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零七章 苗寨
    (上章末尾修改了,之前的内容不太安全。)

    石门在湘州,湘州在荆楚省,荆楚省在夏国的中南部。

    湘州人口众多,城市与山林分界明显,东部发达,西部落后,满是千万年之久的原始地貌,以及传承古老风俗的村寨聚集地。

    这一片巍莽大山,统称湘西,而石门,便是湘西的门户。

    “滴滴!”

    在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上,一辆老旧的轿车正慢速行驶。小斋把着方向盘,忽按了声喇叭,随即踩了脚刹车。

    “麻烦!”

    顾玙也无奈,推门下去,将拦在路中的一只竹鸡赶走。那竹鸡很鄙视,“扁罐罐”、“扁罐罐”的叫了几声,扑腾腾的飞到矮石上。

    “怎么感觉都成精了,一点都不怕人!”他回到车上,不由嘀咕了一句。

    “想多了,真要成精就好了。”小斋道。

    “啧!”

    顾玙咂巴了下嘴,也没再说什么。

    没办法。

    他们到了石门的时候,就发现一个特悲摧的事实,这里的灵气浓度只有1。哦不,准确的说,是在1-2中间。

    外围达到2,才可能有节点,这就表明,壶瓶山或许并无异常。

    不过既然来了,总得过去瞧瞧,不然不死心。石门的交通极为不便,从县城到各村寨的小巴,每天只有两趟。他们错过了时间,若想过去,只得等明天早上。

    俩人不愿干耗,索性租了辆破车,自己前往。

    结果一上路,才知道现实有多糟,太绕太远了!那破车扎进大山里,立时就成了没有来路,没有尽头的扑街样。

    照这个速度,天黑前能找到住处就不错了。

    “滴滴!”

    小斋又开了一段,拐过一道弯,忽然再次鸣笛。却是前方路上,有个穿特色服装的妹子在慢慢行走。

    她回头一瞧,笑着挥了挥手。

    小斋把车停到近前,就听她操着一口不太地道的普通话,道:“我要去前面寨子,你们能捎我一程么?”

    “可以啊,上来吧。”

    “谢谢你们!”

    她上车坐到后座,腰间挂的小铃铛一阵响动,惹得俩人频频侧目。她约莫十五六岁,肤色白皙,头戴银梳,身穿无扣交叉的大领衣,下着蓝色长裤,袖口绣着一只古怪小虫。

    顾玙喵了几眼小虫,笑问:“你是苗寨的么?”

    “嗯,从这里翻过一座山,再过一条河,就是我们寨子了。我今天去镇上买东西,回来晚了,还好碰到你们……”

    小姑娘十分活泼,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又道:“哦对了,我汉名字叫龙棠,苗姓叫GhobMiel。”

    “什么?”俩人齐齐一愣。

    “GhobMiel。”她重复了一遍。

    这回听懂了,谐音大概是“仡芈”两个字。湘州的苗民有十二宗支,即十二大苗姓,下面分衍无数,又经融合变迁,流入了对应的汉姓。

    仡芈,就是龙。

    待双方一番介绍,龙棠问:“你们是来旅游的么?”

    “是啊,我们要去壶瓶。”小斋道。

    “壶瓶啊,那里可远了,你们天黑也开不到。不如你们来寨子里,我们也有客栈的,还有停车的地方。”她想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半点委婉。

    顾玙倒好奇,问:“你们也接待外人么?”

    “当然了,夏天有很多人来我们这儿,我们就卖一些自己做的小饰品,然后一起唱歌跳舞。现在是淡季,天冷了,才没人来。”

    “……”

    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顾玙笑道:“那好啊,就去你哪儿看看。”

    …………

    像这种山路,老司机也不敢飙车。

    小斋慢慢悠悠的开了四十分钟,终于见了几处人家。随着道路愈发平坦,人烟也越来越多,将近傍晚时分,总算到了龙棠的寨子。

    这里叫白青寨,人口近千,是方圆百里最大的苗寨。四面群山环绕,木质结构的吊脚楼依山而筑,错落有致。

    五条花街路串联寨中,东、西面置有木柱瓦顶的护寨门楼,寨中院坝及各户门庭,都是用青石铺就。

    寨前是一条清澈溪流,上有风雨木桥,沿溪另有石磨碾房,并水车成行。

    那破车驶进村寨,并未引起多大的关注,在龙棠的指挥下,一路开到最大的一栋木楼前。小姑娘下车,领着二人进去,喊道:“阿伯!阿伯!”

    “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你不是去镇上了么?”

    里面传来一声低斥,走出一个白胡子老头,腰背微驼。他穿着一身便服,对襟的黑色上衣,连钉十一颗布扣,前摆平直,后摆呈弧形,下面则是大裤脚的长裤。

    “阿伯,我今天差点回不来了,多亏了他们……这是顾玙哥哥,这是小斋姐姐,他们要去壶瓶,今天想住在寨子里。”

    龙棠连珠炮似的解释完,老头打量了俩人一番,不耐道:“去吧!去吧!”

    “谢谢阿伯!”

    小姑娘拽着二人出来,悄声道:“阿伯同意了,他就是这样,你们别介意。”

    “那老人家是族长么?”顾玙奇道。

    “我们这不叫族长,阿伯是爹爹的大哥,是寨子的款头,附近几个寨子都要听他的……”

    经过她的讲解,俩人才明白,苗民都有自己的社会制度,各地的叫法也不同。黔州的叫“构榔”,首领叫榔头。滇州的叫从会,首领叫从头。而湘州的叫合款,首领叫款头。

    通常由几个或几十个寨子组成,制定条约,选举首领一名,副首领若干,老虎汉一名(军事首领)、傩师(祭司)一名、“理老”(主持司法)等若干执事首领。

    本朝建国九十年,这个古老的制度依然存在,成为政府的行政组织及法律的有效补充。

    如此看来,龙棠的身份还真挺高杆,她爹爹便是傩师,第二大的木楼就是她家。跟首领相比,龙爹爹就很和善,对两位客人表示了欢迎。

    见过了两位大佬,小姑娘才带他们去客栈。客栈也是一溜木楼,临着溪边,推开窗户便是山水如画。

    龙棠很热情,非要掏钱请客,跟小大人似的掰扯一番,终究没争过他们。

    交完押金,她又陪着上楼,笑道:“玙哥哥,你们一会就来我家吃饭,我们吃酸汤鱼。”

    “太打扰了,我们在这吃就行了。”

    “不打扰,我还要谢谢你们呢。”

    小姑娘明晃晃的颜狗直女一枚,对顾玙的热情程度远高于小斋。小斋懒得理,自己转了一圈,然后走到窗前,忽地一指:“哎,那个人好奇怪!”

    龙棠凑近一瞧,脸色糟糕,认真道:“那个人不好,你们不要靠近她。”

    “哦?她是谁?”

    “她是草鬼婆。”

    (今天一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