祖:盘瓠。

    据记载:远古帝喾高辛氏时,皇后耳痛三年,后从耳中取出一条虫子,外形似蚕,将其在盘中养育,竟然变成了一条龙犬,浑身毫光闪现,遍体锦缎。

    高辛氏见了大喜,赐名龙期,号称盘瓠。

    后犬戎氏族作乱,高辛氏允诺,谁能斩下犬戎将军首级,便封邑赏金,并将公主相许。于是,盘瓠咬下犬戎将军首级而归。帝不得已,乃以女配盘瓠。

    盘瓠死后,其后人滋蔓,号曰东夷。

    几乎每个苗民聚集地,都会有一座盘王庙,用作祭祀和庆典,亦或家法。

    “唔!”

    龙秋趴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前面的神像。忽然间,她脸色一白,比之前强烈数倍的疼痛感潮水般的崩裂全身。

    “啊……”

    她身体紧弓,像朵花似的枯萎、缩小,口中喃喃:

    “盘王在上,佑我,佑我……”

    (这章给面霸薄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