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零二章 破书
    “我怎么觉着,咱们俩流年不利呢?”

    “不用觉着,就特么是!从盛天出发这一路,就没得着好运气。”

    “唉……”

    山门的广场上,顾玙和小斋望着眼前的银装素裹,不由真诚的骂了一句,妈卖批!

    这年头,天气预报还是很准的。前两天是小雪节气,南方的温度随之骤降,他们在蜀州的时候已能感觉到寒意。

    而今日一早,当他们赶到峨眉山下时,赫然发现,这里已经扬了一夜的雪花。

    好嘛!

    雪中登峨眉啊,多意境,多浪漫,多费力气!

    方圆一百五十多公里,四座山峰,成千上百处探查点……这意味着他们要在山里耗上数日,并且缺衣少食冻成狗。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峨眉山有三十多座寺院分布各处,都能提供食宿。

    他们特苦逼,旁人却很兴奋,不少游客专程来此,就为了看看雪景。几百号人堆在山门外的广场上,吵吵嚷嚷,不比旺季差多少。

    “呼……”

    顾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吐出,在空中形成一团白雾。

    “怎么样?”小斋问的无精打采。

    “我宁愿它是1,但可惜它是3。”

    他说的是灵气浓度,如果外围能达到2以上,就代表里面可能有节点。

    “那就没办法了,走吧。”

    “记住随时补给,山里可能没什么动物了。”

    “没关系,不是还有猴子么?”

    “噫,真恶心。”

    俩人逗着嘴,齐齐迈步,随着乌泱泱的人流,一头扎进了峨眉之中。

    ……

    上午,乐州。

    程刚从酒店出来时,两条腿还在发软。

    他今年四十三岁,时常健身,精力充沛,在床上总能让女人满足。他跟杜红上床的次数不算少,保持一个月两三次的频率。

    那女人天生尤物,每次都会搞得很舒爽。但是昨晚,她简直像只妖精,还是那种会吸到你血肉枯干的妖精。

    他颤颤巍巍的走到停车位,上了自己的那辆大吉普,刚启动两步,手机就响了。

    “喂,起来了么?”电话里传来杜红的软笑。

    “刚出来,你上班了?”

    “嗯,现在没有客人,就给你打个电话。你记得吃早饭啊,不然胃就更不好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吃……”

    程刚顿了顿,又道:“明天中午你请会假,带你去天星。”

    “还真买啊?我昨天开玩笑的,那个包可贵了,你别破费了。”

    “破费不破费也分人,对你,我就愿意给。”

    “哟,你可别对我这么好了,我要是离不开你怎么办?”

    “离不开就陪着呗,我就当养只小猫小狗了。”

    “去你的,讨厌!”

    又腻腻歪歪的聊了一会,他才挂了电话,忽然生出一种很淡很暖的感觉。

    程刚白手起家,十几年积累的财产已过千万,妻子陪着一同创业,而今亦是人老珠黄。男人么,都懂的,在外找了几个情人,杜红只是其中之一。

    真要说起来,他最喜欢的反倒是这个年纪最大的女人。起初呢,他想的很清楚:媳妇是媳妇,情人是情人。

    但现在,经过了**蚀骨的一夜,竟发现有点欲罢不能了。

    ……

    保健会所,女生宿舍。

    说是宿舍,其实就是大屋子,摆上八张双层床铺,一间能住十六个人。屋里的空气不是很好,透着一股各种劣质化妆品混在一起的怪味。

    杜红坐在床铺上,正对着小镜子化妆,忽听外面有人喊道:“3号!3号!”

    “红姐,点你了!”

    隔壁床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妹子,出声提醒。

    “我没化完呢,你去吧。记得提我,他就让你做了。”

    “哦,谢谢红姐!”

    那妹子应了声,提着小箱子起身。

    过不多时,杜红化完了妆,见屋内就剩自己,便掀开被褥,翻出一本破破烂烂的古书。扉页和中间残缺,不晓得名字。

    这书的来历也巧,前阵子,那妹子的爷爷去世。她爷爷在乡下,年轻时走南闯北,收罗了不少书籍。老头死后,亲戚就把一大箱子书送到城里,让她去旧书市场卖掉。

    恰好当天,宿舍的桌子腿瘸了,随手就抽出一本垫桌脚。后来换了张新桌子,杜红看见这书,就随便翻了翻。

    书年头太久,还是繁体字。她有心扔了,但见里面有不少插画,像极了古代的春宫图。

    有的是男女***演示着各种体位。有的画了一根鸡儿邦硬,并在各个部位标明解读。还有的是一具男身,也是密密麻麻的注解。

    更奇葩的,还有一具女身图,以及女女之间的技巧。

    杜红是中学文化,毕竟有点底子,一瞧就来了兴趣。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翻成白话,然后发现:这竟是一本教女人伺候男人,女人伺候女人的学!术!专!著!

    嗬,厉害了!

    杜红抱着怀疑的态度,学了一招揉按穴位的手法,以及一式人面桃花。结果咧,就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后山幽谷伴笙箫……

    有了成功经验,她瞬间就把这书视作珍宝。**治疗师啊,靠的就是男人吃饭。

    这书有数十页,她能看懂大半,唯独最后几页搞不明白。语言晦涩,连图也古怪,男女身上都化着一条条的细线,还有无数节点。

    尤其最后一幅,女在上男在下,女人神色诡迷,令人不寒而栗,就像一只刚交配的母螳螂,要啃掉床伴的脑袋……

    “3号!3号!”

    杜红看了一会儿,又听外面有人叫喊,应道:“来了来了!”

    她把书藏好,理了理衣服,起身出门。这里的女技师有四十多位,少的每天能做四个,多的能做十几个,各凭本事。

    杜红无疑是顶尖那拨,叫号不断,她进到包房,见也是个老顾客。平日勾勾搭搭的,倒是没上过床。

    她扭着细腰过去,自在调笑,气氛火热。

    稍微捏了几下,她忽道:“哥,我新学了一种手法,要不给你按按?”

    “行,我给你品鉴品鉴。”那男人也好说话。

    “呵,你要是觉着不舒服,就当我送你个活儿。”

    说着,杜红就跟昨天一样,开始在大腿根处摸摸索索。

    “我,我半个月没来,你这技术长进了!”

    男人的身体轻轻拧动,显然非常舒坦。他不是程刚,关系差些,也不用开房。所以杜红按了一会,小手一滑,就伸进了短裤。

    “咝!”

    男人更是一抖,在女人的眼波流转和嘴角噙笑中,渐渐放飞自我。

    (求月票了,求月票了,晚上还有……)
龙8国际